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063篇:《詩品》

其一
細嚼詞花啃韻根,磨平斧跡少刀痕。
餘生有幸書香在,半世無為筆債存。
萬里詩空唐宋月,一腔龍血漢秦魂。

精雕苦鑿腸枯竭,怎奈騷壇未入門。
其二
平仄盈爐韻火紅,一窗柔雪入壺中。

登高愛詠王維月,買醉常思太白風。
吟海浮沉詩網滿,書山來去酒錢空。

寧無媚骨追文醜,願有丹心學放翁。
──作詩偶感二首

古人談文論詩,必讀南朝梁劉勰的《文心雕龍》和鍾嶸的《詩品》,然而更不可不讀晚唐司圖空的《詩品》。

司圖空把《詩品》分為24品,成為作詩之墨繩,對後人影響很深,與清人王國維的《人間詞話》,一是言詩的風格,一是言詞的意境,相得益彰。

作詩24品計有:雄渾,沖淡,纖穠,沉著,高古,典雅,洗煉,勁健,綺麗,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縝密,疏野,清奇,委曲,實境,悲慨,形容,超詣,飄逸,曠達,流動。

詩分陽剛之美(壯美)與陰柔之美(優美)兩大類,上列各品中,雄渾,勁健,悲慨,豪放諸品,屬陽剛壯美。例如李白《將進酒》中「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韓愈稱賈島「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為佳句,未若「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雄渾;李白之雄,杜甫之豪,而韓愈尤勁健;論悲慨,除陶潛《詠荊軻》,元遺山(好問)七律更沉摯悲涼;豪放是唐詩特色,以李白為中心,上承屈騷,下開蘇辛之詞,尤其是宋詞,整個詞壇幾為豪放和婉約兩大風格流派所宰,李白的《襄陽歌》:「清風朗月不用一錢買,玉山自倒非人推」,其天才自放,更可見一斑。

詩貴含蓄,言猶未盡,尚有餘音,若單刀直入,韻味大減。而煉字更重要,切忌拖泥帶,可無可有的字能砍就大刀闊斧,絕不留情。例如陸龜蒙七絕「懷宛陵舊遊」,短短28字,構成一幅美麗圖畫,特別其最後一句「酒旗風影落春流」,更是絕妙,一是有旗,二是賣酒人家,三是旗有影,四是旗影被風吹動,五是影落,六是影落在流水中,七是時值春水泛滿,就這樣一句中字無虛設,意有多層,何等精煉。

初學詩怕作律詩,因中間有兩聯講就對仗,看似困難,其實是發揮技巧的機會,容易工整,想說的話,用八句表達,寬餘得多;一首說不完,還可以兩首,故有其一、其二,是功力不足的原因。作詩最難是絕句,五絕4句20字,七絕4句28字,把要說的都濃縮在這裏面,實在不易。絕句字少意深,容易流傳,故寫的人不少,但佳作不多。王之渙《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堪稱絕唱!張繼《楓橋夜泊》:「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更是千古不朽!

在作詩填詞的路上,喜交許多詩友,他們對詩的酷愛和執著,令我感動。喜見《華僑新報》這片詩園成為海外中華文化的紐帶,為加華文壇雅文化寫下燦爛的一頁,相信滿地可更多的詩友會陸續湧現出來!
(1997.11.28《華僑新報》第3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