2021年1月24日 星期日

不是親人勝似親(姚洪亮)

最近看了一套電視劇《恩情》,講的是因醫院護理的疏忽,把三家人的嬰兒錯調而引起的恩恩怨怨,離離合合的故事。劇中更多的是對血緣情緣、親情友情的詮譯,感人肺腑,賺人熱淚。

西樓望月幾回圓(姚洪亮)

今年的中秋節,像往年那樣在岳母家裏渡過。風輕輕雨濛濛,在淡淡的月色下,岳母擺上滿桌的水果和齋糕,點起的一對蠟燭,忽明忽暗地似在有意隱匿著它那孤長的身影。是啊,為啥兄弟姐妹都來不齊?為啥歡樂的笑聲匿逝了,顯得那麽冷冷清清……

少小離家老大回(姚洪亮)

二十年了,終於圓了回家的夢!

示言銘記不心虧(姚洪亮)

因緣際遇,有幸參加了法國巴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與澳洲凈宗學院共同舉辦“佛主誕生二五五零年歡慶衛塞節”的國際座談與文化交流盛會。這是凈空法師倡議,世界各宗教團體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共同舉辦為世界和平安定與人民生活幸福的盛會,籍此共同攜手合作,展開倫理、道德、因果、智慧、科學的教育,幫助全球苦難眾生「破迷開悟,離苦得樂」,化解衝突,促進社會安定與世界和平。

我用我手寫我心(姚洪亮)

我是個不願在人堆裏熱鬧,而喜歡在書頁上文章裏做夢的人。我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在心情困惑迷茫寂寞彷徨的時候,找不到一個可以對之訴説的知己,卻喜歡一個人在無言中靜靜地和自己面對,讓自己這顆心隱匿在角落裏,收攏自己可以抒發情感的筆用文字勾畫出一方小小的天地,以此為樂,從中感悟生命。我喜歡用文字盛載著美麗的情思,那些流動的情感,不定的意向,令不再年輕的心神馳。是文字美麗了我的情懷,斑斕了我的夢境,豐富了我的人生﹗但文字因誰而美麗,文字因誰而守望,文字因誰而夢縈,文字因誰而歌而泣?

一縷輕煙話人生(姚洪亮)

今日參加了映鳳的火葬禮,一縷輕煙就注定燃燒生命的那份眷顧已不可再回頭,如煙的人生隨著高僧大德的經文飄蕩無存。就像高僧在追悼會所説,人短暫的一生看似只是那麽一點,而那一點卻蘊藏著太多的沉浮顛簸與困頓毁滅,即使有著如花般綻放的絢爛,但花兒開得再美也終究有凋落的那一天。人生不要這麽辛苦,我們對這个世界過多的苛求,那只會在自己的心底種下了憂傷,喜歡自己所喜歡的就去追求,得了就滿足,無止境的追求,只有把自己逼上絶路,因為苛求,所以失望;因為失望,所以清醒;因為清醒,所以淡漠。所以我寧願選擇醒著而不是睡著,雖然在夢的深處,可以依稀觸摸到所有渴求希冀,然而,滾滾紅塵中,每個人的心靈深處都時時隱現著寂寞與孤獨,夢醒之後,留在眼前的還是那個甩不開的困惑與彷徨。

一轉紅塵夢一場(姚洪亮)

九十多歲的老姨入院了,雖説是老年病,但一向身體挺好,不時還往佛堂燒香或到公園散步,如今住院總有點突然。到院探望老姨,看到她老人家虛弱的身子斜躺在病牀上,還不時地打呃,眼睛緊閉著,叫她,連我們是誰也認不出來。幸好,數天後就出院回家休養,但身子已大不如前,只能在牀上躺著。

字正腔圓說潮劇(姚洪亮)

陪岳母到潮州會館禮堂看汕頭潮劇團演出,哄哄鬧鬧的鑼鼓又喚起我對潮劇的喜愛,雖然我不是潮州人,但小時候在金邊長大,又參加東方體育會乒乓球隊,體育會裏有潮劇組,一邊練球一邊聽潮州戲,耳濡目染,自然就有了興趣。會裏潮劇組的臺柱反串小生蔡惠珊,是我同桌多年的書友,我經常到她家一起溫習功課,她那唱做念打,迄今仍歷歷在目,餘音繞樑。

《姚洪亮文集》目錄

血色記憶,還原歷史(凌鼎年)

東盟十國若以華文文學論,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可算第一方陣,印尼、菲律賓、文萊可算第二方陣,越南、緬甸算第三方陣。柬埔寨與老撾是華文文學創作最薄弱的。但從華文文學史料看,柬埔寨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是有過華文的作家隊伍與發表陣地,以及一定量的文學作品的,由於政治的原因,七十年代始,華文作家幾乎都先後逃離柬埔寨,星散到世界各地去了。目前依然留在柬埔寨的華人作家鳳毛麟角,但他們堅持創作,並且寫了不少回憶性的文章,相當於我們今天的紀實文學或報告文學。這些文學作品有助於柬埔寨以外的讀者了解半個多世紀以來社會變動、政治動蕩中真實的柬埔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