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第825篇:《文事》

網上讀到許之遠老師文章《書法家張順華虛蕪釋法的錯誤》,寫得一針見血,針針到肉,讀後慨嘆不已。敢說真話所付出的代價,除了得罪名家,也將招惹眼紅症患者群起圍攻;但如果不說,任由誤導後學,成了學術殺人,罪不可恕!文人和政客有別,搖筆桿寫東西要憑良知,要有道德勇氣,而吃政治飯的一伙為爭選票到處亂開空頭支票、上台後變臉不認賬。文人從政,有幾人勝任?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第824篇:《鍾公》


一代宗師,騷壇祭酒攜雲去。回眸南渡稱詩盟,公已難留住。亮節高風長慕。論詩壇、開耕韻圃。廣交吟侶,組會催生,精英歡聚。

愴念天人,扶持後學猶慈父。當年有幸得追隨,身世成今古。長揖英靈如晤。記叮嚀、柔情短句。瑤章頒寄,寸草三暉,淚飛成雨
 燭影搖紅──敬悼鍾鼎文師公病逝台北

上週五收到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楊允達院長電郵,告知世界詩人大會發起人鍾鼎文博士因心臟衰竭,於8月12日台北榮民總醫院逝世,享嵩壽一百歲;隨即又收到詩人非馬來函。鍾公之家屬將訂於8月31日上午11時30分於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懷親廳舉行公祭。我迅速將訃聞通知詩友、文友。
2010年12月2日於台北出席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拜謁鍾鼎文師公

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破陣子


破陣子
──遙祭大嫂仙遊

乍弔胞兄翼折,又聞大嫂仙遊。
患難鴛鴦逢赤禍,恩愛夫妻到白頭。
椰林風雨愁。

生死同年同月,枯凋同穴同丘。
駕鶴西行登淨土,化蝶雙飛上梵洲。
齊眉形影留。

2012年8月15日 星期三

第823篇:《長假》

企望已久的兩週長假,就這樣匆匆結束,又懶洋洋返回工廠,繼續在高溫與汗水中接受煉獄般的煎熬。從樂觀的角度看,是意志的磨練,是身心的鍛鍊,是耐性的考驗;以悲觀的心態看,是勞力的折磨,是損傷的延續,是痛苦的懲罰,是壽命的消耗。不管怎樣,我已經熬過了廿幾個年頭。

2012年8月8日 星期三

第822篇:《悼兄》

月落星沉,風呼海嘯,鬼神悲泣。湄江淚雨,哭浸椰林成澤。痛切膚、噩耗斷腸,怎堪手足陰陽隔?問上蒼何絕,弟生兄死,雁群離翼。

安息!登天國。願一路扶搖,鶴飛仙宅。長居淨土,永別凡塵終極。想當年、昆仲碰杯,難忘往事成追憶。盼魂歸、夢裡相逢,促膝同朝夕。
──《鎖窗寒》‧痛悼國良胞兄病逝越南西貢家中

2008.12.30與國良大哥在越南西貢相聚

2012年8月1日 星期三

第821篇:《倫奧》

由於2008年北京奧運簡稱「京奧」,所以才有將倫敦奧運稱為「倫奧」的新名詞。猶憶四年前京奧,中國選手奪得51面金牌、21面銀牌、28面銅牌,獎牌總數剛好一百面,名列榜首。中國第一個接到奧運會邀請書的皇帝是光緒(1896年),因慈禧太后及其官員都弄不懂「田徑」一詞的含意而沒有派運動員遠赴雅典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