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第738篇:《返家》

12月27日(星期一)。一覺起來已經7點半,看新聞節目,美國特大暴風雪襲擊紐約、華盛頓、波士頓地區,機場關閉,約二千班航機被取消,數以萬計的旅客滯留在機場。這個消息令我擔心,因為加拿大多倫多、滿地可與美國東北相距才數百公里,恐怕也受惡劣天氣影響,誤了機期,又不能上網了解長榮航空時間表是否更改,心中忐忑不安。

第737篇:《返鄉》

與王一洲先生、黃伯華先生夫婦於廣州大華酒店第36樓餐廳用早餐
12月15日(星期三)上午9點許,廣州老伯黃伯華先生和夫人黃雪君女士、小兒黃旭暉、姐夫王一洲詩翁等人已經在天河區大華酒店大堂久等,我們欣喜相擁,一起乘電梯登上酒店第36樓餐廳用早餐。我將《白墨詩詞集》贈送王一洲詩翁和黃伯華先生,王一洲先生將《一洲詩文集》(第二冊)和他主編的《歷代荔枝詩詞選》簽名後送給我。我們閒話家常,拍了照片留念。黃伯華先生的眼疾已非常嚴重,走路要夫人扶,他以其切身體會忠告我,一定要好好保護靈魂之窗──眼睛;並以潮州鳳凰名茶一大包贈我們。急急相見,又匆匆分手,捨別依依。

第736篇:《行程》

12月13日(星期一)清晨未6點醒來,打電話回加拿大,一會兒嘉珮打來,謂已經平安返抵家中,一切順利,不用耽心。她們那邊時間是星期日下午5點半,星期一便上班,聖誕節那天兩姐妹將去古巴一個星期,元旦日下午返回滿地可。我們在12月27日回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時,她們還在古巴享受陽光和海灘。

第735篇:《閉幕》

與韓國李鐘和博士以及蒙古詩人們合影
12月6日(星期一)凌晨4點前醒來寫日誌。7點正,酒店服務台來電話喚我們起床。整裝出門,職員開了小車來載行李,並送我們到大廳。早餐在里拉餐廳享用。9點集合,3部長榮巴士出發,前往花蓮和南寺,閉幕典禮於10點半開始,我們有一個鐘頭可以聚首聊天。我將那本厚672頁的《2010世界詩選》帶來,讓每位詩人都在他的作品上簽名留念。蒐集了大約40位詩人的簽名,包括幾乎所有老外,他們都很熱情,除了簽名,還在書中留言,有的歌讚友誼,有的祝福。

詩詞之旅其三十(完結篇)

12月27日(星期一)

這第30篇日誌的前部分是在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寫的。

一覺起來已經7點半,看新聞節目,美國特大暴風雪襲擊紐約、華盛頓、波士頓地區,機場關閉,約二千班航機被取消,數以萬計的旅客滯留在機場。這個消息令我擔心,因為加拿大多倫多、滿地可與美國東北相距才數百公里,恐怕也受惡劣天氣影響,誤了機期,又不能上網了解長榮航空時間表是否更改,心中忐忑不安。

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詩詞之旅其廿九

12月26日(星期日)
凌晨4點就再也睡不著,心中老牽掛著什麼似的。乾脆起床,題了兩首鶴頂格七絕分別贈給潔兒甥女和姐夫的愛群酒家,用毛筆抄寫,蓋上印章。沖個涼,精神恢復,看一會新聞報導,然後拿了手提電腦出門,到銅鑼灣名店街的星巴克,喚了一杯咖啡,一塊三文治,每位客人只能享用免費上網20分鐘,註冊登記,花了好多時間,結果連日誌也寄不出就已經到鐘了,只好很掃興地回來。

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廿八

12月25日(星期六)
與惠萍家姐攝於中環
未8點被嘉珮的電話喚醒,她叫媽咪接聽,祝她生辰快樂!又問我是否有買禮物給媽咪,我答應一定照辦,她說已經與姐姐將買禮物的錢匯進我們的戶口,不必擔心價錢。我說還要媽咪肯買才行,要是她嫌太貴,我也沒法子;氣得她直言:老豆,你真蠢,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真不明白當年是如何追到媽咪肯嫁去加拿大?

詩詞之旅其廿七

12月24日(星期五)
一早醒來,右眼的能見度仍然很低。嘉珈和嘉珮來電話聊了許久,她們明天去古巴,所以要到明年元旦才見面,向我們預祝聖誕節快樂!
與惠萍家姐於赤柱

詩詞之旅其廿六

12月23日(星期四)
8點醒來,我的右眼似乎可以看見一些東西,雖然仍舊模糊,但比昨天好。我們到「利苑」吃及第粥,嘉珈來長途電話聊了許久,我們去惠康超市買點東西,然後和惠萍家姐相見,她和我們到時代廣場,在百老匯買手提電話,一個多功能的諾基亞C7手機給嘉珮,一個普通用途的諾基亞X3手機給我。

詩詞之旅其廿五

12月22日(星期三)
未7點醒來,驚覺我的右眼看東西又模糊得幾乎什麼也認不出,比在台北參觀花博時還要嚴重。我嚐試辨認顏色,也都是水墨畫似的混濁一片,沒有邊沿,看來我的右眼之玻璃體損壞程度太大了。我知道急也沒有用,高震宇醫生也查不出原因來,只有等到返回加拿大再找眼科醫生治療。

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詩詞之旅其廿四

12月21日(星期二)
嘉珮一早來電話把我們喚醒,催我寄去高醫生的信,她幫我預約加拿大的眼科醫生。嘉珈詢問LV名牌手袋的價錢,如果在加幣一千元以下,幫她買一個,又支持我在香港買中文書籍,郵寄回滿地可。
銅鑼灣商務印書館

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詩詞之旅其廿三

12月20日(星期一)
與國彬弟飲茶
9點半才醒來,惠茵感到不適,叫我幫她刮了一身痧。惠萍家姐來電話,約我們中午在她的家樓下相見。抵步後,一起到對面信和大廈稻香海鮮酒家飲茶,惠茵的二弟國彬在百忙中抽空出來,國偉上班,晚上才來聚餐。潔兒甥女隨後喚的士從跑馬地趕到。飲茶後,國彬去上班,我們在銅鑼灣鵝頸橋下一間專賣香燭店買拜祭的元寶冥紙,又買燒酒、橙、包點等,然後和家姐、潔兒一起過海,在紅磡乘搭火車去粉嶺,步行去蓬瀛仙館。

詩詞之旅其廿二

12月19日(星期日)
一早和惠茵出門,步行去灣仔,在香港潮州魚蛋皇吃早餐,然後去莊士頓道三聯書店看書。惠茵買了幾本烹飪書,包括《黃淑儀──我的拿手菜》、《排骨最好吃》、《民間小吃製作圖解》、《蔡潔儀之寰亞精點》、《人生必去的餐廳》、《蔡瀾常去食肆160間》、《天廚醬汁菜》和《瘦身淋巴按摩》、《全彩圖解1500小偏方》等;我買了《唐詩名句速查鑑賞辭典》(精裝本)、《細說漢字──1000個漢字的起源與演變》、《百家姓輩份字行》等,三聯書店有提供郵寄服務,我們不用將書搬回來。又買一本2011年日記本和超薄滑鼠墊,然後返京士頓大廈。

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廿一

12月18日(星期六)
一覺醒來已經8點半,這幾天從未如此酣睡過。9點許和惠茵出門,到東角大廈嘉賓眼科專科醫務所還未10點,高震宇醫師遲到半個鐘頭才抵步。我在近12點才檢查完畢,高醫生說,經過這10天的治療,眼疾明顯好轉,視力逐漸恢復,看不出有視網膜脫落的危險性存在,不需要動手術;他建議我一回到加拿大立即約眼科醫生跟進病情,並開了同樣的眼藥水,吩咐繼續使用,還寫了一封信要我交給加拿大的醫生。收費和上次一樣,診金600,藥品150元。

詩詞之旅其二十

12月17日(星期五)
與叔輩合影於龍田圍祖屋前
7點許便起身,建龍哥8點鐘來廠房接我們,先到他的家吃粥。他很認真的對我說:你第一次回來,我為了你的名譽著想,希望你能給每位族親一封紅包。我問他:紅包要封多少錢才合理?他不客氣的說:以今時今日中國的情況來講,一、兩百塊人民幣怎能拿出來見人?最少也要四、五百元。我於是直言,我在加拿大是靠勞工賺取血汗錢,而不是做生意賺大錢的大老闆,如果每人四、五百元,我要帶多少萬美金來派?

詩詞之旅其十九

12月16日(星期四)
揭陽赤步牌坊上懸掛「盧」姓紅燈籠
昨晚寒流襲擊華南,廣東大部分地區氣溫急劇下降,雖然只有4度對我們來自加拿大的人本來是小兒科,但廠房沒有暖氣設備,又因多年置空,沒有熱水。我們未7點醒來,從窗口望出去,鄉間空氣新鮮,沒有污染,大風將樹木吹得搖來擺去,雨點忽大忽小。我們用煮茶的水壺煮熱水洗臉,原本打算租酒店,所以沒有帶毛巾來,幸好還有牙刷和一小枝牙膏。

詩詞之旅其十八

12月15日(星期三)
與王一洲詩翁、黃伯華先生、夫人於酒店用早餐
與王一洲詩翁、黃伯華先生夫婦、兒子黃旭輝合影
9點鐘下樓,到酒店下面廣州銀行櫃台兌換美元為人民幣,銀行職員叫我出示護照,將護照影印後還拿去檢驗一番,我久等了十幾分鐘才見到她將護照和影印本拿來,又要填寫表格;簽名,折騰了整整20分才搞掂,在香港幾千塊錢兌換外幣不用幾分鐘。

詩詞之旅其十七

12月14日(星期二)
清晨6點醒來,整理行李。從台灣帶回來的詩集只剩下最後9本,留5本在香港,帶4本去廣州、潮州。8點許出門,搭巴士過海去紅磡火車站,在麥當勞吃早餐後排隊入閘,第一件事就是上網,寄出日誌,接收電郵,9點24分,火車準時出發,我正在第7號車廂內給紫雲回信,只寫了一句話,車一開走,就必須寄出。

詩詞之旅其十六

12月13日(星期一)
清晨未6點醒來,打電話回加拿大,一會兒嘉珮打來,謂已經平安返抵家中,一切順利,不用耽心。她們那邊時間是星期日下午5點半,星期一便上班,聖誕節那天兩姐妹將去古巴一個星期,元旦日下午返回滿地可。我們在12月27日回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時,她們還在古巴享受陽光和海灘。

詩詞之旅其十五

12月12日(星期日)
香港中央圖書館
清晨未6點醒來,在電腦上寫日誌。惠茵擔心嘉珮,整夜睡不好,打電話去加拿大給嘉珈,叫她寄短訊給妹妹,吩咐一定要打媽咪的手機,告知已經離開酒店到達機場。嘉珮終於在9點半打電話來,慢條斯理的說:我已到了機場,入了閘門,現在還有一個多鐘頭才登機,我身上還有幾百塊港幣,可以到免稅店買東西。惠茵再三叮囑:妳這大頭蝦,要小心護照、錢包,到了多倫多,過海關後記得將行李寄往滿地可,妳家姐來接機,叫她帶禦寒衣服,那邊下大雪,妳來香港時只穿很薄的外套。嘉珮也不示弱:記得每3小時給老豆滴眼睛,我會不斷打電話回來提醒,記得要回去給高震宇眼科醫生覆診,記得不要讓老豆對著電腦!記得……。

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十四

12月11日(星期六)
清晨6點醒來,在電腦上寫日誌,儲存照片。一不小心,將另一張SD卡的資料弄丟,裡面有不少澳門夜景,挽救不回來了,非常可惜。嘉珮將十幾天來拍的數千張照片儲存進1TB的外掛硬碟中,以防再度弄丟。惠萍家姐9點許到來,問嘉珮的行李是否已經收拾好,還有什麼要買的。我們到銅鑼灣「稻香」飲茶,姨甥女來電話,謂她和老公仔來送機,相約下午兩點左右來找我們。

詩詞之旅其十三

12月10日(星期五)
清晨未7點醒來,由於不能上網,無法與外界聯絡,頗感百無聊賴,心情也欠佳。嘉珮起身後,從浴室出來,告知廁所塞了,水沖不下去,我和惠茵到樓下惠康超級市場買通渠水回來。惠萍家姐9點許來找我們,一起去上環港澳碼頭,國偉夫婦隨後抵步,我們在麥當勞吃早餐後去買船票,6個人登上11點45分的噴氣船,一個鐘頭便到了澳門。我於1979年春節來過,轉眼已30年,澳門依然保持她獨有的特色:是東方的蒙地卡羅,以賭場吸引遊客,是賭徒的銷金窩。

2010年12月11日 星期六

詩詞之旅其十二

12月9日(星期四)
昨晚一回到京士頓大廈,我眼皮已睜不開,倒下床就什麼也不知道。原來惠茵還和嘉珮去樓下惠康超級市場買東西,這家超市24小時營業,非常方便顧客之急需。惠萍家姐今早9點半就到,我們去「彩福皇宴」飲茶。11點,去銅鑼灣崇光樓上嘉賓眼科專科中心見高震宇眼科專科醫生。

詩詞之旅其十一

12月8日(星期三)
凌晨5點前再也睡不著,起床後上網,補寫日誌,回覆電郵。8點鐘,到14樓商務服務中心,詢問郵寄細節,粘小姐告知,不能立即知道郵資,但我9點半就要退房離開,沒有時間等待。她給了我一張地圖,謂郵局就在附近不遠處,可以步行前往。我按照地圖上的指示,到八德路的光華郵局,先向職員買一個紙盒100塊錢,然後將詩友贈送的20幾本詩集放進紙盒中,寫上加拿大地址,以海郵寄出,郵費720元,回到酒店,寄了一封信給楊院長,向他辭行,因為沒有他家的電話號碼,不能直接拜別,心中深感歉疚。將行李收拾好,立即到櫃檯退房,交多一天房租4400元。世界詩人大會周靖雯小姐在9點40分準時抵步,我們依依不捨向她辭行,感謝她這多天來的熱心幫助、妥善安排和無微不至的關懷照顧,也感謝房先生負責送我們到桃園國際機場。

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詩詞之旅其十

12月7日(星期二)
與美國女詩人拉可維奇、新加坡詩人黃盛發合影
凌晨6點鐘仍無法起床,我知道自己這幾天太累,必須多休息。日誌只寫到一半就到鐘集合,到酒店樓下用早餐。昨天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的韓國詩人李鐘和,在大廳見到我時,遞了一本他的新書贈我,並給我一張名片,上面印著榮譽文學博士,原來他在昨天以前還沒有將這張新名片送人。還有幾位詩友也送我詩集,我的行李超重,再加上這次收到的十多本新書,必須郵寄回加拿大。我到櫃台詢問服務員關於郵寄;獲告知這家商務酒店有郵遞服務,只要撥個電話,就會有人到房間來取郵件去投寄,費用到時退房時會和房租一起計算。

詩詞之旅其九

12月6日(星期一)
凌晨4點前醒來,寄照片給廣州老伯,然後寫日誌。7點正,酒店服務台來電話喚我們起床。整裝出門,職員開了小車來載行李,並送我們到大廳。早餐在里拉餐廳享用。9點集合,3部長榮巴士出發,前往和南寺,閉幕典禮於10點半開始,我們有一個鐘頭可以聚首聊天。我將那本厚672頁的《2010世界詩選》帶來,讓每位詩人都在他的作品上簽名留念。蒐集了大約40位詩人的簽名,包括幾乎所有老外,他們都很熱情,除了簽名,還在書中留言,有的歌讚友誼,有的祝福,有的期望明年相逢於美國肯諾沙Kenosha。

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八

12月5日(星期日)
宜蘭特產牛舌餅
凌晨5點前起床,到酒店樓下大廳上網,厄瓜多爾女詩人比我還早。寫完日誌,匆匆寄出,7點將行李搬下來,然後去風雅廳用早餐。與來自新加坡的幾位詩友閒聊,交換名片,並送他們詩集。很多年紀較大的詩友,我不忍心讓他們提那麼重的書長途跋涉,所以沒有立即贈送,而是答應回到加拿大後再郵寄到他們家中。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詩詞之旅其七

12月4日(星期六)
小女嘉珮攝於棲蘭神木園
依然是凌晨3點許起床,到酒店樓下大廳上網,接收電郵、寫日誌。7點喚醒惠茵母女,早餐在風雅廳享用,有白粥供應。8點半上巴士出發。今天的重點是遊棲蘭山神木園,約一個半小時時間,大巴士在棲蘭山腳換車,轉為旅遊小巴上山。山路盤旋而上,路面很狹窄,只能容下一輛車通過,急轉彎處都有鏡子,司機技術一流,我們在一個鐘頭的顛簸路途中飽嚐驚險,畢生難忘。約11點鐘才抵達神木園,置身山嵐雲霧之中,宛若進入仙境,在古木參天的森林中深呼吸,我們與千年神木在一起,更顯得自己的渺小。

詩詞之旅其六

12月3日(星期五)
凌晨3點半起床,發覺右眼有嚴重的飛蚊症,而且不是一小點,是一條條長短線,或是網狀、絨毛狀,我知道這是切割白內障5年之後會出現的毛病,但不應該在旅途中。希望閉目養神後會舒緩一些,但沒有收效。

詩詞之旅其五

12月2日(星期四)
凌晨未3點便無法再睡,同房西班牙詩友路易的鼻鼾聲如雷振耳。乾脆起身,上網收電郵。今早8點許,我喚醒路易,和他到樓下餐廳吃早餐。他和我談得頗投機,又將一本他於2004年出版的《德國近代詩人作品精選》西班牙文譯本簽名贈送給我,並風趣的說:你必須學會西班牙文!才能讀懂我的詩。我也叫他學中文,將我的詩譯成西班牙文,他似乎當真,還和我取了電郵地址,謂會來加拿大找我。

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詩詞之旅其四

12月1日(星期三)
昨晚回到酒店後就立即入睡,凌晨未3點起來,將這幾天的照片儲存進電腦中。將口袋中所有單據、門票等找出來,補寫我的日誌。不斷陸續收到電郵,我皆一一作答。今早到酒店樓下餐廳用完早餐,然後將日誌濃縮,寫成《麗璧軒隨筆》第734篇《抵步》,寄到報社已經近午,幸好滿地可比台北慢13小時,我寄出時大洋的那一邊還是星期二晚上。

詩詞之旅其三

11月30日(星期二)
昨晚從外面回來,老伴和小女正熟睡,我上網回覆電郵,不一會眼皮就睜不開,終於支撐不住,也進入夢鄉。由於時差,半夜3點許,大家陸續起身,我於是告知詳情;小女說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見證爸爸獲學位的歷史性時刻,如今議程有變,她決定留下來,全程陪同,直到閉幕。香港那邊即使只去那麼兩三天也無所謂,以後還有時間重遊,但如果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就會遺憾一輩子。我知道她的倔強個性,是不容易勸說的,只好答應先向大會籌辦單位了解,看看能否加插多兩人,然後再更改機票,她說不管航空公司要罰多少錢都在所不惜!

詩詞之旅其二

11月29日(星期一)
桃園國際機場
11月28日(星期日)通過安全檢查後,在免稅店買了兩瓶酒,吃點東西後,於第35號候機室等待,凌晨1點許才登上長榮航空公司BR0035號班機,向西北方向取道美國阿拉斯加飛去,跨越白令海峽,經日本上空,一路都是漆黑的晚上,花了16個小時1萬2千多公里,終於在當地時間11月29日(星期一)上午7點(滿地可還只是11月28日星期日下午6點)抵達台北桃園國際機場,比原定時間的5點45分,延誤了一個多鐘頭。

詩詞之旅其一

11月27日(星期六)
凌晨兩點向工頭告辭,與工友逐一握手道別,大家一致對我表示祝賀。回到家,茵和兩女還沒有睡,正在收拾行李。我上網查看電郵,4點許才上床休息。今早8點多醒來,沖涼後將幾本《白墨詩詞集》簽名蓋章,封緘後打印地址,準備寄出。外面下大雪,開車去藥房的郵局,快郵寄出5本詩集。又去車廠為佳美換機油。將油缸倒滿汽油,買6/49彩票。回家後打電話向大姐辭行,並致電愛城曾老師,他祝我一路順風。

第734篇:《抵步》

星期六 (11月27日)凌晨兩點向工頭告辭,與工友逐一握手道別,大家一致對我表示祝賀。回到家,老伴和兩女還沒有睡,正在收拾行李。我上網查看電郵,4點許才上床休息。今早8點多醒來,沖涼後將幾本《白墨詩詞集》簽名蓋章,封緘後打印地址,準備寄出。外面下大雪,開車去藥房的郵局,快郵寄出5本詩集。又去車廠為Camry換機油,將油缸倒滿汽油。回家收拾行李,將詩集分別放在4個行李中,每個行李重量不超過23公斤半。

2010年11月24日 星期三

第733篇:《辭行》

兩年前「探親之旅」赴香港、廣州、越南前,本欄第635篇寫「臨行」。兩年後「詩詞之旅」動身前往台、港、潮、穗之前,本欄寫第733篇,題目就叫「辭行」吧!「探親之旅」一共寫了20篇日誌和40首七律,於「無墨樓‧麗璧軒」博客和「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頁刊載,今年「詩詞之旅」,計劃每天寫一篇日誌,最少一首詩詞,才符合「詩詞之旅」的稱謂。由於本欄每週只刊登一篇隨筆,諸君欲知我每天的活動行程和見聞、觀感,可以到上述兩個博客網頁上瀏覽、分享。

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忽然人生——詩人白墨的回憶錄

(《華僑新報》記者‧唐淦)

編者: 現年57歲的白墨,原名盧國才。是蒙特利爾知名的文人,媒體專欄作家,詩人。

白墨先生會說國語、粵語、潮語,除了英語、法語外,還識泰、柬、越、寮等印支各國語言文字。寫作40年以來,所發表的詩歌,小說,雜文與未發表的編纂作品數目等身。1996年中秋節前,白墨開始以「盧茵」筆名在《華僑新報》開闢「麗璧軒隨筆」專欄,14年來寫了730多篇。1999年11月6日,他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吟壇詩友創辦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11年來,在譚銳祥壇主的領導與白墨主編努力耕耘下,詩會於《華僑新報》開設了560餘期詩壇專欄,發表舊體詩詞萬餘首,創造了海外華人的一項記錄。他們對舊體詩的不懈追求也引起了中國大陸和臺灣詩壇的關注。為表彰白墨致力於文學創作和對中華詩詞研究與推廣數十年,創作豐碩,學養俱優,美國世界藝術文化學院經過審核後,通過授予白墨先生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並將於今年12月2日至7日在臺北召開的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上頒發。

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第732篇:《瑣事》

還有10天就啟程,很多瑣事必須在走之前處理好。日前於雜貨店巧遇伍兆職詩翁,我請求他助我一臂之力,將詩友傳真詩作打字後電郵給紫雲,因為她的傳真機壞了;伍老很爽快就一口答應:「沒問題!請放心!」絕大部份詩友都用電郵寄稿,目前仍使用傳真機的只有譚銳祥壇主、何宗雄校長、雷一鳴詩翁、汪溪鹿詩翁、譚健民詩翁、曾習之老師、李錦榮詩兄、雪梅詩兄等。

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第731篇:《心曲》

今年11月6日,是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11週年會慶,「詩壇」沒有收到任何詩友寄來有關詩詞,這還是創會以來破天荒第一次。印證了懷石兄的論斷:「詩會從1999年創會,到2009年,「詩壇」從第一期,到第500期,由無到有,急速上升,這首個10年是“嬗變期”。10年以後,新詩友加盟,寫詩隊伍壯大,是“漸變期”,然後是“鞏固期”;詩會平穩發展,但不會再有大起大落。對已經走上軌道的詩會,可以放手給年青一輩接棒,由他們吸收新血,再創高峰。我們拓荒者應慢慢退居幕後,逐漸淡出。」(見本欄第683篇《漫題》,《華僑新報》2009.12.11)

2010年11月3日 星期三

第730篇:《放縱》

萬聖節晚上,扮鬼扮馬的小孩挨家挨戶敲門拿糖果,今年適逢星期日休假在家,我也和鄰居一樣,在大門口掛上鬼臉燈籠,又張貼蜘蛛網、獠牙大南瓜,頗有節日氣氛。外甥女帶了幾個孩子來,他們扮成吸血鬼、骷髏殭屍,全身黑色,還戴上枯骨手套,維妙維肖,幾可亂真。我家兩個女兒都成了大人,這玩意對她們來說,似乎已是遙遠的追憶。大女兒週日還在律師樓工作,有幾件案子要準備出庭;小女兒則忙著在廚房弄她拿手的好菜,來招待姑媽、表姐和眾表姨甥們。

2010年10月27日 星期三

第729篇:《感抒》

農曆9月18日乃先母35週年忌日,兒孫們於星期日提早一天前來拜祭,寧靜的無墨樓頓時熱鬧起來。平時我和兩女上班後,家裡只剩下老伴一人;週末、週日如果各人都有活動,麗璧軒就更加冷冷清清。有個新名詞叫做「空巢」,現在我們開始體會到箇中滋味了。朋友來電話聊天,彼此深有同感,大家都在慨嘆:小鳥羽毛豐滿,翅膀硬了,就紛紛飛走;有空回來一趟,也都是匆匆忙忙,蜻蜓點水,想說多幾句話都變成「奢望」。在西方國家,別期望會有「幾代同堂」!所以,在孩子未自立時,要珍惜和他們相處的難忘時光,因為一旦他們成家立業,這段回憶就永不復返矣。

2010年10月21日 星期四

第728篇:《代序》

收到鄭石泉詩翁湖南來郵,告知其詩詞集即將付梓成書,囑咐我寫篇序文。這是海外吟壇喜事,值得慶賀。忝為「詩壇」主編,我有幸最先讀到鄭先生作品,也曾經將其八百餘首詩詞作過統計和詳細分類。

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第727篇:《評點》

袁枚《隨園詩話》:「作古體詩,極遲不過兩日,可得佳構。作近體詩,或竟十日不成一首。何也?蓋古體地位寬餘,可使才氣卷軸,而近體之妙,須不著一字,自得風流,天籟不來,人力亦無可如何。今人動輕近體而重古風,蓋於此道未得甘苦者也。」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提倡傳統近體詩,是真正傳承中國詩最珍貴的精粹。「詩壇」已踏入第11個年頭,成就可觀,忝為主編,有幸先睹為快。由於篇幅有限,近年所讀詩盟佳作,難以一一全錄,可窺極小已概知其餘。

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第726篇:《文思》

《華僑新報》小唐繼前週六在報社對我進行採訪後,上週日我們再次見面。這一回邀請他到舍下做客,從下午兩點許,一直到晚上7點多,足足聊了5個鐘頭。我是以私交的坦誠與他閑談,基於對他的信任,我談了很多,涉及面極廣,許多題外話,只可會意,心照不宣。上次訪談的主題是關於詩會,這次則談我的人生經歷;我覺得個人走過的路崎嶇坎坷,乏善可陳,不堪回首,只宜留待將來寫回憶錄時再詳細追述;還是集中於購書、自修、鑽研詩詞和文學創作方面,更有意思些。

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賀詞集錦

賀白墨賢台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並序)
‧許之遠‧
詩人重嚶鳴,是「世界詩人大會」集敘之所由也。易地而設,在廣求世界詩人之聚也。然必以組織而能傳詩教於久遠;故大會有「世界藝術文化學院」之設於美國,作詩學之學術機構,旨在扢揚詩教、傳承詩學也。對兩者有重大貢獻之詩人,得經大會推薦,而作品能通過學院之評審,得頒予榮譽學位。白墨盧國才君,孜矻於中國詩學三十年,主編「詩壇」傳詩教亦十年矣。今經大會推薦,作品經學院評審通過,頒予最高榮譽文學博士學位。連同其他地區名詩人兩人,將於應屆大會開幕典禮中頒授。噫!忝為「詩壇」盟友,與有榮焉;是為序。
亡家怙恃尚誰依,孤雁失群帶箭飛。
一別湄河過佛國,回聽社鼓對斜暉。
曾經小厄人生路,已卜中年錦繡扉。
今日名場償夙願,登高有伴賞晨晞。
註:「社鼓」「斜暉」,家山變天衰敗之景;「錦繡扉」光舊門楣也。「晨晞」乃旭日初昇之象也。


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第725篇:《致謝》

去年年底,許之遠老師來滿地可,除了到唐人街君悅酒家參加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十週年晚宴,與本市詩友見面,發表「如何寫出好詩詞」專題演講;並前往何宗雄校長家聚會,即席揮毫以書法贈詩盟;臨別前一晚,大家在富金華酒家為老師餞行,約定「明年春暖花開時再相見」。

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

第724篇:《賀喜》

上週六(9月18日)傍晚,與老伴到中央火車站迎接專程從多倫多來的許之遠老師,然後去唐人街紅寶石酒樓,出席何宗雄校長78歲壽筵。許老師風塵僕僕,雖然舟車勞頓,但神采奕奕,上台演講,聲音洪亮,中氣十足。我們與老壽星、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聯邦國會議員孟德斯與其夫婿同席,我在致詞時,將一份《華僑新報》拿在手上,因為上週本欄寫《賀壽》,《詩壇第558期》刊出「恭賀詩壇盟友榮壽特輯」;紫雲詩友用純正北京話朗誦她祝賀何校長的一首七律。

2010年9月15日 星期三

第723篇:《賀壽》

本週六(9月18日)是何宗雄校長78歲壽辰,收到他的請柬,誠邀出席是晚於唐人街紅寶石酒樓之壽筵。適值其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面世,屆時將會是滿城另一次別開生面的文人雅集。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第722篇:《探索》

常言道,活到老,學到老,學海無涯,學無止境,經常讀到80歲才上大學的真人真事,坐牢修讀法律並在獄中畢業也不再是奇聞。而最令我欽佩的,是通曉20餘種語文的大學問家陳寅恪。

2010年9月1日 星期三

第721篇:《文集》

何宗雄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
何宗雄校長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付梓出版,有幸獲贈一冊,帶到工廠閱讀,感觸良多。

適逢9月18日是何校長78歲壽辰,他發請柬誠邀親友於唐人街紅寶石大酒樓聚宴,許之遠老師屆時專程從多倫多來滿地可出席壽筵。能在壽誕來臨時有新書面世,是一件多麼稱心如意的美事。

2010年8月25日 星期三

第720篇:《散記》

星期一(8月23日)上午,到嘉華公司接譚銳祥壇主,然後驅車到麥基爾大學,在幾個街口外找到泊車位。麥大董事劉聚富建築師早已在書店門前等我們,會合後一起去拜訪東亞研究學系方秀潔教授和葉山教授。

2010年8月18日 星期三

第719篇:《敬悼》

星期二中午,到唐人街楓華書市,驚聞著名攝影家、金石家陳渥詩友逝世的噩耗,幾乎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回家後立即致電海語兄,了解詳情,並通知詩壇好友;今晨放工回來,陸續收到詩友們的輓聯、悼念詩詞,我隨即在電腦上步了海語兄原韻,和了一首小詩加進《詩壇第554期》中。

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第718篇:《漫誌》

清乾隆進士鄭蘭枝,乃鄭板橋之後人,有《潮州八景》詩傳世;近日收到李錦榮詩兄寄來詠潮州組詩,題目是「試讀鄭蘭枝詠潮安八景」,作為潮州女婿,此組詩可為溫哥華第2屆潮州文化節增添應景之雅趣也。其實,鄭蘭枝的潮州8景,被錦榮兄更正為「潮安八景」是對的,因為,潮州何止8景,手頭上就有80景,分別是:揭陽、澄海、饒平、普寧、潮陽、惠來、潮安、大浦、豐順、南澳,每縣8景。我沒有到過潮州,所以寫不出來,今年年底到台灣、香港時,一定要回家鄉走一趟,我的大伯母90多歲仍健在,大伯父的兒子們都在揭陽,屆時再詠揭陽8景,看看能否遊覽「黃岐曉翠,兩洞疏煙,雙溪明月,涵元登高,紫陌春晴,鰲橋釣浪,古寺鐘聲,譙樓攬勝」?

2010年8月4日 星期三

第717篇:《享閑》

寫這篇隨筆時,我已經結束兩週假期,回到工廠上班,像好夢初醒,一切又恢復正常。17天休閑中,13天在旅途中,只有4天在家裡。工友們都說我又黑又胖,腰圍加大,肚皮隆起,不堪照鏡子也!除了乘搭航機由東到西橫貫加拿大,來回飛行一萬公里,開車也跑了2600多公里。

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第716篇:《遊誌》

人如飛鳥,上期本欄「西遊」截稿時,仍在溫哥華,現已返回滿地可。昨天與姐夫、眾甥參加大女兒領取律師執照之典禮,晚餐一起到老港Gibbys慶祝,還喝了兩瓶2003年紅酒。回家後又開了甥兒贈送的Veuve Clicquot Ponsardin香檳,並送女兒一枝Mont Blanc鋼筆,上面刻著她的名字。

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第715篇:《西遊》


美麗如畫的路易絲湖舊地重遊

寫這篇隨筆時,我正在溫哥華列治文假日酒店215號房中,明天將去維多利亞,後天去威士拿。李錦榮詩兄中午將來酒店找我們,然後一起去遊史丹利公園。

2010年7月14日 星期三

第714篇:《自白》

看官一見本欄題目,以為我在寫「悔過書」之類的「自白書」,非也!只是心中有話,不吐不快,與他人無關。因為我在「人性」一文中,提到一位朋友向我訴苦,謂她被人冤枉,我沒有性別歧視,但為了不被人「對號入座」,把「她」中性化,變成了「他」;我說:凡事清者自清,一笑置之就是。只要對得起良心,沒有做虧心事,其他的名和利,都不重要。文章貼出後,竟有人以為我在為某人伸冤,令我哭笑不得。都說人言可畏,三人成虎,曾參雖沒有殺過人,也被流言所累。

2010年7月7日 星期三

第713篇:《旅誌》

上週三晚飯時間,和往常一樣從工廠打電話回家,老伴告知:明天7月1日加拿大國慶,我們倆開車去紐約!這突如其來的決定,是因為女兒一早就與女同學約定同遊紐約,誰知律師樓臨時緊急通知,謂有重要會議必須參加,所有休假延後。3晚酒店已經付款,怎能白白浪費,唯有央求我們倉促成行,她再給一筆足夠4天餐飲之花費。如此勉為其難去旅行,頗有「奉旨」花錢之感覺。

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第712篇:《人性》

世界盃8強已經產生,今天和明天沒有戰事,讓我這睡眠不足的球迷可以休假兩天。一場場精彩的角力,令人無法抗拒,即使眼皮睜不開,也要撐著看個飽。剛開始淘汰賽時,清晨7點半就開場,上午兩場,下午兩點半第3場,我被折騰得死去活來;16強出線後,每天早上10點鐘才開戰,正好是我每天起床的時間,下午兩點半第2場,就很難看下去,往往上樓小睡,3點半起來,看一個鐘頭後趕去工廠上班,剩下的最後十幾分鐘,就扭開汽車收音機聽賽果。有一份調查報告說,世界盃一個月期間,球迷門睡眠不足,體重普遍增加,而且發生車禍的比率也相對上升,我同意。

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第711篇:《隨誌》

世界盃16強淘汰賽已進入尾聲,4屆世界盃冠軍意大利、1998年世界盃冠軍法國、2004年歐洲國家盃冠軍希臘都出局,英格蘭、西班牙、德國之戰績皆強差人意;3屆世界盃冠軍德國曾經1比0敗給排名第15的塞爾維亞,排名第2的歐洲國家盃得主西班牙被排名第24的瑞士1比0征服,總之,印證了已故前香港無線電視體育新聞主播伍晃榮的經典金句「足球是圓的(波係圓既)」這口頭禪。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第710篇:《吟緒》

今天是農曆五月初五端午節,雖然凌晨6點才回來,9點許便起床;沖涼後開車到大姐家,取她昨晚自己包的粽子回家拜祭父母。我喜歡大姐的粽子,因為有家鄉風味,自1989年她移居加拿大後,每年端午節,我都會去取粽子,總是先品嚐一兩個;一面吃,一面回味母親在世時包粽子的情景,心情隨之也波動起來。

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第709篇:《絮錄》

人生在世,急景浮光,匆匆數十年轉眼就逝,能留給後人的,除了財產、名聲,還有點滴追憶;而文字記載是歷史的見證,與照片、錄影帶一樣,將每一段回憶銘刻在時光倒流的定格中。我總是勸朋友出版回憶錄,就是希望他們將七、八十年的人生經歷寫下來,給子孫留點東西,與親友分享成敗經驗教訓。對於70歲以上的朋友,現在是時候開始動筆了!由於大多數人沒有寫日記的習慣,要把數十年走過的日子濃縮進文章中,的確不容易;但如果列出提綱,以時間為經緯,以10年為單位,想到就寫,斷斷續續,分門別類,將某件事歸入哪個十年之中,還是可以理出一個頭緒來。

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

第708篇:《喜慰》

猶憶2002年4月,在報上看到Dr.Heather Munroe-Blum受聘接掌麥基爾大學第16任校長,是自1821年創校以來首位女性出任該職。正好當年9月,大女兒報讀麥大,我心情興奮,就在工廠填了一首《臨江仙──Dr.Heather Munroe-Blum出任麥基爾大學首位女校長》:(2002.04.17)

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第707篇:《隨遊》

維多利亞日4天長週末,很快就在旅途中度過。回來後補寫日記,走馬看花的模糊印象如果不記錄,很容易就消失在腦海中,事後再憑照片、購物單據、電郵等從旁協助,才能從記憶中拾遺。

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第706篇:《網話》

本欄5年前曾寫過「上網」,去年曾寫過「網緣」,話題都離不開「網」字。這個網,不是糾纏不清的情網,不是疏而不漏的天網,不是鐵面無私的法網,而是一天也不可欠缺的「互聯網」。

2010年5月12日 星期三

第705篇:《新報》

《華僑新報》創刊20年發行1000期慶祝餐會於上週六(5月8日)晚上假座唐人街紅寶石大酒樓隆重舉行,本市各界人士應邀出席,盛況空前。《華僑新報》4位創辦人,除了譚子治先生因身體微恙不能赴宴之外,首任社長車向前先生、張健總經理和現任社長潘潔心女士都出席。在致辭時,張健總經理回顧了《華僑新報》20年走過的路,感慨萬千。潘潔心社長致謝詞,感謝所有為《華僑新報》出過力的同事、朋友、作者、廣告客戶,感謝廣大讀者,更語重心長的說:「感謝上蒼!」

2010年5月5日 星期三

第704篇:《喜慶》

《華僑新報》創刊20年發行1000期慶祝餐會,將於本週六(5月8日)晚上於唐人街紅寶石大酒樓舉行,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居住本市詩友大部份都會出席。這將是滿地可華埠今年一大喜慶。

2010年4月28日 星期三

第703篇:《瑣錄》

綻開的鬱金香被沉重的雪壓得彎下了腰
凌晨六點放工,滿天鵝毛棉絮,汽車被濕雪覆蓋,誰相信這是4月28日的天氣?回到家,見到綻開的鬱金香被沉重的雪壓得彎下了腰,俯身貼地,心中一陣陣痛。跑進家裡,二話沒說,找到數碼相機,拍了幾張殘花遺照留念。10點鐘才起床,老伴擺出生果,虔誠焚香,才知道今天是農曆3月15日。翻查曆書,下週農曆3月22日是「立夏」,竟然還有雪。「人定勝天」的口號喊了多少年,還是敵不過上蒼,老天爺想要颳風下雪,想要地震海嘯,想要火山爆發,誰能阻擋得了?

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第702篇:《千期》

碩果千期,豐收廿載,文章一紙風行。同僑喉舌,黑白最分明。辦報良知緊記,更嚴守、立論公平。春秋筆,忠言敢諫,褒貶後人評。
崢嶸!回首顧、崎嶇歲月,坎坷征程。匯韻林騷客,藝海精英。格調芳純典雅,揚國粹、遠播詩聲。齊歡慶,提壺祝酒,覓句表衷情。
──滿庭芳‧祝賀《華僑新報》一千期

2010年4月14日 星期三

第701篇:《春聚》

上星期六(4月10日)晚上,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眾詩友假座唐人街東昇樓舉行庚寅年春宴。是晚筵開3席,除了幾位詩友不能參加之外,大部分都撥冗赴約,留下了美好回憶和詩詞佳句。

2010年4月7日 星期三

第700篇:《七百》

結緣賞月今溫故,同窗知遇雲煙路。熱話見真心,正音求雅吟。
炎涼何慨嘆,劫後思洪患。真我祭浮生,無爭七百成。
──關不玉《菩薩蠻‧七百》

2010年3月31日 星期三

第699篇:《感記》

凌晨6點放工,滿地可汽油價由昨天每公升一元上漲到一塊一。扭開收音機,幾乎所有英法語電台的新聞都是「稅」;昨天魁省財政廳長雷蒙‧巴松發表新年度財政預算,財政赤字40幾億,除了加稅,沒有什麼好消息。購物稅、燃油稅,還有醫療附加費,真是「萬稅!萬稅!萬萬稅!」身心疲憊的我,不耐煩的把收音機關掉,還是聽一首輕鬆抒情小調,將十幾小時的疲勞暫時驅散。

2010年3月24日 星期三

第698篇:《暢談》

工廠前晚停電,原來是強風吹倒街角電線桿,要等電力公司派人來搶修,我們樂得有幾個鐘頭可以休息。大家全部留在飯廳,由發電機供電。有的伏在桌上小睡,有的找點吃的,有的打撲克牌。我怕噪音干擾,塞了耳朵,埋首研讀《唐宋詞百家全集》,正為劉克莊的豪放詞所吸引,愛不釋手。偏偏有幾位工友拉了椅子來找我聊天,我只好無奈地把書本收起,將耳塞拔掉,和他們閒聊。

2010年3月17日 星期三

第697篇:《喜氣》

今早收到雪梅詩友寄來「春分」七絕,他說今年陽曆3月21日跨入春天第一日,剛好是農曆二月初六春分。時間過得真快,屈指一算,冬天還有幾天就結束了。昨天的氣溫上升到攝氏13度,已經有人迫不及待穿短袖衣踩單車。駕車人士開始將雪輪胎換掉,屋前的車棚也可以拆了。今年的冬天不太冷,前後只下了幾場小雪,比起前年門前積雪4米高,儼然像一座雪牆,真是小兒科。

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第696篇:《正音》

幾天前到楓華書市,收到詩友托《華僑新報》代轉來的一封信,內中是香港林子英先生寄來的影印件,並有一小字條:「手存僅有兄台地址,隨函寄附新近拙作,順寫數行謹祝譚老先生暨眾詩友虎年新春快樂,不贅。」附件一共3張,除了幾首詩,都是彩色照片,最大一張是與上海第5屆華文傳媒代表數百人合影,坐前排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俞正聲,全國政協副主席萬剛,國務院僑辦主任李海峰,上海市市長韓正,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王晨等;林子英先生站在後面第6排,名銜是「中華名人雜誌社學術顧問」。還有與中國駐加大使蘭立俊、加拿大聯邦國會議員等名人合影。

2010年3月3日 星期三

第695篇:《感事》

元宵佳節那天中午,料理拜祭事宜,有湯圓應節。下午好友來訪,和他同來的是我學生時代的校友;聽這位同學談到他夫人去年病逝的經過,令我的心情變差,晚上賞月的雅致也頓然消失了。

2010年2月24日 星期三

第694篇:《磨鍊》

庚寅年正月十一(星期三),外面大雪紛飛,漫天棉絮,交通一片大亂。幸好大年初一那天風和日麗,如果像今天的天氣,就太掃興了。日前大女兒一大清早去等巴士,有汽車飛快經過,濺起路邊濕雪,將她的衣服弄髒。她幾乎每天都要出庭,在法官面前一定要衣冠整齊,只好回家再換過一套。由於路滑,那天她開我的Buick老爺車,在結冰路面上失控,拐彎時撞向鐵欄杆,差一點撞到接客巴士;她回來後驚魂未定,叫我出去看舊車損傷情況。我那部車已經殘舊不堪,多一處碰撞也沒什麼大不了,只要人沒事就好。在加拿大,冬天長達半年,令人關心天氣變化更甚於股票起落。

2010年2月17日 星期三

第693篇:《做人》

今年正月初一,適逢情人節,又是週日,不用上班。女兒的同學從未試過到中國人家裡過年,她問我們年三十晚上能否來吃團年飯,此小洋妞受中國人的年節氣氛感染,這一餐飯令她印象深刻。飯後老伴給兩女壓歲錢,也給了她一封紅包利是,樂得她受寵若驚的說:我也是您家庭成員啦!

2010年2月10日 星期三

第692篇:《年節》

農曆正月初一稱為「年節」,除夕稱「大年夜」,本文刊出時是除夕前一天,稱「小年夜」。

2010年2月3日 星期三

第691篇:《肖虎》

下星期日就是庚寅虎年正月初一,屬虎的朋友,一定很想知道有哪些名人肖虎。除了英女皇伊莉莎白二世,國父孫中山先生,還有更多的人物肖虎。生肖學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利用編撰《人物生歿錄》之便,特蒐集一些資料,與諸君分享。

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第690篇:《折騰》

女兒在大學取得法律學位後,為了通過魁北克省律師資格考試,必須再到法學院Ecole du Barreau深造,一般要用8個月時間,但她選擇了4個月,並仍然繼續兼顧律師樓的Stage見習工作。這是極富挑戰性的一役,將這段經歷寫出來,可讓有興趣報讀法律系的朋友,增添多一點見聞。

2010年1月20日 星期三

第689篇:《災後》

海地「1.12」大地震發生已一個星期,保持估計,死亡人數超過20萬。世界上有20個國家的人口在20萬以下,才不到一分鐘就毀了這麼多生靈,的確可怕。而天災後遺症就更令人憂慮。

2010年1月17日 星期日

2010年詩詞

高陽臺
──詩壇迎接2010年元旦感懷

二零一零年元旦
瑞雪迎年,寒風送歲,白茫大地無塵。掩穢封污,昇平夢境如真。冰霜凜冽熬心志,羨暗香、梅魄清新。讚青松、不畏嚴冬,傲立群倫。
聯吟北國知音聚,更揮毫感賦,弄墨歡春。薈萃騷壇,蘭亭雅集尤珍。詩詞萬首開先例,撰賀辭、祝福同仁。飲屠蘇、祈願安康,意美杯醇。


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第688篇:《說老》

今年1月,是旅居法國的薛世祺(理茂)老師期頤榮壽。薛老師生於1910年1月27日,虛歲101,身體健康,走路不用拐杖,談笑風生,作詩靈感如泉,是位老當益壯的人瑞。百歲老人今不稀,我在《長壽名人知多少?》一文中,不厭其詳了羅列90歲以上的老壽星,不勝枚舉。說到長者,本欄曾經寫過「老人」(第8篇)、「敬老」(第546篇),今期第688篇的題目就用「說老」吧。

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第687篇:《詩林》

《華僑新報》賀辭廣告
上週《詩壇第521期》刊出溫哥華台山名詩家雷基磐兩首七律,有朋友問我關於雷詩翁的簡歷,手頭上有的資料不多,家中藏書,有雷老《太倉一粟集》,僅將所知略為記下,與眾詩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