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1日 星期日

第1138篇:《書夢》

何宗雄校長遺著《雪泥鴻爪七五年》
奔波走遍天涯路,踏萬里、觀朝暮。歷盡滄桑衷曲訴,千篇隨錄,一生傾吐,難把春留住。
心中麗璧常思悟,無墨樓頭鑽書庫。看慣人間風雨度,彙詩裝冊,集文成賦,筆下情流露。
 ──《青玉案》書夢

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吟唱情緣閒作賦(姚洪亮)

 序
歲逢丙申霜降深秋,偷得半日閒暇,濡墨偶托遐情,以寄《吟唱情緣》諸友。念眾賢群彥,乃詩詞文賦之精英,早得蘭亭流觴之真諦。余拙筆微文以賦,恐有失眾友之高誼,然吾非為文而實為抒摯切之情,求嚶和之鳴,交海內之誼,唯德而敬,崇貴相尊。能覓知音於吟緣,幸甚!

共與同窗信有緣(姚洪亮)

同窗頌
僅以此文獻給巴黎《端華師生慶祝2000年聯歡會》。文中嵌入三位級任老師和同班65位同學名字(包括同音、近音字。)

某公三哭恨悔遲(姚洪亮)

重讀趙樸初四十餘年前寫的《某公三哭》,拍案叫絕。遂仿其體,依其韻自度一曲。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天涯盡處無芳草(姚洪亮)

穿越時空的隧道,隨流水泅向歷史的遠方,漫步行走在林間,看見一位拄竹杖、著芒鞋的老者在踽踽而行,那是東坡居士(蘇軾)穿行於人群之中。縱觀其一生,才華橫溢,怎奈生不逢時,那剛直不阿且又不合時宜的秉性,使其一生仕途坎坷,但卻收獲了崇高摯眞的愛情。蘇東坡似乎與王姓頗為有緣,原配夫人王弗,嫁到蘇家時才十六歲,紅袖添香,是蘇東坡的伴讀良友,可惜二十六歲便去世。不久,續娶了前妻的二堂妹王閏之,一位莊重能幹的大家閨秀,閏之病故後,陪伴著他風雨飄搖的是侍妾王朝雲, 一個患難與共的紅顔知己:

書中自有顔如玉(姚洪亮)

或許是天性,我喜歡看書,總愛在一个萬籟寂寂靜謐深深的夜,獨處靜守一片落寞凄凄,手執一本早已心儀鍾情慕名的詩書文藉,輕柔翻動書頁,像來自心的湖底悠然浮現的小舟駛進温馨的港灣,那夾帶飄起一絲書卷油墨的淡悠氣息,可以把頽廢、孤寂、憂鬱等蕭瑟之詞,都臆想成一抹凄美的詩情詞韻。 

掩拋詩卷夢東籬(姚洪亮)

一秋的夢,泊在暗夜裏遊蕩,空氣中夾著淡淡的菊香,施施而來,無意爭春,亦無心傲霜,菊花在百花齊放的季節隱綻,在爭芳鬥艷的日子裏傲然綻放出清高的美麗。

問世間情是何物(姚洪亮)

和妻子到三百多公里外去,為的是參加一位摯親的婚禮,新郎新娘都是 “苑上梅花二度,房中琴韻重調”的“新人”。婚禮簡單而隆重,簡單是糖果糕點取代宴席的排場,隆重是到市政府見證和簽署了婚書。正是:花開二度花復艷,月缺重圓月更明。

人不風流愧暮年(姚洪亮)

最早讀白居易(字樂天,號香山居士)的詩是《長恨歌》和《琵琶行》,這兩首膾炙人口的敍事詩,感情眞摯,描寫細致,音節和諧,眞是令人一唱三嘆,留給後人的無價瑰寶。每每讀到“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更感同身受。

爭奈嬌花不顧人(姚洪亮)

讀《長恨歌》的人都知道這是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故事,但知道江采苹與楊貴妃(楊玉環)的故事的人卻少之又少,其實,江楊兩人是唐明皇(唐玄宗)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中一對勢均力敵的情敵 如兩株奇葩一樣,爭芳鬥豔。

長恨歌聲不忍聞(姚洪亮)

今年夏天到東歐旅遊,途經捷克的瑪利亞温泉城( Marianske Lazen),本欲“温泉水滑洗凝脂”,但時間緊迫,只能匆匆享受那“礦泉水馥入焦唇,嬌滴細流洗旅塵。”的樂趣,品嘗著十數種不同味道的泉水,漫步於秀美峰巒與洋溢純歐式風味的小道上,一種“冷暖心知當自曉,嘗泉應念掘泉人。”的感覺涌上心頭,不期然地想起另一個心醉魂迷得叫人很不安分的地方—驪山温泉宮。那是歷代君王與妃嬪歡情的地方,是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為搏娘娘笑一笑,大好江山都不要。”的地方,是唐明皇(唐玄宗)與楊貴妃(楊玉環) “雲鬢花顔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的地方。

淚水不流別人田(姚洪亮)

或許,人生本來就是花開花落,如那片清幽的花園,無心的開,無奈的落。在這不經意的日子裏,不知道為什麽總會想起那淡淡的風景,當渴望陽光的日子凝聚時,卻演繹出各種意想不到的天氣。一直以來很少袒露心事,怕無處不在的情感躍於紙上,又怕文字的描述有所偏差,所以我的文字,只寫給用心感知的摯友看,不敢輕易落筆,可是,一個不小心,偏偏就揪出了心底的疼痛。原來在意一個人幷不在知冷知熱的貼己話,而是沉於心底那如天氣般隨時反復變幻所引起的那種心痛。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一百八十八:春從天上來(辛丑新正開筆)

辛丑春節(蔡麗華繪2021.02.10)

春從天上來
──辛丑新正開筆
盧國才
送鼠迎牛,正日麗雲天,韻滿書樓。瑞雪辭舊,陳史回眸。開筆墨淡詞柔。憶青絲華髮,有誰怨、歲月難留?壽常增,笑人生起落,世事沉浮。
新冠疫情肆虐,數百萬無辜,枉祭瘟侯。眾國封城,億民罹疾,庚子災禍全球。盼仙丹靈藥,祈辛丑、良策籌謀。再從頭,祝順心如願,夫復何求!

2021年2月15日 星期一

第1137篇:《疫年》

辛丑年正月初一(用三腳架自拍)

送鼠迎牛,正日麗雲天,韻滿書樓。瑞雪辭舊,陳史回眸。開筆墨淡詞柔。憶青絲華髮,有誰怨、歲月難留?壽常增,笑人生起落,世事沉浮。

新冠疫情肆虐,數百萬無辜,枉祭瘟侯。眾國封城,億民罹疾,庚子災禍全球。盼仙丹靈藥,祈辛丑、良策籌謀。再從頭,祝順心如願,夫復何求!

──《春從天上來》辛丑新正開筆

2021年2月12日 星期五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一百八十七:齊天樂

齊天樂
──送鼠迎牛感賦
盧國才
迎牛送鼠何須喜,年年賀詞如此。趕走新冠,驅除厲疫,憧憬宏圖真美。驚魂乍起。更節外生枝,毒株添幾。變異成千,藥苗研發永無止。
東風又吹萬里。正連天白雪,撰聯紅紙。豁達隨緣,樂觀知命,枯木逢春不死。詩心似水。問多少豪情,滿腔公理。來歲回眸,再從頭記史。

辛丑牛年新正開筆

春從天上來
──辛丑新正開筆
盧國才
送鼠迎牛,正日麗雲天,韻滿書樓。瑞雪辭舊,陳史回眸。開筆墨淡詞柔。憶青絲華髮,有誰怨、歲月難留?壽常增,笑人生起落,世事沉浮。
新冠疫情肆虐,數百萬無辜,枉祭瘟侯。眾國封城,億民罹疾,庚子災禍全球。盼仙丹靈藥,祈辛丑、良策籌謀。再從頭,祝順心如願,夫復何求!

2021年2月11日 星期四

庚子除夕撰聯

 
鼠去牛臨,送走新冠辭舊歲;
災除福至,迎來大運慶豐年。

2021年2月9日 星期二

第1136篇:《年關》

嘉珈幫小可兒、小樂兒設計的紅包送給外公外婆
迎牛送鼠何須喜,年年賀詞如此。趕走新冠,驅除厲疫,憧憬宏圖真美。驚魂乍起。更節外生枝,毒株添幾。變異成千,藥苗研發永無止。
東風又吹萬里。正連天白雪,撰聯紅紙。豁達隨緣,樂觀知命,枯木逢春不死。詩心似水。問多少豪情,滿腔公理。來歲回眸,再從頭記史。
 ──《齊天樂》送鼠迎牛感賦

2021年2月5日 星期五

不隨黃葉舞秋風(姚洪亮)

中國歷代才女,説到李清照,就不得不説朱淑眞。朱淑眞,號幽栖居士,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生於南宋初年,大約晚於李數十年生。她自幼聰慧,好讀書,才貌俱佳,風流蘊藉,詩詞書畫琴無一不擅,可與李清照比肩。 初戀時期的朱淑眞,在情人面前無所顧忌的神態,蔑視世俗,追求眞愛的內心情懷,可愛的形態躍然紙上,她的羞怯嬌矜活潑放誕令人憐愛:

左右為人合意難(姚洪亮)

我經常感嘆:做人難啊!有些事情,想得説不得,説得做不得,而又有些事情,想得做不得,做得説不得。不管男人女人都各自怨嘆著難為人。我覺得做人很難,而做詩則頗容易,且越覺艱難困苦之時,這種感受往往便愈強烈。

與誰箋上共裁詩(姚洪亮)

當我在困境迷茫的時候,尤其是在心情低落孤寂的日子,寫了幾首詩詞,發了多封電郵給朋友,希望在茫然裏會出現簡單的幾個字眼來瞧瞧我,讓我不再孤單,渴盼心靈能有一個可以傾訴的聲音,可總不見回音,心裏疑惑,究竟會有這樣的知音知心朋友?

賦到滄桑句便休(姚洪亮)

古人以詩詞為美,稱詩詞為抒情言志、寫景寄情的最佳方式,我喜歡詩詞,是喜歡漢語在詩詞中的豐富神奇、富有節奏韻律、高度槪括、精練優美的情態。於是,我開始學習寫作,運用幷不純熟的文字,信手塗鴉著殘章斷句,企圖把 一份根深蔕固的情殤,風般無痕的心事,任由自己把玩著心情。

墨痕猶鎖壁間塵(姚洪亮)

心中隱藏的故事很多很多,為了那份情緣,那份牽念,那份期盼,把自己沉默在喧囂的塵世間,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處或深或淺的傷痕,一旦被揭開,人的情感將全綫崩潰,只留下一個人默默去面對絲絲縷縷的思緒和斷斷續續的纏繞。人的情感旣給人甜蜜的想像,又給人實在的苦痛。瞻之在前,渺之在後,若即若離,就像身邊的影子,永遠在不遠處引誘我不顧命地追逐,卻又不給我一絲半點的機會,明明知道那影子是不可能捉住的,卻還要終身不渝地趨之若鶩。

醉入詩魂夢若癡(姚洪亮)

天漸漸變冷,夜色也逐漸幽深,秋來了,雨來了,秋雨纏纏綿綿,絲絲繞繞擾著我的心,景在秋色,情在秋思,似乎把一份甜蜜承諾的思念編織到我的夢中,於是,隨手翻開那幾本唐詩宋詞,輾轉纏綿於那寫滿了絶妙天下的風情萬種,讓自己把心靈細語凝聚在那墨香縟節的字裏,尋找一絲温暖。

莫向秋風鎖愁情(姚洪亮)

巴黎的秋天來得驟然,醒來時,睡眼惺鬆,寒氣襲人,一雨捎來秋意濃,風住塵香花已盡,稀落的是葉,淡柔的是心,稠凝的是墨,纏拂的是情。從古至今,秋凉的季節不知背負著多少文人墨客的情緒:詩聖杜甫的秋興八首,時而慷慨悲歌,時而低迴吟望,意境高渾,傳誦千古;初唐四傑之首的王勃一句"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而享譽千載;金屋藏嬌的漢武帝劉徹吟唱"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秋意盎然了兩千多年。

懶穿幽徑凡花鳥(姚洪亮)

由於得到諒解與支持,加上老板親自誠意挽留與安撫,更重要的是拾不得放棄自己喜愛的工作和融洽相處的同事,我還是暫時收回辭職的決定,確實,這年頭和這把年紀,重新再尋找一份合適的工作,是件不容易的事。但面對老板娘那反反復復的無理取鬧與事後的道歉,我是忍受不了的,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走出這公司的大門。

情義悠悠擾我心(姚洪亮)

媽終於出院了,媽在春節前作了一次不小的手術,給我們全家人帶來不少擔憂,但媽有了幾年前動手術的經驗,似乎看得很平常,還笑說這次手術把我們這些當兒女的鐵飯碗給打破了,在電話裏再次聽到媽出院後的笑聲,完全是發自內心而沒有半點隱藏憂慮的開朗,我牽掛的心也踏實了許多。

一網情深織夢人(姚洪亮)

原來不只是法國天空陰霾﹐大雨滂沱,在遙遠的地方,在有人類或無人地帶,都有陰晴圓缺,都有悲歡離合。人,爲何總愛多愁善感?夢,爲何總會殘缺易醒?難道真的是無愁不成詩?無悲不成文?

人生若只如初見(姚洪亮)

踏入八月,巴黎明媚的陽光,迎來了遠方的友人,除有隔別了三十餘年、從加拿大來的愛華表妹;還有同樣在戰火中分隔三十餘年而又久慕大名的高中年代同級不同班來自澳洲的老官夫婦和江老師;有初中時期同校同屆不同班而後又和我太太情同姐妹來自香港的慕蘭姐;有柬埔寨一身珠光寶氣的沈姓同窗。

雲破月來花弄影(姚洪亮)

心情被這些天不斷折磨的我走在巴黎聖母院的賽納河畔,踩著路燈下斑駁的樹影,默默的獨行,行走在那條心中滿負憂傷而又鋪著淡淡月光的小路,彎彎曲曲地漫步在歲月的旅程中,歲月的惆悵越走越濃。隨著悠然的、含蓄的、無言的徐徐晚風,月光沖破雲層透過樹葉花枝的間隙,拉長了我的身影,像手指撥動著盈盈柔弦,輕曲彈唱,恰似灑落人間那一汪深情的淚。花葉輕盈的舞動,猶如蝶兒的輕語,淹沒了心靈的狂燥,我欲隨風漫舞,在優美旋律中踏著幽靜寂寞的節奏,身後留下一路搖曳的身影……

草木中人試啜茶(姚洪亮)

星期日參加了二姨子的小女依莎貝兒十八歲生日會,剛記得二姨子喜得千金滿月時的聚餐,一轉眼,依莎貝兒已是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生日會是孩子們歡樂的天堂,七八歲的一群圍在一塊玩電子遊戲,十幾歲大的幾個在上網,就剩下我們幾家人這些“老古董”坐在一角,在烹茶嘗餅之餘,免不了又“東家長西家短南北兩家的兒女不好管”地大談闊論。

誰復能尋傾蓋友(姚洪亮)

我家露臺的欄杆上常常有一只鴿子以一種似乎很友善的姿態停著,已有好些日子,使我對牠頗感興趣,一種由衷的友好使我想去接近牠,它好象意識到什麽,但當還沒等我靠近牠時,就飛得遠遠的,從此,這只鴿子再也沒飛臨我的窗口。

紊緒分衢滿一車(姚洪亮)

在巴黎星羅棋布的地鐵,每天都為百萬計的乘客提供服務。車廂內的乘客不管是坐著或站,都在匆匆忙忙自己的為自己的短暫行程忙碌著、悠閒著。

2021年2月2日 星期二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一百八十六:永遇樂

永遇樂
──古人典故今何有?
盧國才
落帽題糕,挑燈看劍,倚欄折柳。馳騁揮鞭,蹣跚倒屣,典故今何有?屠蘇應節,桃符送歲,約定俗成誰守?古書中、文人描繪,幾番信疑猜否?
詩留紅葉,爐添香獸,剪燭西窗星斗。把盞飛觴,齊眉舉案,梁孟真佳偶?才高倚馬,書多充棟,怎覺誇張海口。最常見、孤舟釣月,寒天煮酒。

2021年2月1日 星期一

第1135篇:《仿古》

家裏藏書中部份典故辭典

落帽題糕,挑燈看劍,倚欄折柳。馳騁揮鞭,蹣跚倒屣,典故今何有?屠蘇應節,桃符送歲,約定俗成誰守?古書中、文人描繪,幾番信疑猜否?
詩留紅葉,爐添香獸,剪燭西窗星斗。把盞飛觴,齊眉舉案,梁孟真佳偶?才高倚馬,書多充棟,怎覺誇張海口。最常見、孤舟釣月,寒天煮酒。
 ──《永遇樂》古人典故今何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