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第968篇:《壽星》

今期收到遠在加西阿伯達省愛民頓黃國棟老詩翁三首七絕《九六述懷》,令我想起「詩壇九月五壽星」(汪溪鹿、伍兆職、何宗雄、黃國棟、吳永存)之佳話。於是到《詩壇》網頁上,找出歷年詩壇向各老壽星賀壽之詩詞,竟有數百首之譜,可謂歎為觀止。今人長壽,不再是「七十古來稀」,所以筆者認為,七十高齡方能稱之為壽,詩壇逾古稀者,佔了絕大多數,故有「詩能延壽」之說。
前排(左起):陳喜澄、劉聚富、吳永存、伍兆職、譚銳祥、雷一鳴、汪溪鹿、
譚健民、李文燦。後排(左起):黃明嬋(汪溪鹿夫人)、彭懷玉、冰玉(潘潔心)、
紫雲(馬新雲)、韓志隆、黎子、劉源、墨浪夫人、劉源夫人、
馮軍(李忠祜夫人)、墨浪(莫海波)、李忠祜、趙慧卿、黃耀梓、
唐偉濱、黃耀梓夫人、蘇瑛(雷一鳴夫人)、鄭石泉、
邱鳳英(吳永存夫人)、鄭惠明、白墨(盧國才)


《禮記‧王制》:「五十杖於家,六十杖於鄉,七十杖於國,八十杖於朝,九十者,天子欲有問焉,則就其室,以珍從。」古人八十歲可以扶杖上朝廷,九十歲,朝廷若要求見,天子必須親自到其家中就教,還要隨帶時鮮食品前往。可見敬老之傳統美德,上自君主,下至百姓,代代傳承。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智者樂,仁者壽,這六個字包含人生哲理,是每個老壽星身上都俱備的。許之遠老師曾於2010年9月贈詩四首,賀何宗雄校長78歲,伍兆職詩翁79歲,汪溪鹿詩翁81歲,吳永存詩翁83歲;2011年12月賀劉能松教授百歲;2016年「八一生朝感詠」自壽詩,賀譚銳祥壇主89嵩壽和墨寶,都是珍貴的賀壽詩,定妥為收藏。
前排左起:陳渥、海語、鄭石泉、雷一鳴、汪溪鹿、吳永存、譚銳祥、
何宗雄、伍兆職、譚健民、劉聚富、陳喜澄。後排左起:黃明嬋、
吳永存夫人、黃道超、紫雲、冰玉、雪梅、白墨、徐茹茵、
蘇朝、北極狐、王建華、唐偉濱。

法國薛世祺老師曾贈送《頌期頤專輯》和百歲詩詞多首(見《歐遊日記其一》),我收到最後的信件,是薛老104歲生辰感懷,字跡蒼勁有力,乃家中珍品。92壽星郭燕芝老師贈我《思佳客》墨寶時,他才76歲,我於2008年和2010年兩度赴港拜謁,師生相見之照片,尤其珍貴(見第767篇:《悼師》)。陳國暲老師2012年6月寄來他手書《沁園春──壬辰九十自壽》和七律《九十自壽步白墨、曾習之二君》,此乃最後遺作(見第886篇:《感悼》)。

其他幾位辭世詩翁,分別是101歲的溫莎劉能松教授(見第869篇:《聯儒》)、93歲的溫尼伯曾廷昌詩翁、89歲的吳永存詩翁(見第920篇:《永存》、第921篇:《追思》)、88歲的廣州王一洲詩翁、87歲的汪溪鹿詩翁(見第892篇:《鹿逝》)以及77歲的陳桂(子漢)先生(見第542篇:《桂折》)、76歲的泰國李少儒先生、76歲的蘇朝大姐、71歲的畫家姚奎先生(見第563篇:《悼別》)、70歲的金石家陳渥先生(見第719篇:《敬悼》)。七十歲以下者從略。

日前驅車到雷一鳴詩翁府上送交江麗珍新著《舒心漫筆》,雷公精神飽滿,神采奕奕,令人欣慰。這位92高齡的老壽星,有《勁草寒梅八五年》一書傳世,與吳永存詩翁皆是征戰沙場、保家衛國之詩壇儒將(見第877篇:《序文》)。

譚銳祥壇主今年虛齡九十,創立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凡18年,有《譚銳祥詩集》一書傳世(見第655篇:《儒商》)。

比譚公小一歲的李文燦師傅,曾榮獲「武術家成就獎」(見第625篇:《醫緣》),「各家詩詞集」有《李文燦詩集》24首。

與黃國棟老詩翁同住在亞省愛城的曾習之(任歐)老師,今年虛齡88米壽,曾經到訪滿地可,並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共餐,唱和多首,著有《紅楓片片情》一書傳世(見第287篇:《師情》)。

定居溫哥華88高齡的雷基磐詩翁,詩作近萬首,堪稱當代陸游,曾手抄15部詩集,許之遠老師主編《雷基磐詩選》三千首傳世。

伍兆職詩翁為了迎接87壽辰,正在密鑼緊鼓為其《伍兆職詩詞集(續編)》籌備中,伍老倚馬之才,詩湧如潮,是詩會中唯一每週從未斷稿的主將(見第745篇:《盧序》)。

與伍老同齡、只小一個月的譚健民詩翁,在「各家詩詞集」《譚健民詩詞集》中收進詩作245首,足以結集成書也。

何宗雄校長今年虛齡86歲,是法國里昂化學博士,他的《雪泥鴻爪七五年》出版時(見第646篇:《雅緣》),適逢78壽辰,曾在紅寶石酒家設壽筵,書贈《可余亭序》的許之遠老師,當日專程從多倫多前來祝壽(見第723篇:《賀壽》)。

吳瑞琪詩翁今年虛齡85歲,在「各家詩詞集」《吳瑞琪詩集》中有詩作22首。

許之遠老師82高齡,每天仍筆耕不輟,已出版書籍多種,其《論詩與詩人》乃文獻性著作(見第885篇:《詩師》)。

與許老師同齡、遠在加西溫哥華的李錦榮詩兄,是詩壇集詩書畫於一身的才子,他的書法自成一家,其律詩已臻爐火純青、隨手拈來之境界,我們有緣幾次相聚,留下難忘回憶(見《探親之旅其二其十九》、第716篇:《遊誌》)。

定居緬省溫尼伯的81歲鄭石泉詩翁,與雷一鳴詩翁都是湖南老鄉,其詩詞古樸清新,有白樂天的詩風,他曾在滿地可居住過,多次歡聚雅集,並於2010年10月出版《鄭石泉詩詞集》(見第728篇:《代序》)。

以上廿幾位除了子漢先生等五位之外,都是八十以歲的老壽星。據手頭資料,「詩壇」七十以上的詩家至少近十位,包括劉家驊李時宇馮雁薇、梅桂林(雪梅)、滿清海(海語),劉振利(懷石)等。相信詩能增壽,一定可以「坐八望九」、米壽、白壽、「坐九望百」、期頤、茶壽、二度花甲。如果詩會辦千壽宴,一桌就八、九百歲,兩桌就一千多歲矣!謹以此文,恭祝諸位老壽星:平安順利,百福臨門,福躬康泰,玉體綏和,吉祥如意,樂享天倫,延年益壽,海屋添籌,是頌!
(2017.09.15《華僑新報》第138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