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7日 星期三

探親之旅(其十五)

2009年1月6日(星期二),昨晚從吉之島回到家,倒在床上立即就睡去,今早5點許因右耳發炎疼痛得醒來,找藥水滴耳朵,又服了一粒泰連諾止痛藥,然後在床上開手提電腦寫稿,上網覆詩友電郵,很快天就亮了。

和女兒通視像電話,然後和惠茵及國偉夫婦到樓下美心MX吃早餐,惠茵買了一份《蘋果日報》,我才發現,香港十幾份報紙,今天都在頭版以彩色圖片大量報導章子怡在加勒比海沙灘與外籍未婚夫度假的裸體露點照片。

用完早餐,步行去街市,又去超級市場,買了一瓶白葡萄酒,一瓶健力士黑啤酒,兩個椰王和一些零食。在水族館看魚,在街邊攤販買些紀念品,然後回家,將昨晚惠萍家姐沒有帶回去的幾袋越南海味一人一袋提出門,我建議乘搭電車,坐上面那層,可以一路拍攝香港街景。電車已瀕臨淘汰,每程才港幣兩元,由於慢駛,又經常停站,只適合不趕時間的閒人,對緊張的市民來說,已經趕不上時代的步伐。我們在銅鑼灣下車,去依莉莎白大廈C座18樓惠萍家姐的住所,地處銅鑼灣心臟,窗口是無敵海景,會展中心、隧道口一覽無遺,每年國慶或春節年初二煙花匯演,在家姐家看得最清楚。

赤松黃大仙祠前留影
我們5人去附近的「肇順名匯」飲茶,380元,約60元加幣。家姐的感冒自我們去越南前就開始,今天還是喉嚨不舒服,飲茶後她自己去看醫生,相約今晚吃飯。我們4人乘搭112號隧道巴士過海,去黃大仙。上一次我與大姨來時,手抱才幾個月大的嘉珈,今天舊地重遊,已經25年矣!

赤松黃大仙祠在獅子山下,這裡終年香火鼎盛,我們在外面買一包香,到廟裡排長龍焚香拜神,拍了幾張照片。見到一位亞洲電視女紅星張文慈,穿牛仔褲白襯衫,樣子比演電視劇角色要年青漂亮,她也正在燒香。我們下地鐵去長沙灣,步行於廉價市場,惠茵買了兩件牛仔褲給我,每件70元,我立即換上。又步行去深水步,在黃金電腦市場,買冷卻墊板放置手提記事本,兩個70元,準備送給兩女每人一個。又買一個小如香煙盒子又輕又薄的Hitachi日立牌硬碟,500G容量,售價893港元,在加拿大,一個又大又笨重的舊式硬碟售價299加幣再加稅,相當於兩千港元以上。這500G的硬碟,可以儲存家裡所有電腦的備份資料,可以儲存數以萬計的照片、歌曲、錄影帶,非常實用。大約5點半,惠萍家姐來電話,我們約定在油麻地地鐵站見面。

11月4日惠茵與國偉弟、潔芬弟婦探訪八大姨時留影
由於探病時間由下午6點才開始,我們在油麻地見面後,步行去廣華醫院,上10樓深切病房6號房,幾位表哥、表嫂和眾表姨甥等早已來到。醫院每次只許兩人進去病房,又要我們戴口罩,惠萍家姐和權表哥先進去,接著輪到我和惠茵見八姨媽,她靠氧氣呼吸,已不能說話,惠茵對姨媽說:我是阿茵,和國才來看您。只見她張開眼睛望一下甥女,點一點頭,又合眼,呼吸越來越急促。我們出來,讓國偉夫婦進去,他們出來時說,八姨媽好像沒有反應,護士來托她垂下的頭向左邊,她又垂向右邊,似乎沒有知覺。醫生告訴表哥,要做好心理準備,隨時會有生命危險,也許過不了今晚。猶憶我未到香港,惠茵去塘尾道探望八姨媽,她老人家很健談,還不斷問及我幾時才到香港。她是岳母的家姐,也是仍在世的兩位姨媽之一,今年89歲。

惠茵、惠萍、國偉、潔芬在南翔饅頭店合影
離開醫院,我們乘搭隧道巴士過海由九龍回到香港銅鑼灣,在南翔饅頭店吃晚飯,這是上海城隍廟南翔老店於香港的分店,還有一家在荃灣。惠萍家姐打電話叫新婚不久的潔兒甥女來一起吃飯,惠茵就是專程來參加她的婚禮而到香港,她婚後到馬來西亞度蜜月,銷假後返回海洋公園上班。她是留學澳洲的工商管理碩士,弟弟也還在澳洲,今年也取得碩士學位。我與甥女20年沒見面,她說近日因為有3條2米長10歲中華鱘相繼死亡,又有海獅咬傷馴獸師,令她被記者追問得迴避不及。正當我們吃上海菜、大談中華鱘的時候,國偉的手機響了,是權表哥打來,他告知:八姨媽在9點左右逝世!我們都放下筷子,吃不下了。想不到又是來奔喪,也幸好能見她最後一面。惠萍家姐說明天去深圳的行程不變,因為姨媽的後事要等農曆春節後才辦。
(2009.01.06於香港鰂魚涌柏惠苑康柏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