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天涯盡處無芳草(姚洪亮)

穿越時空的隧道,隨流水泅向歷史的遠方,漫步行走在林間,看見一位拄竹杖、著芒鞋的老者在踽踽而行,那是東坡居士(蘇軾)穿行於人群之中。縱觀其一生,才華橫溢,怎奈生不逢時,那剛直不阿且又不合時宜的秉性,使其一生仕途坎坷,但卻收獲了崇高摯眞的愛情。蘇東坡似乎與王姓頗為有緣,原配夫人王弗,嫁到蘇家時才十六歲,紅袖添香,是蘇東坡的伴讀良友,可惜二十六歲便去世。不久,續娶了前妻的二堂妹王閏之,一位莊重能幹的大家閨秀,閏之病故後,陪伴著他風雨飄搖的是侍妾王朝雲, 一個患難與共的紅顔知己:


水光瀲灔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濃裝淡抹總相宜。
波光瀲灔的西湖,由於天氣突變,陰雲敝日,山水迷濛,成了另一種景色。湖山佳人,相映成趣,蘇東坡靈感頓至,揮毫寫下了傳頌千古的描寫西湖佳句“飲湖上初睛後雨”,而實際上寄寓了蘇東坡初遇王朝雲時為之心動的感受。
蘇東坡是性情中人,對前兩任妻子的感情不忘,對身邊的人都有敬愛憐惜之心,都會將一份温暖去感謝、回報生活中的每一個人,他的情意高尙眞摯,從不虛僞,永不背叛自己的感覺。
一個沒有才華,沒有情感的男人,永遠得不到女人的喜歡和敬佩。
蘇東坡與王朝雲的愛情生活,堪稱是中國古代才子佳人的愛情典型。朝雲憑著對藝術生活的了解與體驗,對細膩感情的把玩品味,眞正走進蘇的人生晚年,感到普通人情感的高尙與珍貴,她在蘇困迫和最需要安慰的時候,自願付出巨大的犧牲,隨著南遷,緊緊相隨,無怨無悔,所以蘇東坡對她的知遇之感亦特別深厚。一次,蘇東坡指著自己的腹部問圍坐在自己身邊的人:“你們有誰知道我這裏面裝些什麽?”人們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來有的答:“文章”,有的説:“見識。”對於這樣的回答,蘇東坡都搖頭否定。最後,站在一旁的王朝雲微笑著説道:“您肚子裏裝的全都是不合時宜。”蘇東坡聞言贊道:“知我者,唯有朝雲也。”
又一日,蘇軾和朝雲在花園閑坐,正値秋霜初降,落葉蕭蕭之際,蘇軾凄然有悲秋之意,吩咐朝雲拿酒來,唱《蝶戀花—花褪殘紅》一詞。朝雲剛開口,還未唱就已淚滿衣襟。蘇軾問她為什麽感傷,朝雲説:「我最怕唱到詞中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兩句,觸景生情實在太傷人了。她如何能不傷感?她唱《蝶戀花》凄然不成歌,是因為她體會到其中所包含的曠達與感傷相雜的情懷,正是明白他是那樣豁達寛和的人,實在不該受這樣的磨難才替他傷感。
花褪殘紅靑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墻裏秋千墻外道。墻外行人,墻裏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蘇東坡有此知心紅顔,死不足惜。
生活給過我一些快樂、悲傷、幸福、痛苦⋯⋯當我覺得孤獨病痛的時候,是否也有人為我送來一片冬日的陽光,温暖我的心房?年末的寒意從心底衍生出疼痛,指尖蔓延著陌生的冰冷,臉上的冰凉原來只是無望的淚水,像一圈漣漪蕩開,一層層緩緩消失。
造物弄人,這樣一位善解人意的年輕女人幷沒有陪伴老邁的蘇軾走完他的人生之路,到了惠州後,王朝雲在為蘇東坡生子時,因産後失調,身體十分虛弱,雖終日與藥為伍,卻總難恢復,於是就皈依佛門,希望佛能保佑,天天誦經求佛,病情不見好轉。 朝雲臥病,東坡為賦《三部樂》詞曰:
美人如月,乍見掩暮雲,更增姸絶。算應無恨,安用陰晴圓缺。嬌甚空只成愁,待下牀又懶,未語先咽。數日不來,落盡一庭紅葉。  
今朝置酒強起,問為誰減動,一分香雪。何事散花卻病,維摩無疾。卻低眉、慘然不答。唱《金縷》、一聲怨切。堪折便折。且惜取、年少花發。
不久,王朝雲便帶著不捨與無奈溘然長逝,年僅三十四歲。臨終前她緊執東坡的手意蘊深長地説:「世上一切都為命定,人生就象夢幻泡影,又象露水和閃電,一瞬即逝,不必太在意。」這番話幷不只是她皈依佛門後悟出的禪道,其中寓藏著她對蘇東坡無盡的關切和牽挂,生前如此,臨終亦如此。朝雲死後,蘇東坡將她葬在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栖禪寺大聖塔下的松林之中,幷在墓上築六如亭以紀念她,亭柱上鐫有一副楹聯:
不合時宜  惟有朝雲能識我
獨彈古調  每逢暮雨倍思卿
都説美麗的情感,經不起時間的打磨,或許每個人都有一些或多或少的情感經歷,得不到的東西,會一直以為她是美好的,於是總在患得患失中,無法平穩自己的心境,無法忘掉往昔,不小心又錯失了今時。
蘇東坡對王朝雲的日日懷念,化成夜裏幽夢,他常在夜裏夢見王朝雲返家,還為年幼的兒子授乳,每次來總看到她衣衫盡濕,問其原故,答道 “夜夜渡湖回家所致。”蘇東坡醒後大為不忍,於是興築了湖堤,以避免王朝雲前來入夢時再濕衣衫,此堤便是有名的「蘇公堤」。堤成之日,當夜就夢見朝雲來謝,音容笑貌一如生前。這時的蘇東坡已是心身極憊,生活中只剩下對往昔的回憶和懷念了,尤以對朝雲的懷念為最多,有一首詞:
西江月
玉骨那愁瘴霧?冰肌自有仙風, 海遷時過探芳叢,倒挂綠毛麽鳳。
素面反嫌粉涴,洗妝不褪唇紅, 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茫茫人海,紅塵萬里,有人擦肩而過,有人生死與共,曾經遇見過、失散過、誤會過、蹉跎過、交錯過,到年老仍赤心一片,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這就是緣。是你的,即使是一片雲雨的天空,也可以看到彩虹;不是你的,即便是一叢艷麗的鮮花,也是別人擁有的花園。
王朝雲走了,她的愛、她的眞、她的一笑一顰全留在蘇東坡的心上,也留在惠州大聖塔下的松林之中。今天,再次想起這對才子佳人的悲歡情愁,也不禁為之唏噓,心中不禁唱起那首《杯水情歌》:男人如杯,女人似水,男人用杯的度量和寛容護著女人的心扉。温柔纏綿的曲調,闡釋著一種感悟,隨著音樂牽動我的心飄向林間……。
(2008.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