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五十五:詠我鳥

春溪水暖鴨嬉遊(鄭懷國攝)
賞雙鵝戲水(寫於機場準備由紐約飛巴黎)
蔡麗華
春溪水暖鴨嬉遊,灧灧輕波好泛舟。
藍碧相融清見底,魚兒此刻正隨流。

第952篇:《感知》

滿地可慶祝375週年生日,有Jcques Cartier大橋燈光秀,有來自法國的巨大木偶遊行,整個城市沉醉在歡樂氣氛中。當人們在享受和平的同時,卻傳來了英國曼徹斯特體育館爆炸事件,到目前為止,已知造成22死、59傷。這悲劇給自由世界蒙上了陰影,再一次喚醒世人,恐怖襲擊分分鐘會在我們身邊發生,危機感一刻也不能鬆懈,因為我們不是生活在真空中,每一天都要經受考驗。
巨大木偶遊行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五十四:詠落花

滿園亂瓣飛花(盧國才攝)
一夜狂風暴雨,滿園亂瓣飛花。
昨日還吟春色,今晨已嘆落華。(盧國才)

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五十三:倒影

天水渡星槎(鄭懷國攝)

搭配合成

天水渡星槎,風吹翠影斜。(鄭懷國)
誰能穿鏡面,底下有仙家。(盧國才)
藍天怎浣紗?(鄭懷國攝)

水草逗雲花,藍天怎浣紗?(鄭懷國)
是誰揮彩筆,染色美無瑕。(盧國才)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五十二:詠同窗



憶少年
鄭懷國
幾分憧憬,幾分幻夢,幾分迷惘。韶華縱流逝,憶同窗情蕩。
昔日湄江掀惡浪,驚回首,雪鬢相望。五洲共心搏,願丹霞同享。

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五十一:詠陰晴

烏雲麗日各如心(鄭懷國攝)
話陰晴
鄭懷國
一半藍天一半陰,烏雲麗日各如心。
勸君觀象高瞻望,欲測星垣上峻岑。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五十:賞櫻

賞櫻御苑忘回還(江麗珍攝於日本)
御苑賞櫻
黃健生
賞櫻御苑忘回還,留影苞叢展麗顏。
欲與鮮花爭斗艷?遠看伯仲不分間。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四十九:詠龜

龜鱉得吟緣(鄭懷國攝)
龜真反璞謝眾詩友同學唱和
鄭懷國
龜鱉得吟緣,清雲霽月前。
江河欣曳尾,三顧謝詩賢。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四十八:詠清溪倒影

溶藍化綠潾潾瀁(鄭懷國攝)
詠倒影
鄭懷國
溶藍化綠潾潾瀁,柳舞風吟泛夏馨。
魚雀共游雲水靜,學童嘻笑槳邊聽。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第951篇:《觀感》

能到故宮兜一圈,也算不虛此行啦!
七個星期的亞洲之旅結束了,所見所聞都寫在遊記上,每一個鏡頭都留在照片中。雖然回來已半個多月,旅途中的一幕幕依然如走馬燈,浮現在眼簾,迴盪在腦海,每一個畫面都深深刻在記憶中,有驚險,有傷痛,有快樂,有溫馨。這些難忘的親身經歷,足以在日後寫回憶錄時提供參考。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第950篇:《腳印》

江麗珍新著《舒心漫筆》即將付梓,日前收到她寄來的清樣,厚357頁,堪稱鉅著,有幸先讀為快,很高興盼到老同學新書面世,可喜可賀!遊記是該書的主要部分,這些年她走遍大江南北,腳印留在全球各地,足跡遍及歐亞北美,每到一處,必有文章記載,真可以譽為「當代徐霞客」。
九七高齡著名老中醫師路志正大夫為《舒心漫筆》題辭

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第949篇:《回家》

時間過得真快,七個星期的漫長旅遊終於結束了,自上週四晚上回來後,這幾天時差搞得我日夜顛倒,白天睜不開眼睛,晚上睡到半夜就醒來,一直到天亮都沒有一點睡意,今天總算好一些。
日本大阪城公園的廁所,還以為是展覽館
由於我帶去的富士手提電腦在登陸「無墨樓/麗璧軒」博客時密碼出錯,新密碼寄到手機上,而我的手機一直留在加拿大,無法知道新密碼,以致被認為「有人盜用」而再也無法正常登陸。一個多月來,每天寫一篇遊記,必須等我返回滿地可後才能在博客上發表;我一口氣連續貼了49篇,校對後每一篇遊記再配上照片,足足花了幾天時間,總算可以寄給親友們分享旅途中的所見所聞。
上海張江美居酒店將這幅本來橫掛的風景變成直掛,以遷就牆壁空間
我在最後一篇末段寫道:「亞洲之旅」49篇遊記終於全部寫完。嚴格來說,這不算是「遊記」,只是流水賬的日記,真實記載我離開加拿大之後的每一天怎麼過。沒有細膩的描述,沒有精彩的措辭,平鋪直敘,有些地方為了日後追憶,還不厭其詳的列明吃過的餐館、菜式、價格,住過的酒店房間號碼,乘搭過的飛機班次、地鐵路線、巴士號碼,雖然略嫌囉唆,但都是真實的遊蹤腳印。字裡行間隱約表露個人的喜怒哀樂,若干年後重讀,也許情感已不同,但真情流露絕不會是虛構。
在著名旅遊區的廁所望出去,竟是堆滿廢棄物的風景
就這樣,我來去匆匆逛了一趟江南,蜻蜓點水到過上海、杭州、南京、無錫、蘇州,走馬看花遊了北京故宮、天壇、頤和園、長城,領教了旅遊區臭氣沖天、難以忍受的廁所,也呼吸了霧霾,病了一場後,又重整背包,到日本大阪和京都六日遊。七個星期中,上過百餘家餐館,住過八家酒店,乘搭過七次飛機,走了三萬多公里路程,買了卅幾本書,拍了六千多張照片和超過三小時錄影帶。在香港住了廿多天,走遍港九多個景點,去過深圳、大嶼山、大澳、赤柱、淺水灣、黃金海岸等。因身體不適而取消了去泰國五天四夜的原計劃,也影響到去澳門、廣州、潮汕、清遠的打算。
醉(罪)在酒裡,毀(悔)在杯中
回家的感覺真好!雖說旅遊增廣見聞,但人在旅途,歸心似箭,感覺到哪裡也不比加拿大好,多麼懷念加拿大的清澈藍天、新鮮空氣,多麼喜愛加拿大的寬敞房間、草坪花圃,多麼渴望加拿大的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你不會顧慮生命財產和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你不必擔心說錯一句話會惹禍上身,你不用害怕分分鐘會遭遇偷搶打劫,你完全擁有最大的隱私權、發言權、思考權、自主權!
本來很好的景點,給一大幅廣告牌破壞了
我將中港日的生活環境、公民素質、道德文明、人格修養做了比較,從經濟基礎、教育程度、家庭背景、社會風氣、民主意識、法治條件等方面,去分析差異,了解真相,發覺經濟發達、收入提高,穿時髦服裝,拿名牌包包,並不能令人的質素高尚,依然滿街標語口號,甚至要在廁所貼上「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的句子,依然有「不要隨地吐痰」、「嚴禁在此小便」的告示。馬路交通燈如同虛設,紅燈車照樣行駛,路人穿越,還被痛罵。我們住的北京溫泉度假酒店,晚上回來,發現桌上那張餐牌背面,都是一組組數字,原來是打牌的積分記錄,也就是說,白天住客出去,房間是空的,閒人可以進來打牌,以此類推,當然也可以免費供孤男寡女上床。我將這張賭博記錄拿到櫃台去,希望有個滿意的交代,或者可以查看監控閉路電視,找出是哪幾個人進入房間?因為我們會住六天,電腦也擺放在桌上,結果還是不了了之,只多了一盤生果、六瓶淨水,算是補償?
到處是口號和標語,成了北京一大特色
猶憶1981年底,我去廣州時,對骯髒的廁所,難聞的臭味十分反感,36年後的2017年,我到了北京旅遊區,還是故態依舊,一成不變,為什麼這簡單的話題說了幾十年,就找不到徹底解決的辦法呢?年年開大會,怎麼就解決不了這廁所難題呢?難道是「如入鮑魚之肆,久聞不知其臭」乎?
日本大阪商店街的白色垃圾袋
儘管國人「仇日」情緒升溫,到了日本,你還是應該接受一個事實,不需要整天「五講四美」,不需要強調精神文明建設,人家一直就是這樣過日子:禮貌、恭謙、溫柔、和諧。地鐵上靜靜的看書,聽不見高談闊論;街道上沒有醒目標語、刺眼口號;即使連垃圾桶也找不到,地上仍然沒有一塊紙屑、一枝煙蒂;乾淨的公共廁所,清潔的電動馬桶,不需掩鼻如廁,不怕地滑摔倒。國民教育從幼童不隨便拋垃圾開始,培養成自動自覺,不給他人帶來不便;以小見大,就不會有隨地吐痰、大小便的離譜行為,就不會在名勝古蹟上刻「某某到此一遊」的醜聞發生,就不會在公共場所高聲大叫、罵娘打架,就不會在排隊時打尖、吃自助餐時又搶又擠,拿了滿滿一大碟後,只吃幾口。
凌晨酒店隔鄰麥當勞門前的白色垃圾袋
這段日子,我不斷在反思,在研究,日本人傳承了佛禪道,傳承了漢唐文化,日本人的書法、茶道、劍道、武術、俳句,都保留了中華傳統,並發揚光大,僅一項最簡單的「鞠躬」,中國人的作揖,日本人和越南人就一直傳承下去,試問現在還有多少中國人會做得到?這又說明了什麼呢?去歐美旅行,遊山玩水,吃飽喝醉;到中日港走一趟,差距懸殊,衝擊很大。強大的中國,什麼時候才能做到不僅穿好吃飽,科技能引領世界,國民質素也令世人刮目相看?且從廁所開始吧!
(2017.05.05《華僑新報》第1367期)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亞洲之旅其四十九

4月27日(星期四)香港
昨晚睡得不好,輾轉到天亮,今早六點鐘便起來,繼續為「亞洲之旅」(日本)打字,終於結束六天京阪遊,剩下香港最後一星期,待返回加拿大再補之。

把行李推出客廳,南哥起身後,惠茵叫他用昨天我們從華豐買回來的毛筆,將我撰寫的「愛群餐廳」對聯書寫在紙上送我們留念,他的毛筆字蒼勁有力,一口氣便將廿六個字寫好,我用手機拍下照片,寄給潔怡。
南哥手書「愛群」聯句贈我們留念
我們四人步行去利園山道「喜棧」吃早餐,收到嘉珮寄來加航機票網上登記和劃位資料,家姐打電話喚的士,約定中午來接我們。十二點前,司機樊先生來電話確認地址,告知車牌號碼是SM4284,南哥和家姐去送機,我們四人將四件行李推到樓下,樊先生已在等候。抵赤鱲角機場,360元車租,南哥和我每人一輛推車,將行李推到加航櫃台,由於已辦妥網上Check In,不需排長龍便直接將行李托運,非常快捷方便。

我們在閘口與家姐和南哥匆匆辭別,通過安全檢查後過海關,在免稅店買一條555香煙準備送給姐夫。惠茵去中華書局買幾本雜誌,我們到「太興」吃午飯,然後到第43號登機口候機。我寄WhatApp向香港親人一一辭別,特別要感謝國偉夫婦陪我們去日本,感謝強哥(陸振華)多次宴請,感謝振中和潔怡在百忙中數次陪我們遊香港多處景點。我們在下午2:50分登機,加航AC016號班機於下午3:10分準時起飛,香港飛多倫多全程13549公里,花了14個半小時。我睡了一會就醒來,前後看了幾套電影,包括馮小剛導演、范冰冰主演的獲獎影片《我不是潘金蓮》。終於,我們在當地時間下午六點半平安抵達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由於我的肩膀和手臂無法提重物,我們雇請機場工作人員幫忙從運輸帶上取下行李,過海關後推去轉機櫃台托運回滿地可,我給了他五十元。

我們在A & W吃雞柳包套餐,七個星期沒有吃漢堡包了,頓時覺得這才是「加拿大味道」。我們在第33號閘口候機,晚上8:50分登機,九點半起飛,十點半抵達滿地可杜魯多國際機場,嘉珮和子鵬開了兩部車來接機,他們從運輸帶幫我們取出四件行李,我和惠茵分別坐他們的車,回家的感覺真好!
回家的感覺真好!
「亞洲之旅」四十九篇遊記終於全部寫完。這不算是「遊記」,只是流水賬的日記,真實記載我離開加拿大之後的每一天怎麼過。沒有細膩的描述,沒有精彩的措辭,平鋪直敘,有些地方為了日後追憶,還不厭其詳的列明吃過的餐館、菜式、價格,住過的酒店房間號碼,乘搭過的飛機班次、地鐵路線、巴士號碼,雖然略嫌囉唆,但都是真實的遊蹤腳印。字裡行間隱約表露個人的喜怒哀樂,若干年後重讀,也許情感已不同,但真情流露絕不會是虛構。此為結束語。

亞洲之旅其四十八

4月26日(星期三)香港
一覺醒來已經八點,惠茵起身後沖咖啡,吃昨天買回來的麵包。家姐今天要陪南哥去見劉凱珊眼科醫生,以便確定白內障切割手術的日期,我們自己自由活動。

中午出門,將郵包拿去皇室堡十樓香港郵局寄出,重5.69公斤,郵費262元,一個半月後送抵加拿大。乘搭電車去北角,在商務印書館站下車,到附近小街逛一會,然後在英皇道「曼谷泰餐」吃午飯,我喚泰式海南雞飯,惠茵吃咖哩豬軟骨飯,兩杯凍檸茶,小費加一,139.70元。
曼谷泰餐門前
外面下大雨,我們又沒有帶雨傘,到附近「華豐國貨」避雨,買毛筆、墨汁、印泥145元。本來打算步行去北角英皇道937號惠茵的舊居拍照片留念,但雨一直在下,只好取消原計劃。下地鐵去銅鑼灣,在SOGO崇光百貨公司地庫超級市場走一圈,又去時代廣場連卡佛地庫超市,看佐賀和牛的價格。在渣甸街「人和豆品廠」吃豆腐花,去鵝頸橋街市逛一會,找不到銀鏈芒果而離開。回到伊利莎白大廈,家裡沒有人,我開冷氣後上床小睡,醒來後才獲悉家姐和南哥從中環回來,確定姐夫5月10日去切割白內障。
湯匙是一把鏟子
潔怡來電話約我們今晚吃飯。振中帶小澄澄先過來,潔怡去取位子,七點鐘我們步行到銅鑼灣廣場一期六樓一家「茶木Wood Tea」吃台灣菜,餐牌設計成一本飲食雜誌,湯匙是一把鐵鏟,很有創意,我們喚了好幾樣台灣小菜,還有一味「櫻花蝦高山菜」,都很有水準。散席後去潔怡的家取她用打印機列印的照片,看小澄澄如何演繹她在幼稚園學到的東西,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日程都排得滿滿的,繪畫、英語、發音、芭蕾舞,還特地聘請外籍家教上門教學,她才三歲半,已經在電視新聞節目中亮相,4月29日(星期六)將在大會堂參加芭蕾舞表演。
三歲半的小澄澄與姨婆、丈公合影
明天將離開香港,真不捨得家姐和家人,心情特別沉重。今天步行了11109步,6.01公里。

亞洲之旅其四十七

4月25日(星期二)香港
六點鐘便起來,繼續為《亞洲之旅》(日本)其卅九、四十打字,從《京阪神》一書中追憶京都遊蹤,查證一些有關資料。惠茵起身後,我們去附近「美心」吃早餐,然後下銅鑼灣站地鐵,到金鐘站轉南港島線,終站是海怡半島。我們帶了在杭州龍井村買的西湖龍井茶,又在地鐵站口「海怡東街市」買蘋果和紅肉火龍果,步行去海怡半島,雨一直在下,我們憑手機導航找到了第22座「美華閣」,上七樓G座,按門鈴後一位小青年來開門,應該是連校長的孫子。連明校長行動不方便,靠輪子支架慢慢從房中步行出客廳,師母問我們是否第一次來,我出示《無墨樓‧麗璧軒》「詩詞之旅其廿七」中的兩張與連校長夫婦合拍的照片,那已是七年前的2010年12月24日。
與連明校長夫婦合影
連校長問惠茵是哪一年來香港,告知是1970年7 月,原來與連校長同年同月離開柬埔寨,他回顧1969年回國的見聞,以及1970年「三一八」政變後的難忘驚險經歷,我用照相機錄下了校長的口述十分鐘,惠茵用手機和相機幫我們拍照,連校長將他用過的十幾枝毛筆贈送給我,我請求他有空寫字相贈,讓我能珍藏他的墨寶。我們閒話家常,知悉連校長肖馬,今年虛齡八十八歲,是米壽,師母肖猴,也已八六高齡,我回憶當年在廣肇惠中學曾上過連校長的世界歷史課,我最喜歡那門課,所以對「伯羅奔尼撒戰爭」印象很深,連校長講歷史課的神情,雖時隔半世紀,仍然猶如昨日,歷歷在目。我們在中午告辭,答應連校長,一有機會來香港,一定會再來拜訪他老人家。
2010.12.24日拜訪連校長,轉眼已經七年過去了。
我們在雨中離開海怡半島,下地鐵到金鐘站,轉柴灣線去太古站,在太古城市中心逛一會購物商場,然後在「翠園」飲茶,喚五樣點心,埋單時兩百多元,的確不便宜。在Treats買麵包和西點,在Aeon Style康怡百貨公司,買一個日本製造的水壺,然後回銅鑼灣,上床小睡,起身後繼續在富士電腦上寫日本遊記。惠茵將無法塞入行李箱的雜物如冬菇等乾貨裝進那天從郵局買回來的小紙箱,我用透明膠紙封貼,寫上寄件人和收件人的姓名地址,明天寄出。
在德記吃潮州菜後留影
今晚國翔哥來後,我們四個人冒大雨乘搭地鐵,從銅鑼灣站去香港大學站,步行去4月11日我們和國偉來過的「德記潮州菜館」,強哥和大嫂已經在座,潔怡和振中隨後也趕來,叫了滿滿一桌潮州菜,有潮州滷水鵝、潮州蝦棗、蟹棗、鹹檸檬鴨湯、蠔仔烙、韭菜豬紅、芥菜香菇火腿湯、苦瓜炒蛋、炸豆腐、芋頭飯、炒潮州麵線、反沙芋頭、豆爽等,強哥請客,他送嘉珈一塊肖雞金鑲玉,迎接其新嬰十一月降生。

搭地鐵回銅鑼灣,潔怡陪我們去Uniqlo買嬰兒衣服給嘉珈。今天步行了13067步,7.19公里。

亞洲之旅其四十六

4月24日(星期一)香港
六點鐘起來,寫昨天的日記。開電腦查看連明校長的地址和電話號碼,抄在手機備忘錄上。然後為「亞洲之旅」(日本)打字,從《京阪神》那本旅遊手冊中查核大阪地鐵路線驛站名字,以及步行過的街道和商店資料,還有大阪城的歷史點滴。喝咖啡,和家姐吃惠茵弄熱的叉燒餐包為早餐,惠茵和兩女通視像電話,原來嘉珈和舍德立到嘉珮的家做客,妹妹精心烹飪了一桌好菜款待姐姐和姐夫,並寄來他們四個人聚餐的照片,十分溫馨,姐妹情深,令人欣慰。

打電話給連明校長,相約明天中午之前去府上拜訪他老人家,再次詢問地址,記得七年前是乘搭巴士,自從去年南港島線通車,如今可以乘地鐵直達鴨俐洲海怡半島,非常方便快捷。

下午兩點鐘,我們和家姐冒雨步行去「名苑」飲茶,白漢鴻妹夫從北愛爾蘭來港掃墓,也和南哥隨後到,他帶了一瓶1990年的法國紅酒相贈,謂後天(星期三)就返回北愛爾蘭,然後撥通長途電話,讓惠茱與惠萍家姐、惠茵三姐妹暢談,我在想,如果今次惠茱能來港,六兄弟姐妹就可以拍一張合家歡,實在遺憾之極!由於今天下雨,我們叫南哥推掉去大嶼山牛牯塱的原計劃,以後有機會來港時再與林錦祥先生見面。南哥和漢鴻妹夫繼續聊天,我們與家姐先離開,我當然不會帶紅酒回加拿大,先拿回家留給南哥喝,然後三人再出門。

搭102號巴士過海去九龍,我在油麻地彌敦道文明里下車,她姐妹倆去逛街。我走過對面就是中華書局,上三樓看歷史和文學書籍,一看就是一個多鐘頭,忽然見到惠茵和家姐來書局找我,她們說是來碰運氣,想不到我果真還在。我把心愛的一堆書乖乖放回書架上,臨走時還捨不得多看一眼,心想如果住香港多好,有那麼多家書店,每天在裡面兜圈子,也夠我「目不暇給」了。
油麻地中華書局,2010年我在此買了全套中國大百科全書32冊
我們離開中華書局,去廟街買東西,有手機外殼、360度手機指環等。到佐敦道白加士街一家「澳洲牛奶公司」吃甜品,生意好得很,一張小桌竟能坐那麼多人,喚燉蛋、燉奶、蓮子冰和西多士,然後下佐敦站地鐵回銅鑼灣。我自己去希慎大廈「誠品書店」看書,家姐和惠茵去惠康超級市場買新鮮榴槤。我在書店一直逗留到七點許,從喜歡的四、五本書中,最後挑出一本《日本戰城的構造和歷史》,詳細介紹全日本十九座名城,很有參考價值。我自從遊了大阪城後,對日本古城大感興趣,可惜沒有時間去和歌山城以及其他名城,這本好書可以彌補這些不足,可以在書中暢遊姬路城、熊本城、名古屋城、竹田城、松本城、彥根城、犬山城、伊予松山城、弘前城等著名歷史古城。

從誠品書店回來,繼續為「亞洲之旅」其卅七、卅八、卅九打字。九點多,我們和家姐一起去吃晚餐,我們又回到希慎大廈,在誠品書店十一樓,原來那天我曾經在這裡一家「越棧」吃過越南牛肉粉後大讚一番,所以引起她們姐妹倆的興趣,每人喚一碗牛肉粉加三色冰,我則在Pepper Lunch喚韓式鐵板黑椒牛肉飯和凍檸茶。然後三人到書店兜了幾個圈子才捨得離開,又在希慎大廈逛百貨公司,直到十點半商店關門,我們才冒小雨回到伊利莎白大廈。

國翔哥約了我們明天晚上去吃潮州菜。國偉寄來他用手機為我們拍的四十多張在日本之照片,技術一流,不愧是攝影發燒友。還有兩天留在香港,本來想去慈山寺參拜七十幾米高的觀音巨像,但必須先在網上預約,接到通知,獲得邀請,最少也要好幾天,只好作罷,幸好我那天在三聯書店買了《慈山建築》一書,可以對李嘉誠出資數十億興建的慈山寺有個初步認識。

亞洲之旅其四十五

4月23日(星期日)香港
七點左右起來,補寫幾天日記,看昨天在三聯書店買回來的《京阪神》,回憶在日本京都、大阪等關西地區走過的地方,了解其歷史背景和其他相關資料,只可惜不夠時間去神戶。
家姐起身後沖咖啡,吃從日本帶回來的蘋果批和芝士蛋糕。潔怡甥女來電話約我們去吃東西,她和振中、小澄澄在大堂等,我們和家姐到樓下與他們會合後,一起步行去銅鑼灣怡和街「鼎泰豐」,很多食客在等位子,我們取了號碼後先點菜,一有位子,剛坐下就上菜了,真佩服香港人的快捷辦事作風,和加拿大「慢半拍」的悠哉閒哉不能相提並論。
鼎泰豐以小籠包馳名
散席後家姐和惠茵去SOGO崇光百貨公司地庫新裝修的超級市場逛,我自己去對面商務印書館看書,我足足在書店呆了兩個鐘頭,有好幾本書都很不錯,包括日前看了又看的那本《柬埔寨史》,以及《紅衛兵日記》、《文革十年日記》,還有介紹世界貨幣的書,但因恐行李過重而放下。回家前在翠華買叉燒包和雞尾包,倒在床上睡去,醒來已經六點。日本之行體力消耗很大,回港後總覺得沒精打采,眼睛睜不開似的。
部份親人在晚餐後合影
七點鐘,我們步行到時代廣場十二樓「鍾廚」,強哥請吃飯,為卿家姐和祥姐夫明晚飛回澳洲悉尼餞別,他們四人已在座,潔怡、振中、小澄澄、印尼女傭隨後到,國偉和淑芬弟婦,國彬和阿霞弟婦帶了小湛繎,以及卿家姐的女兒、女婿和男女外孫相繼抵步,惠茵給初次相遇的這一對小甥孫每人一封利是作為見面禮。
小澄澄親一下姨婆
席開兩桌,強哥與我鄰座,他很健談,將手機中拍下日本鹿兒島、沖繩和中國長江三峽旅遊照片一一介紹,讓我們分享他和大嫂旅途之樂。我們比較中日港三地,大家都喜歡日本,雖然不少人有強烈的「仇日」情緒,但不可否認,日本的衛生條件一流,日本國民的質素無懈可擊,日本出產的東西之品質保證無從質疑,我們一致同意,要追得上日本,必須先從廁所開始吧!於時代廣場與卿家姐、祥姐夫辭別,祝他們一路順風!
「鍾廚」晚餐後合影
潔怡帶小澄澄來婆婆家,送我們兩盒「微熱山丘」Sunny Hill的鳳梨酥帶回加拿大,是她托朋友特地從台灣帶回來的。

嘉珮寄來她和子鵬清理我們家前後花園草坪的照片,令我非常想家;下星期就要回滿地可了,頗有「歸心似箭」的感覺,離家六、七個星期,是應該回去了。

亞洲之旅其四十四

4月22日(星期六)香港
六點鐘起來,寫一篇日記後,因太疲倦而再上床,睡到八點才起身。家姐想打印南哥餐廳的菜單時才發現說她電腦的滑鼠壞了,我將富士電腦無線滑鼠給她使用,十分方便快捷,她說一定要去買一隻回來。

我們和南哥、家姐一起去「大家樂」吃早餐,然後他們去銀行,我和惠茵步行去波斯富街「中國移動」詢問為何從日本回來後我的手機不能上網,女職員幫我在「設定」中將日本的SIM卡伺服器關閉,恢復香港CMHK,才一分鐘時間就搞掂。

步行去渣甸街,雨開始下,惠茵到In & Out服裝店避雨,買了兩件衣,又在Maple買了一把韓國雨傘和一個環保袋。到Sogo崇光百貨公司,在九樓旅遊用品區買一個Elle粉紅色旅行箱,然後回來。惠茵開始收拾行李,叫我步行去銅鑼灣皇室堡十樓郵局買紙箱寄雜物回加拿大,我撐傘走了十幾分鐘,抵步正好下午兩點,郵局剛剛關門,職員吩咐星期一再來。去東角「百樂匯」電腦店找無線滑鼠,誰知門口貼了告示,謂已遷址到百德新街的恆隆中心,只好回來,再和惠茵、家姐出門,步行去駱克道「雲桂香」吃雲南過橋米線,雖然是小辣、小小辣,也吃得我大汗淋漓,十分痛快過癮。
雲桂香米線專門店駱克道分店
步行去灣仔,在268電腦城樓上,家姐買了一隻Logitech無線滑鼠120元。我和她倆分手,自己去三聯書店,買了三本書:《京阪神》、《慈山建築》、《香港粵語慣用語研究》,將50元優惠券和會員證出示,打折後不到三百元。沒有搭電車,步行回伊利莎白大廈。
愛群餐廳聚餐
六點許,我們三人乘搭102號巴士過海去九龍長沙灣,在北河街下一站的怡閣苑下車,步行去青山道「愛群餐廳」,潔怡甥女、振中甥婿、小澄澄和印尼女傭已先到,強哥和大嫂也隨後抵步,南哥向我們介紹餐廳歷史,回憶他1976年創業的難忘經歷,並提及我去年為他的朋友林錦祥君撰寫大嶼山牛牯塱春聯之事,我都忘了寫些什麼,南哥從手機中找出我代撰的三副春聯,原來已請人書寫後懸掛在圍村祠堂。他說林先生很想見我,於是立即打電話,約定星期一去大嶼山牛牯塱走一趟。我們每人都喚了晚餐,南哥是老闆當然是免費,他的餐廳生意很好,散席時食客還在等位子,惠茵提議我撰寫一聯贈送南哥的「愛群餐廳」。搭112號巴士回銅鑼灣,在巴士上構思聯句,寫在手機備忘錄上,下車前已經完成,立即寄給南哥:「愛心能精製佳餚美食名揚港九,群策可廣邀高手良廚譽滿華洋。」
愛群餐廳於1976年創業
今天步行了12885步,7.36公里。

亞洲之旅其四十三

4月21日(星期五) 日本大阪─香港
凌晨五點半醒來,寫一會日記後再上床睡去,七點半惠茵喚醒我,收拾行李,八點鐘到大堂和國偉夫婦會合,惠茵提議想嚐試日本的麥當勞有何特別,於是我們到酒店附近一家麥當勞吃早餐,五個人2010元,返回酒店退房,將行李寄放在櫃台,然後出門。國偉和淑芬去買東西,我們和家姐三人也去逛商店街,相約一點正在酒店集合。
有350年歷史的刀具專賣店前留影
我們先到「道具屋筋」一家有350年歷史的「堺一文字光秀」刀具專賣店,買了一把10吋廚師刀Chef’s Knife,原價27800日元,因有外國護照可減稅,實為25296元,準備贈送子鵬。
名貴的廚師刀
然後步行去高島屋Takashimaya購物中心,家姐買一個昨晚已看上的日本Issey Miyake手提袋,原價38000元,九五折減1900元,再加稅38988元。惠茵買一個日本製造Muku Pesca Monterosa手提袋,原價25000元減九五折再加稅23750元。姐妹倆滿載而歸,步行回酒店,我自己在大堂休息,惠茵和家姐再去藥房買多幾種特效藥,一點鐘國偉夫婦回來後,我們取了行李,把廚師刀和手袋、藥品塞進去,然後去難波車站,乘搭南海本線,每人920元車票,去關西空港。
離開大阪前,在蛋糕店排隊買甜品帶回香港
在「香港航空」櫃台排隊,從2:35一直等到3:10才開始為排長龍的旅客辦理登機手續,輪到我的時候,女職員一定要我們將從香港返加拿大的回程機票出示,否則就必須簽署一份文件,謂我們沒有機票離開香港,我和她理論一番,謂現在是離開日本,與返回加拿大沒有任何關連,為何一定要看回加拿大的機票。我曾經問過,假如我沒有買回程機票呢?或許我還不知道下一站要去泰國或台灣,也不想那麼快回加拿大呢?更何況加拿大護照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是不需要簽證的,為什麼一定要我出示回程機票?除非是我來日本時,海關會問我是否有離開日本的機票?女職員把上司喚來,她還是希望我盡快出示有關資料,我只好從手機的電郵紀錄中找,從今年3月退後到去年11月,幸好我的手機可以上網,幸好我沒有刪除任何郵件,終於,我找到了加拿大航空公司AC016班機4月27日從香港直飛多倫多的機票,謝天謝地,我終於可能辦理登機手續,見那位女上司不斷向我鞠躬道歉,我的火氣才逐漸平息,這最後時刻的折騰,令我日本之行蒙上了陰影。
滿載而歸離開大阪,在難波車站等待乘車去關西空港飛返香港。
通過安全檢查,乘搭列車進入候機室已經四點,早餐之後還沒有吃東西,我們在Tully’s Coffee買了三文治、炒飯、麵食、咖啡等充飢,然後去5號登機口,登上HX619號班機,5:40起飛,離開大阪,我在飛機上將日本SIM卡從手機取出,換回香港SIM卡,並將照相機的時間撥慢一小時,與香港時間相同。到了香港後,由於大雨,跑道起落繁忙,航機在上空盤旋了半個鐘頭才能降落赤鱲角國際機場,出海關後在3號運輸帶領取托運行李,國偉夫婦搭A11機場巴士回鰂魚涌,我們喚的士回銅鑼灣伊利莎白大廈,360元。潔怡在家等我們,一起去翠華吃晚餐。
飛機在空中盤旋了半個鐘頭蔡降落香港機場
今天步行11971步,8.03公里。

亞洲之旅其四十二

4月20日(星期四) 日本大阪
昨晚睡得真好,一覺到天亮,直到國偉的電話,大家才醒來,八點鐘在大堂集合,在酒店樓下的「星乃咖啡店」吃早餐,約三千元。然後出門,步行去難波站,買車票每人單程920元去和歌山,再乘搭117號巴士去海南終站,每人510元,下車才付款,淑芬交給司機2550元。
巨大的吞拿魚比人還要高
下巴士後步行去海邊,看一群人在垂釣。在紀州土特產店兜一圈,買雪糕吃。然後去著名的「黑潮市場」,先在門口擊鼓,再入漁市場。
在進入「黑潮市場」前先擊鼓
遊客來此的主要目的是觀賞鮪魚解體,我們剛好趕得及看師傅表演。鮪魚的「鮪」字不讀「有」而讀「偉」,俗稱吞拿魚,是從英語Tuna音譯過來的,最大的體長3.5公尺,重達六至七百公斤,其肉紅色,是因為含有肌紅蛋白所致。日本人喜歡把吞拿魚切成生魚片,稱為Maguro,而魚腹稱為Toro,是最肥美的部份。
鮪魚解體
2013年,有一條在日本青森縣大間港捕捉的藍鮪吞拿魚王,於築地魚市場拍賣,222公斤賣1366萬港元(1554億日元)破紀錄天價,由東京著名連鎖店「壽司三味」的喜代村公司投得,平均每公斤70萬日元(6.15萬港元)。「黑潮市場鮪名人」的表演,吸引了數百名圍觀者,他的純熟刀法,才幾分鐘功夫,就將這條大吞拿魚中間的骨取了出來,贏來了全場熱烈的掌聲,我用照相機將整個吞拿魚解體過程錄影。
「黑潮市場鮪名人」的刀法,贏得圍觀者的熱烈掌聲
接下來是將剛切下的鮪魚肉出售,在長長人龍中能搶到一塊Toro也算有本事了,我們各顯身手,搶到幾碟,排隊去付款後,再到食堂「生」食,頗有茹毛飲血的感覺,也算開了眼界。我們又吃烤鮑魚和其他幾樣刺身,然後去逛市場。我一直機不離手,拍了許多魚市場海鮮照片。各人都買了不少東西,包括紀州梅酒和其他和歌山土特產。
「歐洲之門」令人以為到了歐洲
離開黑潮市場,由於要等巴士出市區,我們在「歐洲之門」拍照。都說日本人擅長模仿,將歐陸建築風格搬到這裡,照片中令人以為自己置身於羅馬、威尼斯、維也納,以為到歐洲旅行。
和歌山「黑潮市場」留影紀念
乘搭24號巴士去南海車站,五個人照樣付2550元,我們每人又買920元車票回難波。上網查看和歌山的歷史和其他景點,希望下次能再回來。
黑潮市場
回到酒店,將東西放下,然後去逛商品,去0101購物中心,由於嫌商品不夠高檔,又過對面高島屋,家姐買了一雙日本製造的小童鞋子八千元送給小澄澄,她們姐妹倆都看中自己喜歡的手袋,但日本營業時間是晚上八點就休息,恐怕來不及了。我們在高島屋關門前離開,去「京乃百年洋食」吃西餐,花了一萬二千多元。
高島屋是著名的百貨公司,專賣高檔貨
今天步行了13240步,8.33公里。明天就結束日本 之行回香港了,日本的消費很高,其中交通費非常昂貴,每程的車票由二百到九百不等,每天都要花可觀的一筆。紙幣最大面額一萬元,還有五千和一千,其餘是硬幣,有500、100、50、10、5和1元,身上總會有大量的硬幣。日本的電壓和插座與加拿大一樣,但汽車駕駛方向盤與香港一樣在右邊,只有大陸汽車方向盤與加拿大一樣在左邊。日本很少有垃圾桶,國民素質很高,自覺性特強,自己製造的廢棄物自己解決,有的帶回家拋棄,我們則帶回酒店丟掉,所以即使戶外極少見到垃圾桶,地上也不見一塊紙屑或一枝香煙頭。一個國家的國民修養,就應該從廢物處理和廁所衛生開始,如果連這最起碼的問題都解決不了,變成用鼻子就能找到茅廁,還談什麼文明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