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日 星期六

探親之旅(其十一)

富壽和區貉龍君路訪大姐舊居,與鄰人合影
當年富壽樂善學校已改名為范玉石學校
2009年1月2日(星期五),早餐後喚的士出門,吩咐司機去昔日第11郡富壽和區,他是20出頭的年青人,對35年前的舊地名一知半解,我憑記憶叫司機從順橋白鐵市向跑馬場方向開去,由黎大行街左轉進貉龍君路附近下車,我找到了當年曾居住過的大姐之舊家。我一面用攝影機拍下舊居,一面追憶模糊之往事。一位越南婦女見我拍照,覺得我很面善,很像一個人,我說是三姨的弟弟,她立即問我是否從加拿大來,又告知去年甥女、甥兒也曾經來過,她過去曾經幫大姐打工兩年,我和她拍照留念,並打聽幾位鄰居的下落,頗有「訪舊半為鬼」之慨嘆。我還在眾甥就讀過的富壽樂善學校前拍照,現在已改名為范玉石學校,當然不同昔日以中文教學,而今全是越文。當年的阮文舉警署已不復存在,舊居對面的菜園變成一排排商店。


與大哥在他家陽台合影
返回同慶酒店,到樓下退房,櫃台職員向我征收57萬越幣,原來是惠茵打長途電話回香港,才十幾分鐘,要花30多美元,的確相當離譜!我喚的士後,打手機給麗虹姪女,由她告訴司機如何去黃沙路鳳凰酒店。這是西貢郊區,價格低廉,每個晚上40萬,比起同慶酒店要便宜100萬越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冷氣不冷,要開風扇;房間只有一盞昏暗的燈,我關心的只有一點:必須有Wi-Fi,可以上網,我們由4樓搬下3樓,訊號仍然非常微弱,最後搬下2樓,只要能上網就行!麗虹侄女帶了大哥來,我騎在大哥的摩托車後面,惠茵騎在侄婿阿識和麗虹兩人中間,兩架摩托車在馬路上奔馳,穿街闖巷,暢行無阻,不一會就到了大哥的飯店。然後喚一部的士,將一大堆祭品擺放車後廂,大哥和我們同車,阿識和麗虹開摩托車,前往10多公里遠的Go Giap大哥的家拜祭先父母。的士司機問我們能否回程再租用他的車,他寧願在屋前等候;大哥說有些的士跑一整天也沒有多少客,因為人人都以摩托車代步,出租摩托車每程才幾千越幣,街口到處都有,市內巴士一律3000元,但小偷很多,上下車要留意被打劫,遊客還是喚的士較安全。

與大哥兄弟倆拜祭母親
大哥的屋子買了8年,他說每年除了回來拜祭父母之外,平時都是睡在飯店。母親的相片很年輕,應該是30歲,我用相機拍下來。大哥帶來的祭品非常豐富,擺滿一桌,他虔誠跪拜,口中唸唸有詞,稟告母親:今天是國才胞弟專程從加拿大回來祭祖,祈求保佑他合家平安,萬事順心,弟婦身體健康,兩個侄女學業進步;保佑淑吟大姐一家老少平安合想,成衣廠貨如輪轉;保佑法國淑貞胞妹一家大小平安如意,酒樓生意興隆。他和我相繼給父母親上香,然後帶領我們眾人跪拜、叩頭,又多番上酒,還不斷與母親稟告他的近況,最後是燒紙錢,侄婿蹲在門外一張張慢慢焚燒。我和大哥喝333啤酒解渴。禮成後再登上剛才來的的士返回大哥飯店,來回車租30萬越幣。

我們在大哥飯店用餐後,已經是下午5點,大哥又開始忙了,我和惠茵喚的士去白騰碼頭,散步於西貢河邊。到阮惠街和黎利街的購物中心逛商場享用冷氣,惠茵買一件裙子準備送小侄孫女,我買一個精美的打火機送大哥。又買些水果和零食,然後回酒店。上網與兩女通視像電話,幸好免費,否則這樣天天聊天,長途電話費肯定是天文數字。今晚9點半,大哥、大嫂和阿識、麗虹帶了小侄孫女阿燕來酒店聊天,惠茵將裙子給小妮子,她馬上換上拍照,我送大哥打火機,他說太名貴,不捨得用,留待過年才拿出來。

我們聊天到11點半,由於明天我們一早要去頭頓,大哥等行先告辭。
(2009.01.02於越南胡志明市鳳凰酒店第207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