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第921篇:《追思》

上週六(8月27日)中午,與譚銳祥壇主、雪梅、雷一鳴、劉源、韓志隆等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員,赴南岸達士殯儀館出席吳永存詩翁告別儀式,並見到汪溪鹿詩翁遺孀黃明嬋女士和眾多僑界名流。吳老九十嵩壽,靈堂上懸掛著十幾個白色花圈,正中四個紅色花圈,是吳老一子三女所贈,還有幾幅紅色輓詞,分別是馬英九、連戰、吳伯雄、洪秀柱贈送。吳老安詳躺在靈柩中,一大束紅花覆蓋棺木,是吳夫人邱鳳英女史所贈。追思會由劉占峰神父主持,雷一鳴詩翁在致詞時,朗讀他在《詩壇》發表的兩首七絕,並提及「書比人長壽」,希望吳老的兒女能為父親出版《吳永存詩詞集》留傳後世。我們瞻仰吳老遺容,向吳夫人及其家人致以真誠的慰問,祈願節哀順變。吳夫人感謝詩會各位詩友在《敬悼吳永存詩翁逝世紀念特輯》中數十首詩詞聯句,以及詩會之悼念輓聯。
吳永存先生追思會紀念冊

離開殯儀館,送譚公和雪梅兄回去,一路上和譚公回憶與吳老一起的點滴往事,歷歷在目。譚公感慨一番:「每次從醫院、殯儀館、墳場回來,眼看好友一個又一個走了,我的心情實在非常難受!」詩會成立十七年間,先後離世的詩友有:李少儒(2005)、林盛羽(2005)、區家相(2006)、子漢(2007)、姚奎(2007)、陳渥(2010)、郭燕芝(2011)、薛世祺(2014)、陳國暲(2014)、蘇朝(2015)、汪溪鹿(2016)、曾廷昌(2016)、王一洲(2016)、吳永存(2016)等人,頗有「花果飄零」之慨嘆。

吳老是2007年7月20日加盟詩會,他的《歐遊詩稿》記錄意大利娶媳婦和旅遊行吟,很受歡迎,其《神州遊》、《台灣遊》組詩,都是嘔心之作,全部彙集在《吳永存詩詞集》網頁中。翻查這十年日記,我與吳老多次聚首,出席譚公每年壽宴、詩會歷次雅集、榮光會春宴、榮民節和雙十節餐聚、歡送台灣代表任滿等等,不勝枚舉。而有幾次曾與吳老見面飲茶閒聊,倒是值得記下幾筆。
2010年6月6日(星期日)中午,吳老到唐人街中山公園出席第15屆全僑公祭大典,將一冊《抗日儒將吳逸志禮讚》贈我,是嶺南詩社豐順分社出版《豐順詩詞》特刊,內中有吳老的詩作和信件。

2011年3月26日(星期六)中午,與吳老於唐人街金豐酒家飲茶,他剛從多倫多回來,將許之遠老師新著《讜論有據》轉交給我,我也將新出版的《鄭石泉詩詞集》和《白墨詩詞集》相贈,他又送我一本三月份《僑協雜誌》。我們聊天到下午兩點許,然後開車送吳老到南岸他的住家,再拜訪吳夫人,吳老贈我一瓶法國紅酒,還有幾首詩稿,並希望我有時間給《僑協雜誌》寄些詩詞發表。
左起:伍兆職、白墨、譚銳祥、李大維、雷一鳴、吳永存合影
2012年6月24日(星期日)晚,在唐人街水天一色,我與吳永存、雷一鳴、譚銳祥一共五人,每人一首七律,贈別李大維代表任滿回台。2014年,我先後步吳老原玉送別劉志攻代表和周莉音公使,吳老將各詩友贈別詩製成幻燈片,在歡送酒會上播映。我還陪吳老與伍世文將軍見面、贈詩詞。

ˊ2013.06.09與伍兆職、吳永存一起探訪何宗雄校長時留影
2012年6月30日和12月8日,兩次與譚銳祥壇主、吳永存、伍兆職、李文燦等於福臨門飲茶,談詩論韻,並商討出版《滿城賡詠全集》事宜。吳老每次來電話邀請出席在畔溪酒樓餐敘,我都會赴約;曾經答應有空邀請吳老和諸詩翁到舍下喝茶聊天,這一邀約,如今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2013年6月9日,出席第18屆全僑公祭大典後,與吳永存、伍兆職兩公一起到南岸療養院探訪何宗雄校長。

剛才與雷一鳴詩翁通電話,他告知吳老遺體已經火化,一代將才,塵歸塵,土歸土,令人噓唏不已。這幾年多次去醫院和殯儀館,送走的親朋好友如走馬燈,不禁有點心寒。今天中午到《華僑新報》交悼詞廣告費時,與潘社長暢談一陣子,彼此對生離死別頗有感觸。某君幾天前還生龍活虎、神采奕奕,突然聞說患了末期癌症,危在旦夕;某公多月不見,遽爾傳來已經作古的噩耗。我們得出的共識是:身體健康比什麼都重要!首富能花千萬元買豪宅,但花億萬也買不回生命,那怕只想買回多一天。珍惜當下的每分秒、每個人!不要浪費活著的每一天,要活得快樂,活得有價值。

好友寄來大量有關保健的資料,有一則提到養生三件事:基本吃素、每天散步、保留糊塗。我幾乎很接近了。紅肉不吃,蔬菜汁不缺少,檸檬水蜂蜜照喝,每天七點和小女兒到公園跑步一個鐘頭五公里,至於糊塗,雖然凡事不能充耳不聞,但對看不順眼的事,剪不斷,理還亂,也就裝成糊里糊塗吧!例如,收到一大疊沒有平仄、胡亂押韻的「詩」,以前我會很認真的、一絲不茍的又修又改,大刀闊斧,絕不留情,現在已經沒有這股「勁」了,幸好有紫雲,能者多勞!她在「北美文苑」說詞論韻,請她幫個忙,給新友上幾堂啟蒙課吧!我若能早些「保留糊塗」,當初就不會得罪那麼多人啦!如今臨老覺悟,為時不晚。保持身心愉快,對生死諱忌,淡然一笑,等閒視之可也!

寫到這裡,援引吳永存「步韻並答謝江麗珍詩友“祝福何宗雄、吳永存兩位詞丈”」詩:「簫引鳳凰每現呈,知音好感有真誠。相欽何必曾相識,今後祈多賜點評。」(附江麗珍原詩:「一束芳馨萬里呈,未能謀面亦心誠。曾經瀟灑留清韻,何日騷壇再點評?」)真可謂「文壇佳話」也!
(2016.09.02《華僑新報》第13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