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079篇:《命運》

人生就像一場戲,不管你願不願意,每個人都在不同的舞台上演出不同的劇本,各自扮飾不同的角色,劇本早已寫好,是悲喜劇沒有誰知道,而這場戲的導演就是命運。

這豈不是在散播宿命論,推銷唯心主義思想,大放迷信流毒?儘管下意識不肯承認命運這玄虛東西,不接受命運的擺佈,你還是逃不出命運的掌心。於是,向命運挑戰,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等等自我安慰、自我鼓勵的豪言壯語相繼出爐,平衡了心理,樂觀了一陣子之後,你依舊無法抗拒命運、否定命運的存在,還是受命運控制,被命運玩弄著。

老師的兒子在戰火中逃生,同行的幾位朋友都被地雷炸死,唯獨他有幸來到西方自由國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考進著名大學,修得碩士學位,正慶幸獲命運之神青睞,平步青雲,前程錦繡,充滿希望,誰知一場無情車禍奪去他的生命,美好青春毀於一旦。

好友老熊滿肚子學問,移民到此,還怕學歷不夠高,再到大學修幾年課,學位是拿到了,就是無法找到份合適的工作;面子要緊,但飯還是要吃的。到停車場當收費員,到餐館當侍應生,到牛肉廠抬牛腿,什麼釘子都碰個飽,什麼架子都放下了,粗茶淡飯,省吃儉用,幾年後在埠仔開了間小雜貨店;雖然遭遇過一次打劫,僥倖歹徒槍法不準,住了院平安脫險,老婆又喜降男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回總該過個好日子了吧!誰知道,一場小病,發點高燒,竟然昏迷不醒,救護車把老熊送院搶救;幾天後醫生告訴熊太,要有心理準備,原來上次槍傷處發現了癌細胞,並已迅速擴散全身;半年還沒到,老熊走了。臨終前我去看他,已瘦骨如柴,不成人形,他說心有不甘,死不瞑目,我找不到半句話安慰他,心中在詛咒命運。熊太30歲不到就守寡,今後的日子更不堪設想,店子平價賣了,帶著老熊的骨灰和一歲的兒子,飛去法國投靠娘家,留下了說不完的話題:命運。

雖然個人的努力可以扭轉局面,但卻不能改變命運。銜著金鎖匙出生在大富人家,,未必就可以注定一生幸福。戴安娜王妃嫁入英王室那天,羨慕死多少發白日夢的灰姑娘,個個都希望能嚐試貴為未來王后的滋味,老天作弄人,命運這位導演臨時將劇本改寫,喜劇成了悲劇,戴妃竟然以慘死於車禍之殘忍結局收場,令觀眾大跌眼鏡。或許你會說這條路是戴安娜自己選的,怪不了誰,但她總不會傻到會與埃及男友雙雙赴死亡之約吧?

泰王生了3女1男,大女兒留學美國時與黑人男友同居,被逐出王室,未來王位將傳給皇儲,記得有一次皇儲生日,皇宮中設宴,特邀與皇儲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各界平民一起慶生,赴宴,內中有醫生,有律師,有和尚,有貨車司機,有倒垃圾工人,有街邊小販,還有坐輪椅的傷殘士兵,以及一位特從監牢放出來過生日的犯人,當時有位專欄作家就曾寫文章,慨歎同人不同命。然而,未蓋棺難以定論,有誰知道這些人中,皇儲一定好命,犯人一定低賤?君不見在中國歷史上,出生寒微而登極天子的,一個是草民布衣成了漢高祖的劉邦,一個是臭頭和尚成了明太祖的朱元璋,命運之導演安排他們在第幾場戲落難,第幾場戲扮演皇帝,第幾場戲駕崩。

再看看南非孟德拉、波蘭瓦文薩(不該譯華里沙)、南韓金泳三、金大中,身繫牢獄時有誰相信他們將來會成為總統?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命運一直在左右著世界,時至今日,誰也不敢說英女皇死後誰會真的接任王位,就像數年前朱鎔基還只是上海市長時,有誰知道他70歲時會成為中國第5位總理?

台灣桃園空難,兩母女在家看電視,無端端被一架偏離跑道的飛機墜下撞死;不久前6/49彩票頭獎竟被一位瀕臨死亡的愛滋病患者獨得;「聖嬰」橫行,幾年積蓄一夜之間化為烏有;地震後7天,還能從瓦礫中找到生還者,這一切或者都是意外,都屬巧合,都是天災,都是人為,理由不充足,然而,當一次又一次「禍不單行」之後,你會慢慢發現命運如影隨形在你身旁徘徊,你也許無法知道明天那場戲中,你還有沒有份演出。
(1998.03.20《華僑新報》第3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