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廿八

12月25日(星期六)
與惠萍家姐攝於中環
未8點被嘉珮的電話喚醒,她叫媽咪接聽,祝她生辰快樂!又問我是否有買禮物給媽咪,我答應一定照辦,她說已經與姐姐將買禮物的錢匯進我們的戶口,不必擔心價錢。我說還要媽咪肯買才行,要是她嫌太貴,我也沒法子;氣得她直言:老豆,你真蠢,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真不明白當年是如何追到媽咪肯嫁去加拿大?

惠萍家姐來電話,約我們到翠華餐廳相會。她見到惠茵後給了一封紅包,祝妹妹生辰快樂!吃早餐後搭車去上環,原來她聽說我要刻印章,所以帶我到上環文華里,這裡集中了所有刻章攤位,我刻了一方肖羊的印章,寫了名字,吩咐明天來取;又到另一攤位,選了一方肖雞的印章,也寫了名字,吩咐下午兩點來取。
每逢假日,菲傭、泰傭、印(尼)傭聚集於中環、維園


我們在上環、中環逛了許久。今天是聖誕節,香港到處充滿節日氣氛,比加拿大不知熱鬧多少倍,而我的目光卻聚焦在成千上萬菲傭、泰傭、印(尼)傭身上,她們的假期,就在中環皇后像廣場、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等多處公共場所度過。只見天橋上、隧道上、公園裡遍處鋪滿紙皮、草蓆、帆布等,她們三五成群坐在一起,吃飯、聊天、聽廣播、賣東西,而匯款回家鄉、兌換港幣為菲泰印幣、兜售廉價電話卡等生意滔滔,成了繁華城市的另一個景點。我很同情這些遠離家園到香港謀生的異鄉人,她們的聖誕節不能與家人共度,只能與自己同鄉一起聚首,同為天涯淪落人,互訴鄉愁,這箇中滋味非外人所能體會也。我除了深表同情,也用相機和攝錄機拍下了一幕幕難忘的鏡頭。
攝與中環

惠萍家姐和妹妹到永安百貨公司買了韓國雲石炒鍋,又到利源西街和利源東街買毛衣,下午兩點去取印章,搭地鐵回銅鑼灣,先回伊莉莎伯大廈將大包小包的東西先放好,然後去百樂門酒樓飲茶。

和家姐分手,返回京士頓大廈,因恐交通阻塞,過海到油麻地後趕不及回來赴約,打電話去彌敦道中華書局,吩咐將《中國大百科全書》留下,明天去付款郵寄回加拿大。惠茵開始收拾行李,後天就要飛回滿地可,如果行李超重,就將穿過的舊衣服循海郵寄回滿地可。我則利用時間寫日誌,明天一早去中央圖書館寄出。

6點半,我們再出門,乘搭電車去太古城,國偉弟今晚開夜班,吩咐潔芬弟婦請我們在吉之島內的大戶屋吃日本餐。潔芬一早就去排隊取位子,又買了一本烹飪書贈給惠茵。我們在9點許散席,買蘋果、柿子等,與潔芬弟婦相擁辭別,搭地鐵回銅鑼灣。我們到星巴克喝咖啡,吃了一塊巧克力慕斯蛋糕,算是給惠茵過生日,又去 SOGO崇光百貨公司,在Fendi看中了一個錢包,但未有貨,留下手機號碼,明天來取,這樣,我就完成了女兒托我代辦生日禮物的任務也。

剛回到京士頓大廈,惠萍家姐就來電話,問惠茵的傷風感冒是否好轉?她說振中甥婿後天開車送我們去機場,她一向只接機而最怕送機,我們還有兩天可以再見面。時間就這樣匆匆度過,我們自11月27日離開加拿大,轉眼就一個月過去了,我當初計劃每天寫一篇日誌,一首詩詞,如今日誌倒是一天一篇,詩寫了十餘首,但多未定稿,詞也填了一些,回去後再整理,應該有30多首。潔兒甥女要求我送她一首詩,我打算用她和振中甥婿的名字作一首鶴頂格七絕贈之;姐夫也希望我贈他一首詠「愛群酒家」的詩,這兩首必須在離港之前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