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

探親之旅(其十二)

2009年1月3日(星期六),一早未7點就喚的士出門前往白騰碼頭,誰知剛上車不久,才發覺我的腰包遺忘在枕頭下面,即刻叫司機打回頭路返酒店。一路上紅燈又紅燈,我的心焦得如熱鍋上的螞蟻,萬一職員搞清潔衛生,我就完蛋了。腰包裡面很多美金都是惠茵的姐姐托她買海味的,而我們還有一個星期的盤川也都在裡面。總算回到鳳凰酒店,謝天謝地,懶洋洋的職員沒有即刻收拾房間,我掀起枕頭,看到腰包後,從此錢不離身,睡覺也要「腰纏萬貫」!重新趕路,到白騰碼頭,噴射水翼飛船即將起程,似乎只等片刻就出發,有驚無險。驚魂甫定,沒有心情從船上看西貢景色,而是閉目養神,鄰座年青媽咪正給孩子餵奶,嬰孩又哭又鬧,怪可憐的媽媽!

在頭頓普陀山觀音菩薩寺拍下唯一照片
8點鐘離開胡志明市碼頭,9點半抵頭頓。喚部的士去普陀山觀音菩薩寺,的士咪錶跳得特別快,起錶一萬兩千,明文規定每一公里跳一萬元,怎知才不到兩公里竟然跳到6萬多,肯定又是做過手腳。一抵觀音寺,見到白色觀音塑像,我拿出相機,才開始拍第一張,畫面就黑了;奇怪,這是剛在香港機場買的Sony,一想起來,那天在機場是向職員拿臨時充了電的電池,究竟是否充滿也全然不知,來越南後因為電插頭不適用,遲遲沒有充電。怎麼辦?我想起還有一部攝錄機,聊勝於無,但沒有那麼開心。我回想起1972年到1973年曾經在這裡居住過,對一草一木都盡量去追憶。想當年寺院吃齋,我們幾個年青小伙子跑到山下「水景樓」吃海鮮,喝啤酒,返回寺院不敢走前面大雄寶殿,而抄旁邊小門入寺。我看到牆上有當年住持釋慧群(俗家黃成超)的創寺歷史,用攝錄機拍了下來。買一包香,給諸佛菩薩上香,添了香油後下山。剛才送我們來的的士還在守候,我用越語問他能否載我去照相機專賣店找買電池?只見他慢條斯理,一路開車一路打聽我們是從哪裡來,我當然不能透露自己來自北美加拿大。他似乎有意繞道去找店子,我於是叫他帶我們去吃午飯。他載了我們去一家海鮮餐館,我們似乎進了黑店!

這位女子以數百萬越幣買名貴燕窩
餐牌沒有寫價錢,穿長裙的漂亮女侍應生向我們推銷她店裡出名的燒大蝦,我問她多少錢?「時價,現在不是很貴,來到這海濱城市,不試海鮮就算白來。」經不起她的介紹,我們要了燒大蝦、煎蠔餅、煎魚、酸蝦湯、荷蘭啤酒等。結賬時嚇了我一跳,越幣183萬盾,我身上只有一百餘萬盾,只好付美金,惠茵說門口掛牌收信用卡,我於是將卡遞給女侍,一會兒樣子像經理的小鬍子走來,他說店裡的收卡機壞了,要我跟他的摩托車去酒店刷卡,惠茵叫我先將卡收起來,付給他美金,他一見到美金眼睛就亮,說100元換168萬,我說昨晚在西貢換174萬,後來他說最多能兌170萬,折合112元,我將6張面額20元的美金給他,他說要面額100元才能兌這個價,如果是小面額,只能兌165萬,真拿他沒辦法,我只好跑進廁所再掏腰包取出百元大鈔。知道受騙,垂頭喪氣地離開海鮮餐館,惠茵也很沮喪,乾脆提前回西貢。我們回到碼頭,售票員說如果要換票,每人要再補32000盾,我想,180萬都花了,64000算什麼,立即登上12點半的船。

下午兩點返回西貢,我坐頭等艙,回程一路用攝錄機拍下西貢河風景,深水港可以停泊萬噸巨輪,數不清的大輪船遍佈,可以從發達的海運窺見越南經濟繁榮的縮影。我沒有告訴大哥提前回來,於是有了多餘的3個半鐘頭可以自由活動;我們喚的士去堤岸安東市場,按照惠萍家姐的吩咐代她選購魚鰾、海參、花膠、蝦米等,有送貨服務,明天送來酒店。我們又喚車去西貢阮惠街,在Pho 24吃牛肉粉、碎米飯,先回酒店休息。7點許再出來西貢黎利街,逛一會高檔士多行,買了一瓶法國波多紅酒準備送給大哥,惠茵買些小飾物送兩女,一連3次停電,幸好沒有人趁黑打劫。我看到一家規模好大的越文書店,但因恐海味超重而不敢冒然買我很喜歡的「越漢百科大辭典」,後來上到第5樓,以15000盾買了一張越文彩色「越南胡志明市街道地圖」,總算有點紀念品,又買明信片。肚子有點餓,到對面一家叫An「食」的小館,喚炸春卷檬(米粉)、粉卷等,味道非常可口。回到酒店一會兒,侄女麗虹和侄婿阿識帶了小侄孫女阿燕來聊天,謂大哥今晚去喝喜酒,回來後感覺很累,所以在飯店沒有同來,畢竟已經65歲,應該多休息!
(2009.01.03於越南胡志明市鳳凰酒店第207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