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2日 星期一

探親之旅(其二十)(完結篇)

從航機窗口遠眺
2009年1月10日(星期日),由於滿地可時間比香港慢13小時,所以我「賺」回半天。由台灣直飛溫哥華的航機上,除了有我工廠幾位回柬埔寨探親的工友,同機還有著名影星岳華、恬妮夫婦和他們的女兒,我是在下機排隊入海關時才知道,他們一家3口就排在我們前面。「大醉俠」岳華的風采依然,從肥姐沈殿霞生前訪問遺作「友緣相聚」中,知悉岳華夫婦熱心助人,在溫哥華是社區義工,積極參予扶貧工作,更令我對他們深表敬佩。

在返回滿地可的航機上,我思緒很波動,想閉眼養神,腦海中隨即浮現這3個星期來每一天的片斷追憶。一個個熟識的面孔,一句句真誠的祝福,一段段難忘的經歷,令我激動、欣喜、悲傷、感嘆,我努力回到現實中,但仍無法恢復正常,最少要等我返回工廠上班後,才慢慢適應舊的生活環境。
屋前的積雪很厚,我又回到了冰天雪地的北國!
我的眼簾浮現大哥於機場與我相擁道別時淚流滿面的感人鏡頭,八姨媽在廣華醫院深切病房與我們訣別時氧氣罩下急促的呼吸聲,生離、死別的滋味,竟同時讓我嚐到。我親眼看到惠茵手袋被搶的驚險幾秒鐘,親身經歷在千百摩托車中闖過馬路的刺激感受,對越南混亂的交通心有餘悸,對香港緊張的生活節奏產生恐懼感。一踏上加拿大國土,呼吸到和平、自由的空氣,享受到寧靜、悠閒、舒緩的環境,你耳邊不再聽見地鐵上中粵英語反覆又重覆的警告句子:請不要靠近車門,請緊握電梯扶手,請小心車門空隙……。

兩女和朋友開兩部車到機場,嘉珈先送朋友回去,我和她每人開一部車回家。零下19度的天氣,屋前的積雪很厚,我又回到了冰天雪地的北國!
四件笨重的行李終於搬進家中
回家後第一件事是打電話去香港給國偉和惠萍家姐報平安。上網收到十幾封電郵,還有很多電話留言,我才知道許之遠老師在香港找過我,幾位朋友約我在香港見面,愛民頓曾習之老師、廖如真老師來電話問我為何返回加拿大前沒有再去探望郭燕芝老師,我知道自己分身乏術,除了深感歉疚,我無話可說。打電話給大姐,約定去她家送交大哥托的東西;打電話給伍兆職詩翁,他說已幫我留了3個星期的舊報紙;收到紫雲來郵,她說我已經回來,她的任務已完成。我才漸漸感受到自己從夢境醒來,真的回到現實中。
我們將行李逐一打開,客廳裡頓時亂得無法動彈
我們將行李逐一打開,客廳裡頓時亂得無法動彈,兩女忙得不亦樂乎,又看電腦中數以千張的照片,又將紀念磁石貼雪櫃;惠茵實在太累了,沒辦法做飯,我們去Giorgio吃午餐,回來後我們眼皮已睜不開,我一覺醒來,天已經黑了,本來想去大姐家,最後打電話改為星期天。女兒喚外賣印度餐回來,惠茵煮一鍋飯,我吃不出味道。飯後她們又忙著將家裡電腦中所有數碼照片儲存進我買的Hitachi 500g NESO移動存儲,陶醉在新科技產品中。

回家後收拾心情準備到工廠上班,我開始計劃如何利用時間做幾件事,包括:細心研讀黃伯華先生贈送的《宇宙統一場論》;安裝《漢語大辭典》光碟於手提電腦中;將在香港、深圳買到的十幾本好書加入藏書目錄中,然後逐冊瀏覽,特別是《中國文化背景八千詞》、《中國大百科全書‧軍事卷》、《養生之道》等。將這3個星期《詩壇》作品分別儲存進每位詩友自己的文件夾中;開始整理新收到的詩友新作,並將旅途中斷斷續續寫下的詩詞手稿定稿;重新恢復停頓3個星期的《新聞精選》光碟錄影和剪報工作。

惠茵也開始忙錄,家裡的雪櫃、凍櫃空了,廚房、廁所要大掃除,洗髮水、廁紙、紙巾、牙膏、沐浴露、香皂等日用品要補充,屋外積雪要清理,總之,要讓這個家回到她離開之前的樣子,肯定不是一兩天能辦得到的事。

我的旅遊日誌也到此畫下休止符,一共是20篇,謝謝朋友們的關心,謝謝廣州老伯撥出寶貴版面刊登,並將堤岸阮智芳橋上繁忙交通照片做為版頭設計,還加了《越南之旅滿載而歸》,隆情厚誼,銘刻五中,感激莫言。
(2009.01.10晚上於滿地可無墨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