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8日 星期四

第101篇:《洪患》

滔滔江水,涔涔民淚,神州遍野災黎。沉陸棄田,淹村保鎮,洪區又炸河堤。千里鬼聲啼。哭流亡南北,漂散東西。澤國驚魂,劫餘家破最哀淒。
何堪骨肉分離?嘆盈門禍患,滿目瘡痍。魚米富饒,山川錦繡,傾城一夜全非。能不痛傷悲?念葉莖同樹,心脈連臍。賑濟捐施火急,援手共扶危。

──望海潮‧長江洪患有感

6月中旬以來,長江百年罕見的特大洪水,已進入第6個洪峰期。災民超過2億5千萬,房屋6百萬間倒塌,1千3百萬間損壞,農作物受災2千多萬公頃,數以千萬計的居民無家可歸,保守估計最少2千人死亡,而下落不明的失蹤人數到目前仍無法預測。

這場天災,令魚米之鄉的長江流域變成汪洋澤國,居民畢生心血全付之流水,一夜之間,家園破碎,財產盡失,深感「人定勝天」只是阿Q精神,人類太渺小了。

幾千年來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與洪水搏鬥的歷史,自有文字開始,就有大禹治水的記載,每次黃河氾濫,就是一次世界末日的來臨,故有洪水猛獸之稱。

然而,人為的災害更可怕。1642年,明崇禎15年,闖王李自成攻開封,破堤決黃河水陷城,30萬人被淹溺。1938年6月,蔣介石為阻止日軍西進,下令炸毀河南鄭州以北花園口黃河大堤,並以「軍事秘密」為借口,決堤前不通知民眾搬遷,造成1250萬人受災,其中89萬人被淹死,500萬人流離失所,河南、安徽、江蘇3省所屬44縣土地被淹沒,5萬餘平方公里的土地變為荒涼貧瘠的黃氾區,不能耕種。

黃河在歷史上決溢共達1500多次,一直被認為是「中國之憂患」,治理黃河成了水利工程的首要規劃,淮河、海河的治理、南水北調、引灤入津、引黃濟青等工程都大大改善了防洪條件。長江的葛洲壩和三峽工程,則是耗資巨額的兩大水利工程,雖然長江的含沙量比黃河少得多,但由於長江的水量極大,每年通過葛洲壩的泥沙,高達5億噸。大江截流,填土砍伐,也令水土流失,泥沙淤積,河床增高,以致小雨小災,大雨大災,不雨旱災。作為蓄水的湖泊不斷被填為耕地,昔日8百里洞庭已不再,大規模發展經濟建設的負作用,是嚴重破壞生態環境,一旦洪水侵虐,沒有退路,災情就越來越慘重。

自從1996年人大通過防洪法,規定防洪工作由地方政府負責,許多中小城鎮因無法籌集巨款修築堤壩,另一方面,由於修堤的費用高昂,又不知洪水哪一天才來到,假如20年都風調雨順,收效就見不到,若將重點放在美化市容,吸引外商投資上,工廠林立,高樓櫛比,在短短幾年之任期內贏得讚譽,官運亨通,必可扶搖直上,飛黃騰達一番。

為保護武漢重鎮,降低長江水位,沿岸許多堤圍被炸毀,滾滾洪濤將小村莊淹沒,窮困的村民在兩個鐘頭前獲知噩耗,被迫逃亡,不許攜帶任何隨身行李,為顧全大局,犧牲小我。從衛星轉播的畫面上,看到災民困在堤壩上臨時搭起的帳蓬中,沒有燈光的黑夜,提心吊膽,恐怕睡夢中決堤而來不及逃生。皮膚因病菌傳染而紅腫,霍亂開始在災區蔓延,救援人員的物資,無法足夠分派給災民,令人不忍聽聞的,是家人被洪水沖走的孤兒們在嚎啕大哭,老人家捶胸呼號:都完啦!我一生的心血全沒啦!在這時刻,最感人的,是站在最前線與洪水搏鬥的英雄,最不願看到的,是官老爺們指手劃腳的造型,以及假惺惺的臉孔,但求官大人高抬貴手,讓賑災物質能儘快送交災民手中,而不被拖延或扣押。

預祝賑災義演成功,為表一點心意,再填一首「南浦──賑災感懷」:

揚子吼江天,起愁雲、哭弔孤魂多少?捐款救災黎,同胞愛、唇齒相依相好。親如手足,血濃於水瓜藤繞。洪患山崩和地震,賑濟還爭分秒。
波濤淹蓋茫茫,看中華族裔,雄風不倒。希望在人間,真情溢、扶慰生靈溫飽。炎黃骨肉,拔牙心痛何時了?千朵桃花開一樹,枝葉伴隨偕老。
(1998.08.21《華僑新報》第3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