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6日 星期二

書中自有顔如玉(姚洪亮)

或許是天性,我喜歡看書,總愛在一个萬籟寂寂靜謐深深的夜,獨處靜守一片落寞凄凄,手執一本早已心儀鍾情慕名的詩書文藉,輕柔翻動書頁,像來自心的湖底悠然浮現的小舟駛進温馨的港灣,那夾帶飄起一絲書卷油墨的淡悠氣息,可以把頽廢、孤寂、憂鬱等蕭瑟之詞,都臆想成一抹凄美的詩情詞韻。 

今夜一口氣把林語堂先生的《蘇東坡傳》讀完,十分震動,他把蘇東坡在黃州的境遇和心態寫得透徹淋灕。蘇東坡以一個流放罪犯的身份,也帶著官場和文壇潑給他的渾身髒水走進黃州、貶謫黃州,朋友們都疏遠了他。誰都知道蘇東坡原本是個樂呵呵的大名人,有很多朋友,日復一日的應酬,連篇累牘的唱和,幾乎成了他生活的基本內容,如今被冤受貶,朋友們不僅不來信,而且也不回信了,不願意寫一兩句哪怕是問候起居的安慰話。
人與人的關係歷久以來就是繫在這麽一條脆弱的絲綫,錦上添花的繁華盡處之後的嚴寒,有誰雪中送炭?
無怪蘇東坡在給一位朋友幷特別注明不要給別人看的信中説:「得罪以來,深自閉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間,與樵漁雜處,往往為醉人所推駡,輒自喜漸不為人識。平生親友,無一字見及,有書與之亦不答,自幸庶幾免矣。」我們一生中會遇到許多人,能坦誠相待,相知相交的有幾人?蘇東坡這個文化人的這種精神上的孤獨無告的獨白:"有恨無人省",沒有比這更痛苦。他用極美的意境道盡了這種精神遭遇:
《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渺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
蘇東坡一生為情所重,也自多情多義,愛恨分明,在亡妻王弗埋骨的山崗,親手栽種三萬株松苗,以伴靑冢,幷結合自己政治生涯中的不幸遭遇和無限感慨,形象地反映出他對二十六歲亡妻永難忘懷的眞摯情感和深沉的憶念,在妻子亡逝十年後,又寫下悼詞:
 《江城子》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凉。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王弗死後四年,在蘇王雙方家庭安排下,續娶王弗的堂妹王閏之。王閏之自幼傾敬姐夫,蘇東坡寫《江城子》,她也知道,更沒有嫉妒和埋怨之心,即使蘇東坡納了王朝雲為侍妾,也不覺得委屈,她與蘇東坡相伴了他生命中宦海浮沉的二十六年。王閏之性格柔順賢惠,她十分朋确自己的見識也許比不上王弗,主要責任就是照顧好丈夫,以及堂姐的孩子和自已生的孩子們,使丈夫深感在家的温暖。蘇東坡在生活中實際上有不少怪毛病,一是鼾聲如雷,二是早晚都要梳頭洗澡等。誰都知道,令任何人都心煩頭痛的是與鼾聲如雷的人共眠,可她不僅忍耐了,還總結了一套自已能入睡的方法。蘇東坡有時在外面碰上不順心的事,在外又不便發火,就悶在心裏,可一回到家,遇到很小的事他就像找到了出氣筒一樣,傾刻暴發出來。她便説:「您整天悶坐獃想,我弄菜給您飲酒解悶就好了?」可見她多細心和有耐心。為此,蘇東坡還寫了首詩記述當時的情景誇奬王閏之,説他事後很感慚愧,太太不僅給他温酒,還好言安慰,使他很快慰。雖然這些都是平凡的生活小事,但卻體現了她是一位很了解丈夫的賢慧女人!事實也證明,蘇東坡的許多創作,王閏之起了不少作用,正如當今人們常説的那句一位成功男人的背後,一定有位好女人!
王閏之也幷非沒有藝術細胞。一天晚上,堂前梅花盛開,月色鮮霽,王閨之叫蘇軾請朋友到花下飲酒,她説:「月勝如秋月,秋月令人凄慘,春月令人和悅。」蘇軾大喜説:「誰説我的老妻不會寫詩?她一出口就是詩人的話語!」為了記住這段佳話,東坡特意寫了一首詞:
減字木蘭花—春月
春庭月午,影落春醪光欲舞。步轉回廊,半落梅花婉換香。
輕風薄露,都是少年行樂處。不似秋光,只與離人照斷腸。
可惜王閏之先於蘇東坡去世,讓蘇再遭打擊,淚盡目干。親自寫了祭文,承諾惟有同穴,尙蹈此言。還請他的朋友、著名畫家李公麟畫了十張羅漢像,在和尙給亡妻誦經超度,獻給了妻子的亡魂。之後的十年,蘇東坡幷未再婚,直至病逝後,兩人如諾合葬一處,關愛終世,生不同日死同穴。
我是一個對文字有好感的人,喜歡看文字,更喜歡寫文字,常常一個人靜靜地手不釋卷將自己放置於某個故事、某種意境裏充當各種各樣的角色。生活在一個缺少愛意和關懷的人間,沒有經歷過苦痛,或是痛得不够深刻,那才是眞正的一種悲哀。我不敢奢求如蘇東坡那樣伴讀書香有紅袖,一生有幾個紅顔(藍顔)知己,我只希望有一雙臂肘像一個温馨的海灣,給我帶來安謐和温暖。
不管書中是否有顔如玉,是否有黃金屋, 閲讀這帶著油印墨香的黑色方塊字,在寒冷的秋夜,也會如同在夏日陽光中為我聚集起一方明媚空闊的天空,等待著我悄然舒放和自由翺翔。
(200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