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633篇:《詠花》

月前收到紫雲詩友寄來其新著《女人一枝花》打字稿清樣,全書大約20萬字,共33枝花,並希望我能為這本書作序。我也是愛花人,雖然對花沒有多少研究,但還是很樂意接受這份榮幸。

才女紫雲除了詩詞書畫,還學古箏
古人以花比喻美女,十八姑娘一朵花,如花似玉,花容月貌,花枝招展,人比花嬌;有護花使者,有盜花賊,有甘為牡丹花下死的風流客;而將花劃分等級,賦予定義,也自古有之。玫瑰象徵愛情,紫羅蘭是永恆的美,毋忘我是真摰的愛,百日草思念故人,杏花代表希望,白菊謂之真理,水仙表示尊嚴,仙人掌喻意溫暖。花有真情,木棉高燃生命之燭臺,百合輕執玉杯;花有品德,荷花出於污泥而不染,寒梅在雪中傲骨冰清;花能解語,天生麗質,暗香盈袖,芬芳馥鬱。花的絢爛顏彩,是不加人工的天然美;花的高貴氣質,不因滿園春色而爭妍鬥麗,也不因落紅片片而消減。

紫雲用花寫女人,以女人的角度看女人,從活生生的題材中,整理出花譜,以真人真事落墨。在她的秀筆下,寫得有血有肉,刻劃得淋漓盡致;在她的成熟女人眼中,觀察入微,描寫細膩,一絲不茍,以平常心態探索問題,從不顯眼處找出根源。她寫了30幾個女人,每人冠以一枝花,這是難度頗高的大工程。而每篇文章後面用《虞美人》詞牌附加一首詞,除了有畫龍點睛的作用,令文筆更高雅。自從去年4月份將第一首詠花詞在《詩壇》上發表,兩年間先後詠了30多種花,與著名詞家陳國暲老師的《百蝶戀花》詞有異曲同工之妙。這是海外文壇盛事,更是詩壇之佳話也!

鹿鳴園雅集,紫雲即席揮毫,聯吟詩句,一氣呵成!
紫雲挑選的30多位女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經歷,不同的背景,不同的際遇,她們的故事,是一幅幅異鄉落戶的真實寫照,是婦女在加國拓荒的縮影,是研究新移民生活點滴的第一手資料。她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離鄉萬里,語言不同,人地生疏,自己的專業知識到了這裡,英雄無用武之地,其中有些人最終要躋身進勞工市場,靠出賣勞力謀生。由昔日的醫生、教授、專家,到移民後的車衣女工、餐館推車子、餅店清潔女工,其中也有些因環境的變遷,導致婚姻亮紅燈,家庭破碎,海誓山盟的另一半或移情別戀,或受不住打擊而回流,夫妻天隔一方,最後以離婚收場。這個不容忽視的問題,經過紫雲的生花妙筆,變得一部部短篇小說,而非長篇大論的枯燥說教。除了負面,而更多的是通過艱苦的重新學習後,能夠更好地挖掘自己的潛力,更好地發揮自己的才華,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還有那些幸福的、令人羨慕的鴛鴦比翼,她們的命運之神眷顧,所以能婦唱夫隨,白頭偕老,舉案齊眉。而最重要的,是她們的下一代,都是加國精英,社會棟樑,而且能孝順母親,是值得慶幸、堪慰老懷的。

在30幾枝花中,有幾位是我認識的,而她們的成就,都是不屈不撓、任勞任怨、靠自己雙手打天下,憑自己智慧活下去。我能力範圍內能寫的,就是本書作者,冠以「紫羅蘭」美譽的紫雲。

可余亭雅集,紫雲揮毫落墨,文不加點。
不錯,她是一枝花,是一枝能經風雨摧殘而毅然不倒的紫羅蘭。翻查我電郵存檔,應該從2004年底說起,因為是她寄來第一首詩《雪景》叩詩會大門。我有幸在當年12月5日魁華作協一次關於專欄寫作的座談會上認識紫雲,當時她用照相機拍了我的相片,沖洗後寄給我,她說與詩會另一位發起人懷石一起搭地鐵回家,曾問及如何能學詩詞。懷石於是介紹詩會給她,我收到電郵時,還只知道她叫「老馬」,令我想起臧克家的那首詩《老馬》;後來新報春宴,我有幸能再見到紫雲,她還介紹了專寫遊記的另一位詩友北極狐入詩會,並告知她有一個筆名,叫「紫雲」,紫氣祥雲,多雅的名字,我建議她今後寫詩就用「紫雲」。剛開始她寫詩,後來寫小令,筆風優美,很感性,我提議她填詞,希望她能成為李清照、朱淑貞。果然不同凡響,她填的詞一首比一首好,特別是去歐洲8國回來所發表的一系列歐遊組詞,更是清新亮麗,她雖然入詩會較遲,但成績斐然,一共填了166首詞、23首七律、69首七絕,還有五律、五絕等。今年京奧期間,紫雲創下了紀錄,為每個中國金牌得主填一首詞,50多枚金牌共填了50多首《十六字令》,這在國內外都是破天荒,在京奧史冊上值得記下一筆。讀了《女人一枝花》後我曾填一首《一萼紅》:

女人心,似恢宏典籍,奧妙更高深。變幻如雲,玄虛若夢,海底何處撈針?怎能怨、紅顏禍水?戀美色、豪傑亂胸襟!亡國傾城,改朝換代,溯古思今。

脂粉千嬌百媚,嘆花羞月避、雁落魚沉。芍藥芬芳,玫瑰冷艷,牡丹華麗難尋。秀筆下、娥眉栩栩,細描繪、詞好最堪吟。詠罷壺前感懷,韻裡淘金。


現在再細讀,又填《眉嫵》,聊作本文結尾:

嘆紅塵如夢,舊夢如塵,塵夢幾時醒?往事雲煙逝,驚回首,容顏難欺銅鏡。淚痕尚暖,濕枕邊、誰伴孤影?奈何是、海誓山盟假,石腸鐵心硬。

花樣年華堪詠!赤繩情牽,真愛緣訂。一筆相思債,長廝守,鴛鴦連理同命。縱然逝矣,願來世痴等。讓天地為憑,明月應邀見證。

(2008.12.05《華僑新報》第9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