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9日 星期三

第664篇:《行塵》

探訪吳樹仲甥兒,與甥媳金亮及甥孫合影
上週五(7月24日)一早未6點就起床,將行李搬上車;兩個女兒還在睡覺,老伴喚醒小女,詳細吩咐一番,當然不外是小心門戶、提防廚房爐火之類,然後啟程赴多倫多。先去接姐夫和小甥孫,7點半離開滿地可,一路上陰晴不定,忽而大雨傾盆,忽而陽光普照。由於沿途多次休息,又喝咖啡又吃點東西,不趕時間,車速很慢,所以拖到下午1點許才到達士嘉堡。先到龍騰金閣飲茶,姐夫打電話約了甥兒夫婦前來一塊用餐,然後去萬錦參觀他們剛買的新宅,尚未擇日搬遷入住。

2009年7月22日 星期三

第663篇:《雅趣》

上星期六(7月18日),一早大雨傾盆,氣溫只有十幾度,頗為掃興。我和老伴將東西搬上車,除了手提電腦、照相機、攝錄機、三腳架,還有潮州蝦棗、海蜇薰蹄滷牛肉,當然不能忘記帶一瓶葡萄牙紅酒,又帶了《詞譜簡編》、《中華韻典》,以及用電腦打印的《近體詩格律》、《平水韻部》、《詩律》等參考資料。冒雨出門,抵唐人街會議中心廣場正好10點,眾詩友都已久等。

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第662篇:《歇息》

還有兩天,全廠休息,就可以放兩星期長假,對打工仔來說,是多麼難得的賜予。每年7月和12月最後兩星期,工廠必須停工,全面維修,除了電機技術人員、機械師傅,其他工人都「奉旨休息」。12月是聖誕、元旦長假,冰天雪地,除非到東南亞去避寒;7月份應該是「歇伏」,伏天避暑休息,又有假期金可以領,其興奮之心情可想而知。然而,誰說今年的7月是「伏天」?我今早放工,氣溫只有攝氏11度,步行去停車場,晨風很冷,必須穿牛仔外套。來加拿大近30年,往往未到7月,就已經是30幾度的酷暑,10幾度的夏天,還是頭一回遇到,冷氣機變得無用武之地。在爐邊工作,汗流浹背,當然希望天天都是10幾度,甚至越冷越好,這是多麼矛盾的心理。

2009年7月8日 星期三

第661篇:《慨嘆》

昨天(7月7日)已故流行樂巨星邁克爾‧傑克遜的追悼會在洛杉磯舉行,電視直播約3個鐘頭。多名娛樂界、體育界、政界名流和親朋好友用動人的歌聲和感情豐富的演說,為一代歌王的不平凡一生劃上了完美的休止符。傑克遜的11歲女兒芭莉絲在典禮結束前賺人熱淚的那一段話:「自從我出生開始,爸爸一直都是最好的爸爸,我只想說我愛他,非常愛他!」令全場氣氛升至沸點。

2009年7月1日 星期三

第660篇:《記述》

放工回來,已經是7月1日清晨6點半,匆匆上樓小睡,老伴可能以為今天是加拿大國慶節,所以沒有喚我起身;近10點才驚醒,將她昨晚打字的詩稿加進《詩壇第495期》中,然後打電話去嘉華向譚公催稿;他說今天休假,公司裡只有他自己一人,我們聊了一會才收線。兩個女兒難得有假日,睡到中午還沒有動靜;由於下午我要照常去工廠上班,家裡當然不會有什麼活動,一切與往常無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