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第715篇:《西遊》


美麗如畫的路易絲湖舊地重遊

寫這篇隨筆時,我正在溫哥華列治文假日酒店215號房中,明天將去維多利亞,後天去威士拿。李錦榮詩兄中午將來酒店找我們,然後一起去遊史丹利公園。

兩週假期於7月16日便開始。星期五凌晨3點,工頭讓我提前下班回家,睡了幾個鐘頭,6點便起來,大女兒已經將我們的行李搬上車,隨即匆匆出門。在杜魯多機場辭別,辦理登機手續後,才發覺我這馬大哈,將手提電腦遺忘在車中,沒有這玩意,10天的旅途就失去樂趣,緊急打手機,女兒只好再從律師樓趕回機場。

下午當地時間1點抵加西亞省愛民頓,在機場租車公司取網上預定的車,憑著GPS衛星定位,很快就到了西愛民頓購物中心;吃點東西後去商場對面曾老師家,把編印好的幾百本壽宴紀念冊和《光華報》連頁彩色賀辭海報送交,又開車將海報送去配鏡框。正值放工時間,到處修路,交通十分阻塞,往返非常費時。然後到北面表姐的家,又因為我擺烏龍,按錯鄰家門鈴,沒人在家,留了紙條後去附近商場喝咖啡,表姐來電,謂她一直在家裡;我再回去,見紙條還在,仍然沒人應門,打手機,表姐說大門沒鎖,叫我推門,這時我問她的門牌是幾號,才知道入錯屋子。

左起:傅鑑濤、盧幹之、盧國才、李惠琦、遲文榮
4年前一別,表姐夫風采依然,他倆旅遊世界各地十幾國家數十個城市,拍下上萬張精美照片。晚餐後我的眼皮已睜不開,7點鐘才過就上床,一覺醒來已經是翌日8點,足足13個小時,是我幾年來第一次破紀錄如此酣睡。中午去探望老朋友,然後在市中心逛,買了一本溫哥華旅遊手冊。晚上6點許,與表姐夫、表姐和專程由多倫多來的友人一起到唐人街金漢龍廷酒家,出席曾習之(任歐)、廖如真老師80雙壽和結婚55週年綠寶石婚三慶晚宴。筵開30席,我見到愛城《光華報》李惠琦社長、遲文榮主編,《愛華報》盧幹之宗叔,以及近90歲的黃國棟詩翁,還有傅鑑濤先生、林傑攝影家,張清老師夫婦與我們同席。由於時間關係,我在飛機上草擬的演講稿,只朗誦後面一首七律。然後將端華同學賀辭鏡框贈送老壽星。
代表端中第十一屆專修班同學贈送賀詞給曾老師夫婦

7月18日(星期日),早餐後我們便啟程去洛磯山的旅遊勝地班芙Banff。南下卡加利,是一望無際的平原,一拐向西,地勢就漸漸高,由開始的小丘陵、高原,到插入雲霄的群峰,高度都在八、九千英呎以上,像一座屏障在我們面前擋路,十分壯觀。我們沿途不斷下車拍照,抵達班芙已經中午,入住Banff Park Lodge酒店,正好座落在市中心。停車後步行到班芙大街,遊客如過江之鯽,非常熱鬧。我們在一家Saltlick Pub喝黑啤酒,吃野牛Bison牛扒,味道極佳。到幾家紀念品商店買雪櫃磁貼、小酒杯shooter cup,班芙的山區氣溫只有十幾度,晚上降至8度,買一件長袖外衣禦寒。開車去北面60公里的路易絲湖,這裡湖光山色,風景迷人,陶醉在人間仙境,捨不得離開。到旅遊詢問處,打聽去哥倫比亞冰原和乘搭纜車,告知已經太晚,只好回班芙。晚餐在一家小店吃泰餐,喝泰國獅子啤酒,又逛紀念品商店,買了已經有加拿大郵票的風景明信片,回酒店逐一書寫後便寄出。
班芙溫泉酒店

7月19日(星期一),一早便醒來,精神飽滿,心情舒暢,到酒店對面Melissa吃早餐,菜單上竟然有野牛牛扒雞蛋,十分鮮美可口。退房後去參觀班芙溫泉酒店,這是世界上有數的頂級酒店之一,附近的鮑河瀑布和溫泉山脈,遊客如雲。又去乘搭Gondola登山纜車,名字與意大利威尼斯貢都拉一樣,居高鳥瞰,溫泉酒店和班芙小鎮一覽無遺。我們在山上逗留了許久,真不想離開這世外桃源回到凡塵。

從登山纜車上鳥瞰班芙
由於相機電池快罄,下了山,在咖啡廳喝杯香濃咖啡,順便充電,又買點紀念品,然後離開,直朝卡加利開去。突然天色轉暗,霎時大雨傾盆,一路陰晴不定,我對老伴說,看這天氣變化,就像人生經歷,起落浮沉,變幻莫測;珍惜眼前,及時行樂,才不枉此生。

到卡城,憑衛星導航找到Falconridge路,打電話給老同學張惠君,她不在家,問她媽媽門牌幾號,然後將法國同學托的禮品、同學旅遊光碟、曾老師壽宴紀念冊和《光華報》交給伯母。飢腸轆轆,到唐人街,泊車在文化中心,到附近的「桃園」吃海南雞飯、車仔麵,由於時值放工時間,我們離開卡城時,車龍很長,好不容易才通過瓶頸駛出高速公路,返抵愛城已經8點半,無法出席盧幹之宗長邀請參加的筆會晚宴。回到表姐家,將旅途中上千張照片整理,不亦樂乎!

7月20日(星期二),表姐一早起來煮雞粥給我們享用,9點許出門,抵國際機場前,先將車倒滿汽油,每公升87.4仙。將車退還,4天開了1350公里。機場安全檢查十分嚴,必須提前入閘,大約半個鐘頭才輪到我們。女兒這幾天一直用短訊聯絡,一進候機室,我又忙著回覆。利用時間補寫4天日記,喝咖啡,吃點東西。
溫哥華唐人街牌坊

加航243號班機當地時間下午1點抵達溫哥華國際機場,酒店有專車來接,取了房間後,我們便出門。搭巴士去列治文,乘架空列車去溫哥華市中心。憑地圖步行到唐人街片打西街,在「金菊園」吃小食,逛一會唐人街,然後乘巴士去世博會址,在濱海站搭高鐵回列治文,轉405號巴士抵酒店。

李錦榮詩友已經找過我,相約今天相見,我因為要趕稿,所以他11點才來。拜科技所賜,人在5千公里外的加西溫哥華,也一樣能正常工作,剛收到伍兆職詩翁將雪梅「惜春令」和譚銳祥壇主賀曾習之老師壽辰七律打字電傳後,我順利把「詩壇第550期」組稿排版寄出。
(2010.07.23《華僑新報》第10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