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065篇:《詩友》

在海外尋獲知己不易,能遇到志同道合的詩友更是沙裏淘金,相見恨晚。迢迢詩路上,有幸結識一群詩友,大家互相切磋斟酌,推敲覓句,堪稱人生樂事。

雖然三國曹丕認為「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只要不傷大雅,相輕又何妨?忠言逆耳,良藥苦口,有人肯相輕,敢於不留情面一針見血指正,甚至吹毛求疵,其實是件好事。猶憶當年到處求師,詩作被奚落嘲諷為「不堪入目」、「不焚何待」,從而更激發自己,非下一番苦功不可!深知自己古文先天不足,領悟力差,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唯有鑽入古書堆中,埋頭苦讀幾年,再下山也不遲。

其實,滿地可寫舊體詩的朋友很多,但能否以詩會友,就要看緣份了。有些詩詞名家怕比他差幾截的人去沾他的光似的,你在文章中提他的名字,他都不高興,更遑論成為詩友;有些則怕被比下去,給人以「不外如此」的感覺;有些則不喜歡人家改他的詩,明知是不和韻律,就是一字不許更動,否則就翻臉;有些不但不按詞譜填詞,甚至自創新譜,非絕非律,我行我素,勇氣可嘉矣!

能不計較得失,放下架子,真心誠意鑽研詩詞,已屬鳳毛麟角,屈指可數。雖然這樣,我仍然樂觀的看到一道曙光,儘管今日吟壇寥若晨星,寄望明天「韻海歸來詩滿網」,更多的詩友能拋棄前嫌,走到一起來。因此,在本欄先後寫過「詩緣」、「唱酬」、「詩品」等,向詩友們致意,其出發點絕非吹捧、恭維。

我正在編詩詞名句索引,把詩友們的每一句也編了進去,例如,查「天」字,可以讀到譚銳祥詩翁的「天涯何幸共飛觴」,「天開文運饒清運」,陳國暲老師的「天外有天不易知」;查「文」字,可以讀到譚銳祥詩翁的「文章三絕足堪嘉」,曾習之老師的「文壇叱吒筆如鞭」。

同樣方法,查某字也可從韻腳索引:查「痕」字,有曾習之老師的「磨平鑿後露粗痕」,有王大沐先生的「焚坑暴政血留痕」,有蘇舟先生的「墨印刀留幸有痕」;查「揚」字,有譚銳祥詩翁的「不爭名利不虛揚」,曾習之老師的「從不追求美譽揚」,蘇舟先生的「平平仄仄也弘揚」,這件工作相信對推動舊體詩創作有一定的幫助。

寫到這裏,朋友來電話,謂本欄不宜點名吹捧某某個人,使我愣了一會,由於是隨筆,想到就寫,絕沒有任何私念,更無意借名人之扶攜平步青雲,或靠恭維他人建立保護傘。作為詩友,就只談詩論詞,別無他求也,何況,我也從未有絲毫不良企圖,若心直口快把崇拜偶像說了出來,引起誤會,罪不在我矣!再次謝謝朋友忠告,我今後當好自為之。
(1997.12.12《華僑新報》第3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