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061篇:《唱酬》

唱酬,是指舊體詩創作時與詩壇吟友們相互酬和,也叫酬唱、唱和(「和」字在此讀「賀」不讀「河」)。唱酬大致可分為和詩、依韻、用韻、次韻四種。

和詩,只作詩酬和,不採用「被和詩」原韻;依韻,也稱同韻,「和詩」與「被和詩」同屬一韻,但不必採用其原字;用韻,即採用原詩韻的字,但不必順其次序;次韻,也稱步韻,尊稱「步原玉」、「奉和原玉」,即採用其原韻原字,且先後次序都必須相同。

詩壇雅集,多由壇主先作一律,向詩友求和,一般都以次韻為佳。另外也有以分韻、分題作詩。分韻也稱「賦韻」,由壇主先將若干字為韻,詩友各人分拈韻字,依韻作詩,若拈到如「尖」、「叉」險韻,也可以要求詩友調換;分題又稱「探題」,各人分拈一題,依題作詩,如『詠歲寒三友」、「詠四靈」、「詠五嶽」等。此外還有「聯句」,即詩友多人合作一詩,相聯成篇,輪流酬唱,抽簽決定由誰起韻,再依次接力完成,由於各人水平與感受不同,極少有佳作。

多年來有幸與譚銳祥詩翁唱酬不斷,獲益匪淺,在拙作付梓時,都把所有唱酬詩篇收錄進去。譚公詩作字字珠璣,佳句甚多,例如:「枵腹操持遭白眼,含茹忍辱負黃花」,「蓮生於淖何冰潔,玉出連城詎玷瑕?」,「知音勿吝詞優劣,交誼何須論帝王」,「偶對詩聯求自賞,不爭名利不虛揚」,「天開文運饒清韻,聵振嚴辭激濁流」,「九地招魂縈社稷,三湘哀郢弔忠賢」。

經過幾次聚會,唱酬往來,許多詩友相繼揮毫作賦,詩壇正掀起吟哦高潮。譚銳祥詩翁於日前再度宴請騷壇吟友,於東坡樓聚唱,出席此次雅集的,包括金石家陳渥先生和他的另一半──專寫「老人河」的蘇朝大姐,敢說真話的蘇舟先生和他那位才12歲的女兒青青。

我們不分彼此,暢所欲言,天南地北,無拘無束,在這樣的詩詞沙龍裏,沒有勾心鬥角,只有互相敬重,不須提防陷阱,何妨海闊天空。小青青把她寫的一首五絕抄在餐紙上傳閱:「風吹柳絮飛,物態弄春暉。肅(羽)肅(羽) 翔 羽(中) 鷅,尨尨潤雨湄。」由於用了許多僻字,令在座各位都對這小姑娘刮目相看,咸認是初試啼聲,不同凡響也。

蘇舟先生即席吟了兩句作為開頭:「半是凡人半是仙,童心一片對青天。」陳渥先生也詩興大發,吟了兩句:「似醉非醉即是仙,人生自在勝神仙。」我由於不善即席作賦,酷愛苦吟推敲,故回來後才依兩位詩友原句試作二律如下:

其一
半是凡人半是仙,童心一片對青天。
詩樓醉賞詞塘月,墨路狂揮韻馬鞭;
美酒何曾催好夢?方家未必產名篇。
休言女子無吟客,幼鳳啼聲震大千。
其二
似醉非醺喜未癲,逍遙自在勝神仙。

東坡樓上尋靈感,麗璧軒中寫拙篇;
不計童顏齊鶴髮,甘掏赤膽比雲天。
無求可結多情網,滿載詩舟日日鮮。
(1997.11.14《華僑新報》第3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