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第716篇:《遊誌》

人如飛鳥,上期本欄「西遊」截稿時,仍在溫哥華,現已返回滿地可。昨天與姐夫、眾甥參加大女兒領取律師執照之典禮,晚餐一起到老港Gibbys慶祝,還喝了兩瓶2003年紅酒。回家後又開了甥兒贈送的Veuve Clicquot Ponsardin香檳,並送女兒一枝Mont Blanc鋼筆,上面刻著她的名字。


大女兒嘉珈領取律師執照
為了這慶典,小女兒特地去未來店買了一部Cannon EOS相機,因為家中幾部數碼「傻瓜機」拍出來的效果都強差人意。我10天旅途中拍了一千多張照片,如果是用這部大鏡頭相機,肯定很美。
朋友來電,謂憑我的「西遊」知道加西各地風情,特別是物價,希望我能不厭其詳,細膩敘述,而非泛泛略過,三言兩語輕描淡寫。隨筆不同新聞報導,可以天馬行空,想到就寫,沒有約束。

7月21日(星期三),一早未5點便起床,將《詩壇第550期》編排完畢,便敲鍵寫稿,9點前寄去報社,而滿地可時間已經是正午了。和老伴到酒店隔鄰的麥當奴吃早餐,剛好遇到李錦榮詩兄,他說真是天意,如果我們早一分鐘出門,或不走進來喝咖啡,他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失去聯絡。

溫哥華史丹利公園圖騰群
我們搭410號巴士去列治文,在天寶旅行社訂了兩天的「一日遊」;然後乘架空列車去市中心,在福臨酒樓與嫂夫人李寶珠姐一起飲茶,我們恭喜她第三次榮任卑詩省潮州會館會長。她在百忙中陪我們一整天,乘她的白色平治,跑遍溫哥華重要景點,又遊伊利莎白女王公園、史丹利公園,與圖騰群、空心樹拍照留影,在Coal Harbour煤礦碼頭駐足,在一家著名的Cafe Villassio喝意大利拿鐵咖啡Latte;最後到紅日大酒樓吃晚飯,陳自邦詩友也從高貴林趕來一聚。我們回酒店前到潮州會館館址參觀,寶珠姐告知第2屆潮州文化節將於8月下旬舉辦,我答應郵寄有關書籍給她。

維多利亞寶翠花園
7月22日(星期四),皇室旅遊的導遊黎先生7點許到酒店大堂接我們,參加維多利亞(域多利)一日遊的團友共11人,坐BC渡輪只花一個半鐘頭,但排隊等渡輪就要一小時;這跨海渡輪可接載2000人和400輛車,如果有杭州跨海大橋直通溫哥華島就快捷了。在維卑詩省省會維多利亞一家「好世界」中餐館吃自助餐,然後進入市區,路經加拿大第一個唐人街,導遊不肯下車讓我們拍攝大牌樓,令我好失望。我們停在市政廳附近,在省議會、女皇酒店、碼頭等處走馬看花,我還是喜歡印第安人博物館前的圖騰群,拍下一張又一張照片留念。然後到寶翠花園The Butchart Gardens,這裡培養超過百萬花壇植物,包括日本庭園、意大利花園、玫瑰園等;1904年,女主人Jennie Butchart利用丈夫廢棄的石灰石礦場,改建成這座佔地55英畝的著名花園,一百年來,到訪的遊客絡繹不絕。

我們離開維多利亞,乘渡輪回到溫哥華,跟團友在本那比Burnaby下車,麗晶廣場7點鐘就停止營業,我們在Metrotown大型購物中心逛,到附近一家「老山東麵莊」吃牛肉麵和山東小拼盆。

在海拔2200多米的威士拿山上吃午餐
7月23日(星期五),皇室旅遊的導遊張先生來酒店接我們,參加威士拿一日遊的團友共28人,旅遊巴士比去維多利亞的小Van大而舒適。到溫哥華多處接團友,九點許才跨越獅門大橋,經海天公路北上,中途在335米高的神龍瀑布Shannon Falls休憩拍照;路經Squamish鎮,欣賞名列世界第二大的花崗石──酋長峰Stawamus Chief,導遊說最大的花崗石在直布羅陀磐石山。我們在中午抵達2010冬季奧運會舉辦地威士拿Whistler,取名自旱獺所發出的哨音。乘Gondola登山纜車前往海拔2200多米的威士拿山,終年積雪不化的群峰圍繞住我們,在這優美環境中吃午餐,喝啤酒,不亦樂乎!我們又乘搭Peak 2 Peak紅色纜車繼續前往另一座高山,山上還有遊客滑雪,氣溫只有5度,與山下24度溫差極大。我們買了紀念品,3點半回到山下,返回溫哥華列治文已經6點半了。
乘搭加航AC8168只有48座位小飛機由卡城飛抵愛城

由於連續幾天旅途跋涉,我們一回到酒店,倒下床就大睡,無法參加寶珠姐邀請的潮州會館同人燒烤聚餐,也無法去見李永洪詩友,心中深感歉疚。晚上9點多才醒來,在酒店裡Fogg n' Suds用晚餐。到櫃檯詢問明天幾點鐘有車去機場;然後回房收拾行李,補寫幾天日記,寫風景明信片。
美麗華酒家晚宴,左起:林光夫人、羅明表姐夫、林
雪臘表姐、陸惠茵、廖如真老師、黃國棟、曾任歐老
師、遲文榮。後排左起:盧國才、林傑、林光、南平

7月24日(星期六),我們8點許便登上酒店的巴士到機場,當地時間一點許抵卡加利,換機去愛民頓,加航AC8168只有48座位小飛機,靠兩個螺旋槳發動。我們在3點左右抵愛城,表姐夫一早就來接機,溫哥華汽油每公升1.20元,愛城只有86仙。6點鐘我們和表姐4人一起到美麗華酒家,出席曾任歐、廖如真老師邀請的晚宴,與90高齡的黃國棟詩翁、《光華報》總編遲文榮大姐、端華校友林光兄嫂、攝影家林傑兄等同席。晚上到曾老師家過夜,師生促膝聊天到午夜後才休息。

7月25日(星期日),早餐後,曾老師的兩位女兒開車送我們去機場,事先在網上辦理登機手續,很快就入閘。想打電話,才發覺今早將手機充電,忘記取回來,只好致電給廖老師,她說會郵寄到滿地可給我。前後10天的旅程,匆匆結束,滿載師生情、親情、友情而歸,謹以此隨筆為誌。
(2010.07.30《華僑新報》第10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