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第070篇:《冰災》

40年來最嚴重的一場冰雨,整整持續了5天,使滿地可和魁北克絕大部份地區電力中斷,陷入陰森死寂的黑暗世界,令親歷其境的數百萬災民畢生難忘。

冰雨由元月6日下午開始,翌日醒來,樹枝結冰,像冰雕,像珊瑚,像火樹銀花,像藝術品,蔚為其觀,我特地用照相機拍攝奇景,並準備吟詩嘆詠一番。

接下來就不那麼寫意了。公立學校自7日起停課,滿地可多處地區沒有電力供應,電視新聞節目全都是冰暴的報導,有預兆顯示,一場災難似乎即將來臨。

冰雨一直下個不停,結冰的樹枝沉甸甸向地面彎垂,終於支撐不住負荷而斷裂、倒塌,壓傷行人,壓斷電線,壓毀房屋,壓壞停在樹下的車輛,滑溜溜的冰層覆蓋著人行道,寸步難行,路人摔倒骨折,救護車的尖叫聲,更令人心寒。

冰雨越下越大,電纜被厚厚的冰包住,也越包越重,重到足以將150呎高的電塔拉倒,骨牌效應之下,一連8座都倒下,停電的地區越來越廣,滿地可已經有46萬戶沒電,南岸約60萬戶,全魁省超過125萬戶,都沒有電力供應,想不到一場冰雨變成冰災,美麗的冰雕珊瑚成了人見人厭的恐怖圖騰。

工廠停工,商店停業,飛機場、火車站關閉,地鐵停駛,橫跨聖羅倫河的四座大橋封鎖,馬路都被厚厚的冰雪堆積,4個車輪埋在硬冰中動彈不得,用鐵鎚敲冰還會噴出火花,我的天呀!究竟前世作了什麼孽,才來到這可怕的鬼地方?

冰雨成災後,漆黑城市瘡痍滿目,遍地是斷樹殘枝,爛車破屋,人們臉上不再見到笑容,心底裏逐漸接受了冰災這個事實,也開始向黑暗挑戰。學校被用來作為臨時收容中心,給災民溫暖,大批義工投入救援行列,在收容中心做飯,服侍老年人,充分體現出同舟共濟的愛心,在災區可以看到令人感動的難忘情景。

僅有的幾處加油站大排長龍,不管汽油每公升起價多少,只要能倒滿,就謝天謝地;一聽說某區商場有電,人們一窩蜂擁去,蒸餾水、牛奶、麵包、雞蛋等日用品被搶購一空,蠟燭、手電筒、鹽粒也供不應求,麥當奴快餐店人山人海,巴士擁擠不堪,交通燈全熄,由手忙腳亂的警察指揮車輛,而打911緊急電話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更遑論交通意外會有警察來評理了。

我們住的聖米歇區是未受停電影響的少數幸運地區之一,也自然成了臨時收容中心,親友到家裏避難,整條街挺熱鬧的,每家每戶都至少住10人,大家擠在一塊,領略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真諦,平時連見面的機會都難,如今風雨同舟,患難與共,才知道人情冷暖,而外地親友也紛紛從四面八方致電慰問,一場冰災,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拉近了。週末,唐人街一片漆黑,我們有幸找到富麗華酒樓,劫後能在昏暗微弱的燈光下摸黑喝茶,羅曼蒂克極了,別有一番風味,心情也頓時開朗起來,什麼世界末日不過是噩夢一場。

儘管省、市政府正加緊收拾殘局,聯邦國防部派來3000軍人救援,美國方面也派出700名電力技師到魁省助之一臂,噩夢仍然未醒,滿地可如今尚有11萬戶無電,南岸約有35萬戶,學校還無法恢復開課;而接下去幾天,還有冰雨,另一次寒流又侵襲,氣溫將劇降至零下20幾度,無疑是雪上加霜,警方挨家挨戶到停電地區把留在屋內的居民接去收容中心,雖然那兒700餘人共用10個廁所,排隊吃救濟餐還要受軍人監管,總比躲在氣溫只有3度的寓所內凍死要好。

一場冰災,元氣大傷,摧毀了楓國美夢,也看到了魁省百上加斤的蕭條前景,當前,如何拯救殘局,重建家園,相信比脫離加拿大、尋求獨立更為重要。
(1998.01.16《華僑新報》第3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