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第1027篇:《詩話》

《全唐詩》沒有任何標點符號
寫詩講韻,填詞按譜,而「詩話」是總結前人創作經驗。《彥周詩話》:「詩話者,辨句法、備古今、紀盛德、錄異事、正訛誤也。」本欄寫過《詩品》,提及南朝梁劉勰的《文心雕龍》和晚唐司圖空的《詩品》,而章學誠《文史通義》也是學詩者必讀之課。還有歐陽修的《六一詩話》、嚴羽的《滄浪詩話》,都是必修之經典。填詞不能不讀王國維的《人間詞話》,當代詞家葉嘉瑩的詞論系列,是濃縮古人精華的佳品。家中藏書,詩話很多,但都抄自古人,很少有自己創作心得。

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八十三:蝶戀花(老同學歡聚)

蝶戀花
──看昔日同窗歡聚照片感賦
江麗珍
鵲躍枝頭頻報喜。故舊臨門、樂悅情難已。拍個斜陽心亦美,肥牛老酒肝腸醉。
欲攬芳華尋遠事。撿拾青春、緲緲韶光易。縱意天涯同把臂,風流幾許芊芊翠。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第1026篇:《手記》

部分日記本(2000-2016)
在今天電腦打字的年代,筆跡已是鳳毛麟角,只有日記是用手寫的,是名副其實的「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