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第716篇:《遊誌》

人如飛鳥,上期本欄「西遊」截稿時,仍在溫哥華,現已返回滿地可。昨天與姐夫、眾甥參加大女兒領取律師執照之典禮,晚餐一起到老港Gibbys慶祝,還喝了兩瓶2003年紅酒。回家後又開了甥兒贈送的Veuve Clicquot Ponsardin香檳,並送女兒一枝Mont Blanc鋼筆,上面刻著她的名字。

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第715篇:《西遊》


美麗如畫的路易絲湖舊地重遊

寫這篇隨筆時,我正在溫哥華列治文假日酒店215號房中,明天將去維多利亞,後天去威士拿。李錦榮詩兄中午將來酒店找我們,然後一起去遊史丹利公園。

2010年7月14日 星期三

第714篇:《自白》

看官一見本欄題目,以為我在寫「悔過書」之類的「自白書」,非也!只是心中有話,不吐不快,與他人無關。因為我在「人性」一文中,提到一位朋友向我訴苦,謂她被人冤枉,我沒有性別歧視,但為了不被人「對號入座」,把「她」中性化,變成了「他」;我說:凡事清者自清,一笑置之就是。只要對得起良心,沒有做虧心事,其他的名和利,都不重要。文章貼出後,竟有人以為我在為某人伸冤,令我哭笑不得。都說人言可畏,三人成虎,曾參雖沒有殺過人,也被流言所累。

2010年7月7日 星期三

第713篇:《旅誌》

上週三晚飯時間,和往常一樣從工廠打電話回家,老伴告知:明天7月1日加拿大國慶,我們倆開車去紐約!這突如其來的決定,是因為女兒一早就與女同學約定同遊紐約,誰知律師樓臨時緊急通知,謂有重要會議必須參加,所有休假延後。3晚酒店已經付款,怎能白白浪費,唯有央求我們倉促成行,她再給一筆足夠4天餐飲之花費。如此勉為其難去旅行,頗有「奉旨」花錢之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