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詩詞之旅其三十(完結篇)

12月27日(星期一)

這第30篇日誌的前部分是在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寫的。

一覺起來已經7點半,看新聞節目,美國特大暴風雪襲擊紐約、華盛頓、波士頓地區,機場關閉,約二千班航機被取消,數以萬計的旅客滯留在機場。這個消息令我擔心,因為加拿大多倫多、滿地可與美國東北相距才數百公里,恐怕也受惡劣天氣影響,誤了機期,又不能上網了解長榮航空時間表是否更改,心中忐忑不安。

惠萍家姐9點鐘來找我們,11點許一起去彩福皇宴飲茶。然後回來聊天,惠茵又取出一大袋衣物托家姐代郵寄回加拿大。再秤行李,確定每一個不超過23.5公斤。潔兒甥女和振中甥婿下午1點多鐘來,我們將4個行李箱搬下樓,他那輛奧迪白色轎車的後車廂裝了兩件,另兩件放在前座,我們3人坐後座。與家姐辭別,過隧道直驅機場,經過青馬大橋,抵赤鱲角國際機場已兩點半。我們在機場相擁分手,將行李推到長榮航空櫃台,職員告知今天的電腦打印系統發生故障,必須用手寫,而且也無法將台北飛多倫多、多倫多飛滿地可之登機證給我們,甚至連香港飛台北是第幾號閘口登機也不知。我們隨即入閘,在正斗粥麵專家機場店吃雲吞麵、乾炒牛河、凍冷茶,然後到第36號候機室,免費上網收到多封電郵,並將日誌和照片寄出。惠茵打電話給國彬弟、國偉弟、潔芬弟婦、惠萍家姐等辭行,還有幾分鐘我就必須關電腦,排隊等候登上長榮航空下午5點10分BR856號班機。

現在是加拿大多倫多時間晚上10點半,我在皮爾遜國際機場124號候機室,等候登上11點45分加航AC434號班機飛魁北克滿地可。還有半個鐘頭可以寫日誌。

我於台北時間12月27日下午6點50分抵達桃園國際機場,先去長榮航空之櫃台取登機證,然後連奔帶跑,去C33號閘口,立即登機。晚上7點40分,BR36號班機準時起飛,大約經過13個鐘頭,於當地時間晚上8點半平安抵達多倫多機場。一切都十分順利,過海關也沒有刁難,4件行李都不用打開檢查。我先打電話給許之遠老師,可惜找不到他,是電話留言,唯有待回到滿地可後再致電。我覆了幾封電郵給詩友和甥兒,又覆給正在古巴的兩女。寫到這裡,聽到播音器傳來登機的通知,必須離開電腦,明天再續。

現在是滿地可時間12月28日晚上11點多,還有幾分鐘就是12月29日了。我剛與多位詩友通電話,趁還有一點時間,趕快結束這遲遲未能完成的最後一篇日誌,由於時差關係,眼皮睜不開,所以寄出後就要立即上床休息。

12月28日凌晨一點前,飛機抵達滿地可杜魯多國際機場。吳樹發甥兒一早已經來等候。滿地可氣溫是零下13度,雖然寒冷,但沒有雪;我們深感慶幸這次的航程沒有選擇在新澤西州轉機,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回到離別了一個月的家,心情格外舒暢,不管到哪裡,回家的感覺才是最溫馨的。一進家門,立即打電話去香港給惠萍家姐報平安,然後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打開4個行李箱。惠茵去煮一鍋白粥清腸胃,我將倒滿客廳的東西逐一清點,反正現在是香港時間下午兩、三點,肯定睡不著覺。終於,我在凌晨5點上床,才發覺還是家裡的床最舒適,家裡的浴室、廁所最舒服。

兩女在去古巴之前,把家中各處打掃得乾乾淨淨,又留了字條:「祝爹地、媽咪聖誕節快樂!請拆禮物,請先拆大盒,再拆小盒。」惠茵好奇的去拆,原來是一部Tassimo自動咖啡機和10盒咖啡。又寫了眼科醫生Dr.Jean-Daniel Arbour的醫務所電話和其秘書名字,她已經和阿爾布醫生通了電話,詳細告知我眼睛狀況。

今早睡到10點起來,打電話給大姐和姐夫,又打去亞省愛民頓給曾任歐老師、廖如真老師,聊了許久。譚銳祥壇主來電話,吩咐我去取聖誕節火雞,他說打來家裡找不到我家兩女;懷石兄來郵,謂如果「需開車外出看醫生、購物等等家務,請即來電告,不必客氣,千萬勿再開車。」詩友們的熱情關懷,令我十分感動。

肚子餓,很掛念漢堡包,一個月沒有吃了,於是開車去Harvey大吃一頓。到大姐家,帶了一點手信,又將肖雞的印章贈給姐夫。敘述到揭陽尋根祭祖之經過,並答應12月31日晚上到甥兒家吃飯時,將此次去潮州之照片和錄影帶製成光碟帶去播放和贈予。聊天到下午4點,我們的眼睛已疲憊得打嗑睡,只好取消去見譚公和伍老的原計劃,驅車回家睡覺。醒來已是晚上10點,才急忙打電話到多倫多,許老師說他本來飛紐約,結果飛機無法降落而折返,甫到家就聽到我的留言。我一個月來的旅程,許老師都從日誌中得知。他曾經在電郵中寫道:「我都讀過所有你的日記,多是所見,所聞所思者少。其中涉於個人的瑣事多。文章詩詞同理,所見只屬引發,聞思缺乏,就無活氣生動,更缺神思風雲矣,應以改進。」我完全贊同老師的教誨,也深知自己時間有限,又恐影響文體,所以只希望將旅途中所見所聞,和盤托出,不加任何評論,讓讀者自己去「所思」,以致「瑣事多,所思少」。

現在已經是午夜兩點半,我必須停筆。「詩詞之旅」總共30篇到此寫下休止符。我的30首詩詞也成了「有拖無欠」的稿債,在未來日子裡會於「詩壇」各期中逐漸「分期」攤還。感謝廣州老伯提供版面給我發表,在他的眼疾已非常嚴重的情況下,仍然到廣州大華酒店與我相會,此情此景,畢生永記。更謝謝讀者肯抽出寶貴時間閱讀這些日誌,雖然平白直敘,無文雅可言,也可作為一般旅行記錄,做為他日對物價等之參考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