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爭奈嬌花不顧人(姚洪亮)

讀《長恨歌》的人都知道這是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故事,但知道江采苹與楊貴妃(楊玉環)的故事的人卻少之又少,其實,江楊兩人是唐明皇(唐玄宗)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中一對勢均力敵的情敵 如兩株奇葩一樣,爭芳鬥豔。


江采苹(梅妃) 不僅長於詩文,還通樂器,善歌舞,而且嬌俏美麗,氣質不凡,是個才貌雙全的奇女子。恬靜嫻雅、端莊明媚、纖麗秀雅的江采苹比楊貴妃進宮早十九年之多,從小就喜愛和她一樣淡雅的梅花,令玄宗由衷敬佩,為之傾倒,因此封她為梅妃。然而,當豐滿、冶艷,渾身散發嬌情媚態的楊貴妃出現之後,玄宗開始目眩神迷。為了爭寵,楊貴妃與梅妃自然展開了明爭暗鬥,戰鬥異常激烈。她們的戰鬥,表現出來的是一篇篇有感而發的詩文。梅妃寫了一首詩:  
撇卻巫山下楚雲,南宮一夜玉樓春。
冰肌月貌誰能似,錦繡江天半為君。
詩中表面上讚嘆楊貴妃的美貌,其實際上是在諷刺侍奉二君,楊貴妃原來是唐玄宗的兒媳,不顧人倫,從壽王府中轉入皇宮,竟然鑽進了公公的被窩,迷惑皇帝,耽誤朝政。
楊貴妃讀罷,立即反擊:
美艷何曾減卻春,梅花雪裏減清眞。
總教借得春風草,不與凡花鬥色新。
詩中的含義是説梅妃瘦弱無寵,哪能與新春的鮮花爭奇鬥艷呢!“由來只有新人笑,有誰聽到舊人哭”。
每個女人,或多或少都會遇到情敵,在確定不能够離開自己男人又不得不面對情敵的時候,就應該打起幾倍的精神去面對,面對的只有兩條路:要嗎打,要嗎撤。打,當然不是指打架,是指主動的應對挑戰。撤,就是放棄,或者承認失敗,或者説這酸葡萄似的男人不要也罷。有時候為了保護和搶回自己的幸福,那些天性中就有阿修羅血液的女人,不得不變成魔鬼,越戰越勇。
而男人總是貪新忘舊,嘗遍葷味之後又想試試素味的唐玄宗度過香艷之後,不由思念淡雅。在梅瘦環肥之中,他把所有的心思都轉移到楊貴妃身上,漸漸冷落了梅妃。梅妃的愛情從此陷入了困境,無奈之中,作了《樓東賦》來抒發離棄的哀怨:
玉鑑生塵,鳳奩香殄,懶蟬鬢之巧梳,閑縷衣之輕練,苦寂寞於蕙宮,但凝思乎蘭殿,信摽落之梅花,隔長門而不見,況乃花心颺恨,柳眉弄愁,暖風習習,春鳥啾啾。樓上黃昏兮,聽鳳吹而回首,碧雲日暮兮,對親月而凝眸。温泉不到,憶拾翠之舊遊,長門深閉,嗟靑鸞之信修。憶太液清波,水光浮蕩,笙歌賞燕,陪從宸旒,奏舞鸞之妙曲,乘匣鷁之仙舟,君情繾綣,深敍綢繆,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無休。奈何嫉色庸庸,妒氣冲冲,奪我之愛幸,斥我乎幽宮?思舊歡之莫得,想夢著乎朦朧,度花朝與月夕,羞懶對乎春風,欲相如之奏賦,奈世才之不工。囑愁吟之未盡,已響動乎疏鐘。空長嘆而掩袂,躊躇步於樓東。
此賦情辭讀來凄婉動人,實屬唐賦中之名篇,篇幅短小精悍,文字工整,對仗從容,情眞意濃,感人肺腑。
女人是水做的,女人應該用上天賦予的柔情化成利劍來斬斷男人心頭的情絲。唐玄宗看完《樓東賦》,舊情難忘,懷著一種憐憫和補償的心理對待梅妃,派人送去一串珍珠,梅妃見珍珠,觸景生情,無限傷感,絶然將御賜的禮品退回,還怨説:你皇帝清心寡欲的來見一面,我就滿足了,那一串珍珠慰藉不了我的寂寥,遂即寫了一首詩,夾在珍珠裏退還給玄宗。詩云: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
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安史之亂,唐玄宗攜楊貴妃逃往西南,倉猝之中沒有來得及帶走上陽東宮的梅妃。長安陷落,梅妃落入賊兵手中。有人説她被安祿山的亂兵殺死,有人説她投井自盡,也有的故事説,多年後,官軍收復長安,在一棵枯梅樹下找到了梅妃的屍體。此時垂垂老矣的唐玄宗,旣失去楊妃,又愧對梅妃,往事又一幕幕在他眼前浮過,對著梅妃的畫像,他滿懷傷痛地寫下這樣一首詩:
憶昔嬌妃在紫宸,鉛華不御得天眞。
霜綃雖似當時態,爭奈嬌波不顧人。
暮年的唐玄宗想到輝煌一時的大唐盛世也在他的手中結束,想到他心愛的兩個女人找到生命的歸宿,思念往昔種種恩愛:植雪梅、品醪茗、沐温泉、蕩清波、賞笙歌、舞翩躚、詠詩賦,情深綣綣,而今卻“花開易落似郎意,流水無限如濃愁”。
擁有時不珍惜,失去時才懷念。苦苦爭來的寵愛富貴,終成雲烟。在明皇,恩愛已逝;在楊妃,長恨無絶;在梅妃,終難釋懷。
(2008.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