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9日 星期四

第638篇:《說牛》

今天是己丑牛年正月初一,牛年談牛,增添春節氣氛,也算應景也。首先向諸位說吉利話:牛年發財,金牛滿屋!牛年當旺,金牛獻瑞!在十二生肖中,牛居次席,前鼠後虎,說卦以「坤為子母牛」。牛與十二地支配屬「丑」,丑字像牛頭,因此丑時﹝夜間一點至三點﹞又稱牛時。

2009年1月21日 星期三

第637篇:《肖牛》

昨天(1月20日),肖牛的奧巴馬在牛年即將來臨前,宣誓成為美國第44任總統,這是繼第21任阿瑟、第29任哈定和第38任福特之後,第4位肖牛的美國總統;尼克松雖然生於1913年,但由於他的生日是1月9日,離正月初一(2月6日)還差將近一個月,所以仍肖鼠。猶憶1997丁丑年,肖牛的董建華成為回歸後首任香港特首;12年後,奧巴馬當選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他昨天宣誓時手按的就是1861年林肯總統所用過的聖經;信不信由你,1865年,林肯被刺殺,那一年正好是乙丑牛年。古今中外肖牛名人不勝枚舉,鑒於篇幅有限,只能選部分羅列聊作茶餘飯後談話題材。

2009年1月15日 星期四

第636篇:《歸來》

終於結束了為期3週的中港越之旅,於上星期六早上回到拉娃。由攝氏零上14度的香港到零下19度的滿地可,氣溫30幾度之差距,加上13個鐘頭時差,我的眼皮不聽使喚,整天迷迷糊糊,總睡不醒。幸好還有兩天休息,星期一下午才返回工廠上班,懶洋洋的提不起勁,好像打了一場仗,渾身酸痛,有氣無力。今天凌晨5點許放工,外面溫度加風速效應是攝氏零下32度,而且這幾天連續大寒,明天最高氣溫也只有零下23度。與零上30度的越南,天淵之別也!

2009年1月12日 星期一

探親之旅(其二十)(完結篇)

從航機窗口遠眺
2009年1月10日(星期日),由於滿地可時間比香港慢13小時,所以我「賺」回半天。由台灣直飛溫哥華的航機上,除了有我工廠幾位回柬埔寨探親的工友,同機還有著名影星岳華、恬妮夫婦和他們的女兒,我是在下機排隊入海關時才知道,他們一家3口就排在我們前面。「大醉俠」岳華的風采依然,從肥姐沈殿霞生前訪問遺作「友緣相聚」中,知悉岳華夫婦熱心助人,在溫哥華是社區義工,積極參予扶貧工作,更令我對他們深表敬佩。

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探親之旅(其十九)

2009年1月10日(星期日),我現正在加航AC182航機上,滿地可時間上午6點,還有一個多鐘頭,飛機就降落在杜魯多國際機場。我於當地時間10點半抵達台北桃園機場,不知是什麼原因,手提電腦沒有儲電,無法打開,而轉機登上長榮飛溫哥華的波音747也沒有電源插頭。所以唯有等到航機抵達溫哥華,在候機室才找到電源充電,總之一切都好像早有安排似的。

探親之旅(其十八)

2009年1月9日(星期六),我未7點醒來,嚐試上網,仍然失望。淑芬9點去醫院覆診,我們和國偉到美心MX吃早餐,然後他帶我們去太古城郵政局,將兩大紙箱的衣物郵寄回加拿大,郵資360元。因為我們4個行李已爆滿,而航空公司規定每人只準帶兩件行李,每件不超過50磅。我們只好將多餘的衣服雜物寄回,騰出空間放東西。國偉先回家,我們去太古中心的日本百貨公司,買了4件童裝準備帶回去給甥孫們。惠茵叫我自己搭巴士去書店看書,但我表示不想再花錢,所以沒有去。誰知在吉之島5樓有一家商務印書館,我買到幾本好書,付款時發現我的心頭好,如獲至寶,原來是家裡那套天天使用的《漢語大詞典》,將10本巨冊濃縮成一張光碟。售價1200元,九五折優待,惠茵鼓勵下我毫不猶豫就買了下來,心情格外興奮。

探親之旅(其十七)

在昂坪360纜車上
2009年1月8日(星期四),一早起來,嚐試上網,依然不成功。吃早餐後和國偉及淑芬夫婦4人出門,乘搭地鐵到中環,轉線去東涌,購單程票登昂坪360纜車,每人63元,雙程96元。約20分鐘到達昂坪市集,買紀念品,拍了不少照片。然後去寶蓮寺吃齋,每人收費60元,飯堂內嚴禁攝影,我還是拍了一張齋菜留念,又用筆抄下一幅對聯:「知足無求流水高山真淨樂;味能少欲清茶淡飯有餘香。」我們到大雄寶殿禮佛,我對懸掛滿牆的名家贈送該寺主持釋智慧大師之數十幅對聯大感興趣,但由於不許在莊嚴的殿內拍照,也沒有時間逐一抄錄,只好再三吟詠,於讚不絕口之餘離開。

探親之旅(其十六)

2009年1月7日(星期三),未6點就醒來,上網收電郵,寫日記,喚惠茵起床,她說太累,給她多睡一會兒。9點許我們和國偉夫婦到樓下麥當勞吃早餐,這裡的早餐和加拿大不同,有上湯通心粉供應。到便利店為我們兩人的「八達通」卡增值,香港乘搭地鐵使用「八達通」十分省時方便,不用到售票機買票,甚至不用將卡從荷包裡取出,進地鐵或上巴士時,只要將荷包一經過電子感應板,就可以讀出該卡還有多少錢剩餘,並自動付款。

2009年1月7日 星期三

探親之旅(其十五)

2009年1月6日(星期二),昨晚從吉之島回到家,倒在床上立即就睡去,今早5點許因右耳發炎疼痛得醒來,找藥水滴耳朵,又服了一粒泰連諾止痛藥,然後在床上開手提電腦寫稿,上網覆詩友電郵,很快天就亮了。

2009年1月5日 星期一

探親之旅(其十四)

2009年1月5日(星期一),一早5點許醒來,上網想找女兒通視像電話,她們沒在家。整理行李,喚醒惠茵,然後到樓下櫃檯退房。職員上來幫我們將行李搬下樓,3晚酒店120萬盾,不到70美元,比同慶大酒店一天的租金還要便宜。職員喚的士後,將行李搬上車,我給他們每人一塊錢美元,他們合什向我拜謝。這裡去新山一機場不算很遠,7萬盾的車租。

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

探親之旅(其十三)

2009年1月4日(星期日),昨晚酒店隔壁裝修工人連夜開工,又鑽牆壁又敲打,我們實在無法入睡,午夜12點,再也不能忍受了,撥電話零號到大堂投訴,職員上樓一聽,也搖頭驚嘆不能入睡。後來電話聲響,是女子的聲音,向我們表示深深的道歉,謂她無能為力。「妳不能打個電話給公安交涉嗎?」「對不起,他們有開工的許可證,也有加開夜班的批准證。」

探親之旅(其十二)

2009年1月3日(星期六),一早未7點就喚的士出門前往白騰碼頭,誰知剛上車不久,才發覺我的腰包遺忘在枕頭下面,即刻叫司機打回頭路返酒店。一路上紅燈又紅燈,我的心焦得如熱鍋上的螞蟻,萬一職員搞清潔衛生,我就完蛋了。腰包裡面很多美金都是惠茵的姐姐托她買海味的,而我們還有一個星期的盤川也都在裡面。總算回到鳳凰酒店,謝天謝地,懶洋洋的職員沒有即刻收拾房間,我掀起枕頭,看到腰包後,從此錢不離身,睡覺也要「腰纏萬貫」!重新趕路,到白騰碼頭,噴射水翼飛船即將起程,似乎只等片刻就出發,有驚無險。驚魂甫定,沒有心情從船上看西貢景色,而是閉目養神,鄰座年青媽咪正給孩子餵奶,嬰孩又哭又鬧,怪可憐的媽媽!

2009年1月3日 星期六

探親之旅(其十一)

富壽和區貉龍君路訪大姐舊居,與鄰人合影
當年富壽樂善學校已改名為范玉石學校
2009年1月2日(星期五),早餐後喚的士出門,吩咐司機去昔日第11郡富壽和區,他是20出頭的年青人,對35年前的舊地名一知半解,我憑記憶叫司機從順橋白鐵市向跑馬場方向開去,由黎大行街左轉進貉龍君路附近下車,我找到了當年曾居住過的大姐之舊家。我一面用攝影機拍下舊居,一面追憶模糊之往事。一位越南婦女見我拍照,覺得我很面善,很像一個人,我說是三姨的弟弟,她立即問我是否從加拿大來,又告知去年甥女、甥兒也曾經來過,她過去曾經幫大姐打工兩年,我和她拍照留念,並打聽幾位鄰居的下落,頗有「訪舊半為鬼」之慨嘆。我還在眾甥就讀過的富壽樂善學校前拍照,現在已改名為范玉石學校,當然不同昔日以中文教學,而今全是越文。當年的阮文舉警署已不復存在,舊居對面的菜園變成一排排商店。

探親之旅(其十)

令人垂涎的各式各樣水果
2009年元旦(星期四),在越南度過。於酒店4樓餐廳用完早餐後,在櫃台以100美金換173萬餘越盾,喚的士去安東市場。由於受惠茵之姐姐惠萍所托,按她交給的名片上之地址,找到了豐華海味店,老板娘是華人,講粵語,我們詢問許多海味的市價,包括魚鰾、海參、魚翅等,有送貨服務。逛一會街市,買生果,然後回酒店。用視像電話與香港小舅子國偉和惠萍家姐聊了許久,告知海味時價;又和兩女通話,她們說滿地可很冷,加拿大仍是除夕,還有幾個鐘頭才新年,今晚將和同學參加新年派對一起倒數。

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探親之旅(其九)

12月31日(星期三),未6點就醒來,整個晚上街上的摩托車機器聲和尖叫的汽笛聲震耳,似乎一分鐘也沒有停止過。我起身後拉開窗簾一看,又是熙來攘往的摩托車潮流湧上來,氣勢磅礡,十分可怕!酒店有包早餐,我們到4樓餐廳享用,除了西式的火腿雞蛋吐司,還有越南麵包、中式點心燒賣蝦餃,又有雲吞麵、越南牛肉粉,咖啡、中西式茶、果汁,應有盡有。

探親之旅(其八)

12月30日(星期二),一早起來,上網無法寄出昨晚寫好的「探親之旅其七」,心裡很不是滋味。到樓下吃早餐,然後搬出行李,匆匆出門,乘搭A12機場巴士,一個鐘頭抵達赤鱲角國際機場;人龍排得好長,我一面排隊辦理登機手續,一面利用機場網絡上網,與兩女通視像電話。由於相機摔壞了,心情很差,取了登機證,到樓下吃點東西,然後在機場豐澤公司找照相機,售貨員介紹了一部Sony Cyber-Shot 10.1數碼相機,並買了一張4G記憶卡,職員將充好電的電池給我使用。時間已經很緊迫,我們急忙入閘。持外國護照離港旅客很多,排到我時,只差幾分鐘就趕不及登機。我們一坐下,越南航空VN763號班機就起飛了。想起舊地重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飛機於當地時間下午4點半抵達越南胡志明市新山一機場,這裡時間比香港遲一個鐘頭,與滿地可正好相差12小時。

探親之旅(其七)

12月28日(星期日),起身後和女兒通了視像電話,然後到樓下櫃台退房,行李可以寄放到下午6點才取。表姐10點鐘在大堂等候,我們見面後一起步行去附近太湖海鮮酒家,表姐夫特地從番禺趕出來,我們登上5樓飲茶。這是一家水準很不錯的粵菜酒家,雖然收費較貴,但物有所值。我們一面飲茶一面聊天,一直到下午1點才離開,表姐送我們去地鐵站,依依不捨分手,希望他日有機會再次見面,更盼望表姐一家能到加拿大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