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2日 星期一

探親之旅(其二)

溫哥華雪景
與李如虹(右)攝於李錦榮(左)家中
今天星期日,溫哥華大雪連天。我凌晨3點半才休息,今早6點半就醒來,滿地可時間已經上午9點半,上Skype用視像電話與兩女聊天,她們又打電話去香港,叫媽咪從香港打來我酒店402號房,4人同步通話。我見到外面整夜大雪不停,擔心今晚飛台北的航機延誤或取消,所以決定提早退房。酒店包早餐,喝杯咖啡,吃點麵包後回房發電郵,然後與李錦榮兄通電話,夫人李寶珠姐說開車來酒店見我,看到這樣差的天氣,我當然不同意,堅持要登門拜訪,抄下住址,便到櫃台退房。乘搭酒店巴士去機場,先將兩件行李寄放,只帶手提電腦隨身。幸好女兒在滿地可機場買的溫哥華旅遊指南中有街頭地圖,我在機場以兩元半加幣乘424號巴士,再轉98號,在Seymour街和Davie街交界下車,再轉搭C23號小巴沿大衛街直到Nicholas路下車,大雪中找到了尼古拉路1280號,按門鈴,李錦榮兄嫂出來迎接。神交將近6年,終於在大風雪中登門拜訪,其興奮心情難以言喻。


李錦榮和李寶珠與她的古代仕女畫
李寶珠姐是位園林建築家、藝術家,家裡擺滿她的畫,她那部大鋼琴上也都是她和錦榮兄的作品。她是卑詩潮州會館前幾任主席,並主編過幾期紀念特刊。今天寶珠姐希望我能填一首詞,由她譜曲,作為送給潮州會館的會歌。我用相機拍了好多畫作,又叫寶珠姐幫我和錦榮兄拍照留念。錦榮兄打電話通知李永洪詩友,不一會,他冒大雪開車前來,又通知剛從溫尼辟遷移到溫哥華的陳自邦詩友,約定見面地點。我們在雪花亂飛的天氣下,一起前往悅海酒樓飲茶,陳自邦詩遊友隨後到酒樓相會,結賬後我們又到樓上的大酒店喝咖啡聊天。一天之內竟能同時與素未謀面的3位詩友相見,這機緣的巧合,真是天賜也。

4點左右,陳自邦詩友先告辭,李永洪兄開車送寶珠姐回住所,然後再送我和錦榮兄到機場,一路上厚厚的積雪,沒見到一部鏟雪車,路面又滑又髒,又斜坡又彎路,十分難駕駛。永洪兄在機場與我們依依捨別,我和錦榮兄到機場咖啡廳喝點飲料,一面上網一面閒聊,十分惋惜區家相詩友之早逝。錦榮兄回顧近6年來寫詩的心路歷程,聽他又談佛說禪,又講哲學神學又論詩詞文學,其好學和博學,實令人敬佩。他決定明年繼伍兆職詩翁、何宗雄校長之後,出版《李錦榮詩詞集》,成為詩會第5位出版個人詩集的詩友。

左起:李如虹、白墨、陳自邦、李錦榮於悅海飲茶
雪中,我送錦榮兄登上回家的巴士,打電話告知寶珠姐,謂他平安回到家時給我一個電話。然後去取行李,長榮航空公司櫃台晚上9點鐘才有職員值班,這段時間我最適宜做的事就是利用機場的網路打視像電話回家與兩女免費聊天,我們一直聊到我排隊去辦理登機手續,一直聊到我去找吃晚餐。這新科技的發明,令我們遠隔5千公里也同時可以分享對方的每一分一秒。我讓她們看溫哥華機場的人龍有多長,又立即上Facebook傳送今天拍的幾十張照片。我在午夜12點進入第64號候機室,上面這段日誌就在候機室敲鍵。

寫到此,廣播器宣佈,由於機場跑道積雪太多,清理費時,班機將誤點,請稍安勿躁,雪已停了,航機幾時能起飛,就看鏟雪工人的工作進度。反正,即使到台北延誤,每一個鐘頭有一班航機赴香港,應該不成問題。真是好事多磨,由滿地可到香港前後3天。
(2008.12.22午夜1點20分於溫哥華國際機場候機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