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1日 星期日

第1138篇:《書夢》

何宗雄校長遺著《雪泥鴻爪七五年》
奔波走遍天涯路,踏萬里、觀朝暮。歷盡滄桑衷曲訴,千篇隨錄,一生傾吐,難把春留住。
心中麗璧常思悟,無墨樓頭鑽書庫。看慣人間風雨度,彙詩裝冊,集文成賦,筆下情流露。
 ──《青玉案》書夢
澳洲黃玉液(心水)先生十四冊著作封面

收到澳洲作家心水兄來函,告知其長篇小說「《怒海驚魂》一書已完成英譯,正在由剛高中畢業的外孫女協助校對。等校對完畢,在新加坡工作的三兒子將協助尋找英文出版社。」又透露「雜文集《散沙族群》(約十三萬字)已編輯好,等疫情消失後再出版。這將是第十三部出版的著作。」

心水兄還附來十四冊書封面,其中兩本是再版,包括長篇小說與詩集各兩本、散文集與微型小說集每類四冊、以及尚未出版之雜文集一部。這十四冊中除了自購《沉城驚夢》,其餘八冊獲作者寄贈。

來函中,心水兄語重心長的寫道:「您的著作極豐,散文、詩詞等作品名聞遐邇,至今我的無相書齋,書櫃中仍沒有尊著?寒舍十二公里內的六家公立圖書館及中文新金山圖書館,也無尊著可供讀者借閱。」「曾建議吾兄抽空編輯整理成書,到臺灣秀威公司出版。作者只要以訂價的六折優惠,回購三百本即可。自己校對可減少錯字。請再考慮我衷心的建議,讓中外圖書館及澳洲首都國家圖書館的書庫,留存您的心血著作。」「期待能收到大作書冊,將代寄首都及墨爾本圖書館」。

《白墨詩詞集》

收到電郵後,我的思潮起伏,浮想聯翩。這些年,文友、詩友、同學紛紛先後出書,寄贈之書數量不下百本,他們都與心水兄一樣,希望我能將《麗璧軒隨筆》中千餘篇文章分門別類,結集成書,早日彙編出版。然而,事與願違,諸多阻撓,書夢難圓;雖然早已退休,日子仍然忙碌不堪,分身乏術,很多書稿都擱置一旁,堆積如山。早在去年七月,心水兄就為我出書的事操心,幫忙聯絡臺灣秀威出版社編輯部主管,而我一直猶豫不決,舉棋未定,後來由於《攜手同遊》旅遊日記收編太厚,超過850頁,彩色照片逾千幀,不符合秀威公司的要求,最終唯有求助於張嘉先生在滿地可付印,但又適值政府執行宵禁封城等嚴厲措施,原計劃再次拖延,甚至有「胎死腹中」的預兆。

 近日長女為我聯絡一位魁北克老外出版商,他在中國大陸有分公司生意,答應將《攜手同遊》旅遊日記交給大陸專業人士負責重新排版,統一紙張尺寸,並設計該書封面,如果進行順利,便可成書。兩女說這本《攜手同遊》是作為明年結婚40週年紀念冊,所以一定要盡善盡美,不能馬虎。

一套《大辭海》售價3780元人民幣

真是夜長夢多,好事多磨,我知道急也急不來,一切順其自然。朋友勸我要接受電子書的時代新潮流,紙版書已瀕臨淘汰邊緣,就像寄賀年卡已逐漸被電郵取代,新事物的歷史車輪正無情的滾滾而來,摧枯拉朽,勢不可擋,我還熱衷於網上購書郵寄到家,人家已下載數以百千計的電子書在平板電腦和手機上閱讀。一部38卷42冊的《大辭海》,在「京東」售價是3780元人民幣,僅運費到加拿大就已是書價的好幾倍,如果能下載電子書,既不必騰出書架來放置,還可方便索查。但我的腦筋始終扭轉不過來,仍然認為「翻」書比較親切和實在,一書在手的感覺,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陳桂(子漢)先生贈送之部分書籍

子漢(陳桂)先生逝世14週年之際,我想起2007年1月30日到多倫多見他最後一面時,他告知將所有藏書都贈我,並囑咐我去其家中將書架上的書運回滿地可,當時我拿了31本;同年7月15日,我再到多倫多,在張清姻兄家的車庫裏又搬走了陳桂先生留給我的80本書,包括25冊《全唐書》。兩次一共111本,子漢先生曾在電話中說過:「我買的書都沒有簽名,因為將來我走後這些書都將送給你。」我立即打斷他的話:「陳先生,不許說不吉利的話。您一定會長命百歲!」如今,每次我翻開嶄新的《辭海》、《辭源》、《辭彙》,或查閱厚1150頁的《中華韻典》、1565頁厚的《元曲鑒賞辭典》,高高瘦瘦的子漢先生彷彿就在我身旁,這個印象,在我有生之年會一直留在腦海。

陳桂(子漢)先生贈送之《全唐詩》

感謝為我出書之事盡心盡力的心水兄,我會抽空將專欄分類,每百篇成冊,應該有十冊,再細心校對,然後寄給秀威公司出版。這也將是繼《白墨詩詞集》以後,首次出版文集。我主編詩壇多年,為他人做嫁衣裳,輪到自己「出嫁」,束手無策,不知取捨,正所謂「敝帚自珍」,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如果有一位眼光獨到的高人給我指點迷津,引領我走出千篇隨筆迷宮,事半功倍矣。

牛年萬事亨通,丑歲雙贏得利,積極期望,樂觀預測,夢想成真。除了疫情減緩,也包括百業復興,民安國泰。這可是牛年大事,相對而言,出書之事,小菜一碟罷了。想起還有很多著作等身的詩友、文友,他們不急於出版個人專集,並不影響他們的豐碩成就。想到這裏,就心安理得也。

《雷基磐詩選》

「書比人長壽」, 看到家裡藏書中,何宗雄《雪泥鴻爪七五年》、《子漢詩詞集》、《鄭石泉詩詞集》、陳國暲《寒香燕詞草五百首》、薛世祺《跨世紀前塵錄》等遺著,感慨萬千。寫到此,剛好小婿來拉娃,送了兩大袋書籍和郵票、明信片給我,是他伯父的遺物,我手捧胡熾銘姻親遺贈的好書,包括《塵封的珍書異刊》、《故紙遺音》、《解讀晚清明信片》等,睹冊思人,熱淚盈眶,不能再寫下去了。

胡熾銘姻親遺贈之部分書籍
(2021.02.25《華僑新報》第15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