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5日 星期五

誰復能尋傾蓋友(姚洪亮)

我家露臺的欄杆上常常有一只鴿子以一種似乎很友善的姿態停著,已有好些日子,使我對牠頗感興趣,一種由衷的友好使我想去接近牠,它好象意識到什麽,但當還沒等我靠近牠時,就飛得遠遠的,從此,這只鴿子再也沒飛臨我的窗口。


我心中一陣茫然,於是想起不久前的一件事:我沒有任何居心,只想表達我對某人的一份好感,而他卻用一道懷疑的目光竪起一道墻,把一切封閉起來,甚至連以前的那份友誼也收了回去。從此,我不敢輕易表示什麽,只是怕失去那份已有的美好,只好把那份默默的情懷藏在心底。
我越來越看不懂什麽是眞實什麽又是虛擬,殘存的一點意識告訴我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因為過多的戒備與冷漠,許多時候拒絶多於接受,使這个世界變得冷漠無情而又沉悶枯燥。朋友之間的往來,還是淡泊一些好,淡淡的問候沒有造作,淡淡的笑只有眞誠,淺淺的交情避免透支,古之所謂刎頸之交,陳義過高,非常人所能及。君子之交淡如水,因為淡所以不膩,才能持久,眞正的朋友是彼此之間的一種默契,一種心領神會。電視劇《烽火佳人》中有一句臺詞:“酒肉朋友不如言語知己,言語知己不如文字神交。
白首如新,傾蓋如故,那只是說說而已,有些人即使不認同,表面上還是做到面面俱圓、滴水不漏,對這些人,根本不屑虛與委蛇。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個白首如新的朋友,也要將那些帶著面具的人從交往行列中剔除出去。
(2007.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