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635篇:《臨行》

時間過得真快,今天是工廠最後一天工作日,老闆每年都會以聖誕大餐款待工友。今年我們夜班要求老闆將外賣雞餐的錢折現,讓我們去唐人街酒樓炒幾味好菜下酒。雖然明文規定,不許有酒精飲料,但對夜班來說還是「網開一面」的,只要不酒後開車就好。所以工頭吩咐大家今晚儘快把手頭上的工作完成,一起開餐。然後「奉旨休息」,直到沒有酒氣才能打卡回家。我將帶幾瓶紅酒與工友們分享,他們也準備幾樣小食帶來,還有自己釀造的黑糯米酒,要我記得帶照相機來拍照。

上星期三到咖啡廳趕稿,下午3點許才寄到報社,離開時外面交通一片堵塞,實在來不及回家了,女兒提議直接把車開去工廠。我們一路過關斬將,拐彎繞道,抵工廠差5分鐘就5點半,幸好沒有遲到。7點半,女兒提了一個大環保袋來,我問她從哪裡來,她說剛去唐人街,買了一大堆東西,如果吃不完就分給工友。問她為何不一起用餐,「我今天穿睡衣加外套出來,現在全身濕透,要趕回家洗澡,等放工再來接。」工友見我提一大袋,紛紛像螞蟻圍糖,哇!開大食會,有炒河粉、蠔油芥藍、雲吞麵、煲仔飯,都是大份量,還有甜品,甚至紙碟膠刀叉匙。不一會兒工夫,全給報銷了。星期四凌晨5點,我出去外面一看,可憐女兒正在車內睡覺,零下10幾度,豈不凍壞,我敲車窗,把她帶進工廠飯廳取暖等我;工友一聽說女兒來,七嘴八舌,問長問短,糾纏不停。他們不解,星期一因為我忘記帶駕駛證,她專程開車送錢包來,如今又送上班又送餐又接放工,到底有什麼法寶能讓孩子如此馴服聽話?我聳聳肩:也許好命吧?上車後我一五一十將工友的話翻譯給女兒聽,她笑得合不攏嘴:我上學時經常遲到,又忘記帶功課、午餐、溜冰鞋、琴譜,都是老豆飛車送去學校救命,星期日一早5點鐘去銀行接聽電話,是老豆和媽咪開車又接又送,現在輪到我啦!以後不管有什麼麻煩,儘管吩咐就是,千萬不要客氣!「有!回家幫老豆清除電腦中的新病毒!」

難入口的Pizza又硬又乾,廚藝失敗!
小女兒為了應付考試,上週末留在麥大校舍沒有回家。我們父女弄意大利餅吃,從凍櫃將披薩取出來,照紙盒上寫明的,華氏350度,20分鐘;也許我們沒有放在大烤爐而放在玻璃焗鍋中之緣故吧,20分鐘過去了,「叮」的一聲響,餅面像包公的黑臉,但底部的麵包仍然黏糊糊的,原來還沒有熟透。我用刀輪將披薩切成8片,再放進微波爐中,這一下可弄巧反拙,濕濕的餅,黏住碟子,乾脆反底朝天,再放進烤爐弄乾。最後,我們認輸了,一面咬又硬又乾的披薩,一面開罐頭湯,還上網開視像電話與麥大校舍的小女兒分享難忘晚餐,令她笑得人仰馬翻。我們找來相機,拍下這珍貴的鏡頭留作紀念。女兒幫我將樓下平台電腦中的電郵地址和所以信件全部複製後存進新的手提記事簿中,並為我解決博客個人網頁上存檔、資料更新等技術性難題,她真是「每問必答」百科。

還有幾天就飛了,大姐來電話請我飲茶,並托我帶東西去越南,我和女兒同去,回程順便去逛公司,除了楓樹糖、燻沙文魚,想不起還有哪些加拿大土特產。「老豆每天要走好多路,不像在加拿大,一出門就有汽車代步,所以一定要有雙舒適的步行鞋子!」我堅決不肯要,謂家裡的球鞋還可以穿,不應該亂花錢。女兒終於沉不住氣,下了最後通諜:這是我們姐妹倆送的聖誕禮物,不可以拒收!我只好乖乖帶了雙腳進去運動器材專賣店,經過女兒與售貨員一番詳細詢問,終於買到一雙價格不菲的North Face步行球鞋,通風,可以防腳臭,這樣就有同一牌子的雪褸、帽子和鞋子。

輪到換外幣,加元一跌不起,我前天去唐人街,以625加幣換500美元,還記得7月份去美東旅遊時,加幣比美元還大,如今竟相差兩成。大姐給我幾十萬越南盾,一美元可以換1萬7千越盾,20萬越盾可以喚一桌豐富的酒席。大哥從越南給大姐打電話,吩咐我這愚蠢弟弟抵達新山一機場後哪裡也不要走動,一定要等哥哥來接機,千萬不要給任何的士司機把行李拖走,他們漫天殺價,而且非常不安全。我租了堤岸同慶酒店,但只3天有空房,其餘幾天也許去頭頓、芽莊時再作決定。

想到我將在越南送舊迎新,和胞兄迎接2009年元旦,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悅。朋友問我,你為何有兩次中國簽證?我除了去羊城探訪廣州老伯之外,另一次簽證是為了圓到「深圳書城中心城」這個多年的夢。這是至今全世界單店經營面積最大的書城,經營面積4.2萬平方米,佔地8.7公頃,建築面積8.2萬平方米,近30萬品種的書,我打算用兩天時間在裡面逗留,至於能找到什麼好書,就要看我的運氣和口袋中剩下的孔方兄還有多少了。「滿載而歸」這四個字,應該是用得上派場了。

剛才敲鑑到接近結尾,一不小心,把所以東西都弄丟了,我一人在家,大呼慘叫,也於事無補,只好重新打過,這切膚之痛,令我對電腦又愛又恨,希望我在香港、廣州、西貢,都能順利上網,順利與詩友電郵聯絡,順利寄稿到報社。臨行一篇小文,向詩友們道別,衷心感謝大家的祝福!
(2008.12.19《華僑新報》第9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