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7日 星期三

第729篇:《感抒》

農曆9月18日乃先母35週年忌日,兒孫們於星期日提早一天前來拜祭,寧靜的無墨樓頓時熱鬧起來。平時我和兩女上班後,家裡只剩下老伴一人;週末、週日如果各人都有活動,麗璧軒就更加冷冷清清。有個新名詞叫做「空巢」,現在我們開始體會到箇中滋味了。朋友來電話聊天,彼此深有同感,大家都在慨嘆:小鳥羽毛豐滿,翅膀硬了,就紛紛飛走;有空回來一趟,也都是匆匆忙忙,蜻蜓點水,想說多幾句話都變成「奢望」。在西方國家,別期望會有「幾代同堂」!所以,在孩子未自立時,要珍惜和他們相處的難忘時光,因為一旦他們成家立業,這段回憶就永不復返矣。

2010年10月21日 星期四

第728篇:《代序》

收到鄭石泉詩翁湖南來郵,告知其詩詞集即將付梓成書,囑咐我寫篇序文。這是海外吟壇喜事,值得慶賀。忝為「詩壇」主編,我有幸最先讀到鄭先生作品,也曾經將其八百餘首詩詞作過統計和詳細分類。

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第727篇:《評點》

袁枚《隨園詩話》:「作古體詩,極遲不過兩日,可得佳構。作近體詩,或竟十日不成一首。何也?蓋古體地位寬餘,可使才氣卷軸,而近體之妙,須不著一字,自得風流,天籟不來,人力亦無可如何。今人動輕近體而重古風,蓋於此道未得甘苦者也。」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提倡傳統近體詩,是真正傳承中國詩最珍貴的精粹。「詩壇」已踏入第11個年頭,成就可觀,忝為主編,有幸先睹為快。由於篇幅有限,近年所讀詩盟佳作,難以一一全錄,可窺極小已概知其餘。

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第726篇:《文思》

《華僑新報》小唐繼前週六在報社對我進行採訪後,上週日我們再次見面。這一回邀請他到舍下做客,從下午兩點許,一直到晚上7點多,足足聊了5個鐘頭。我是以私交的坦誠與他閑談,基於對他的信任,我談了很多,涉及面極廣,許多題外話,只可會意,心照不宣。上次訪談的主題是關於詩會,這次則談我的人生經歷;我覺得個人走過的路崎嶇坎坷,乏善可陳,不堪回首,只宜留待將來寫回憶錄時再詳細追述;還是集中於購書、自修、鑽研詩詞和文學創作方面,更有意思些。

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賀詞集錦

賀白墨賢台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並序)
‧許之遠‧
詩人重嚶鳴,是「世界詩人大會」集敘之所由也。易地而設,在廣求世界詩人之聚也。然必以組織而能傳詩教於久遠;故大會有「世界藝術文化學院」之設於美國,作詩學之學術機構,旨在扢揚詩教、傳承詩學也。對兩者有重大貢獻之詩人,得經大會推薦,而作品能通過學院之評審,得頒予榮譽學位。白墨盧國才君,孜矻於中國詩學三十年,主編「詩壇」傳詩教亦十年矣。今經大會推薦,作品經學院評審通過,頒予最高榮譽文學博士學位。連同其他地區名詩人兩人,將於應屆大會開幕典禮中頒授。噫!忝為「詩壇」盟友,與有榮焉;是為序。
亡家怙恃尚誰依,孤雁失群帶箭飛。
一別湄河過佛國,回聽社鼓對斜暉。
曾經小厄人生路,已卜中年錦繡扉。
今日名場償夙願,登高有伴賞晨晞。
註:「社鼓」「斜暉」,家山變天衰敗之景;「錦繡扉」光舊門楣也。「晨晞」乃旭日初昇之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