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5日 星期一

探親之旅(其十四)

2009年1月5日(星期一),一早5點許醒來,上網想找女兒通視像電話,她們沒在家。整理行李,喚醒惠茵,然後到樓下櫃檯退房。職員上來幫我們將行李搬下樓,3晚酒店120萬盾,不到70美元,比同慶大酒店一天的租金還要便宜。職員喚的士後,將行李搬上車,我給他們每人一塊錢美元,他們合什向我拜謝。這裡去新山一機場不算很遠,7萬盾的車租。

與大哥、麗虹姪女、阿識侄婿在新山一機場合影
越南國際機場只供有機票登機的旅客才能進去,來送機或接機的全部留在外面。我們將行李推到越南航空公司櫃面,辦理登機手續,取了登機證,麗虹侄女打電話謂她在外面,我們出機場外相見,她和侄婿開摩托車先到,不一會大哥也自己開摩托車來,留下大嫂看店,麗虹說小阿燕今早鬧情緒不肯上學,要來機場送叔公嬸婆。大哥說這是他第二次來機場送機,第一次是20年前送大姐移民加拿大,這一次送弟弟回香港,不知什麼時候能再相見?

麗虹姪女哭成淚人,大哥神情悲傷,何日再重逢?
我將手機還給麗虹,幸好有這部玩意兒,我們每天才可以跟大哥保持聯絡。大家一直聊天到9點許,時間到了,不能不離開,只見麗虹哭得像淚人似的,大哥老淚縱橫,惠茵一面拍照一面擦拭眼淚,我和他們逐一擁抱,安慰大哥:一有時間,弟弟一定帶兩侄女來拜訪大伯,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

大哥、麗虹和阿識侄婿目送我們進機場,他們不斷揮手,高喊:一路順風!我卻忍住淚水不敢回頭望,是惠茵叫我向他們招手告別,我一回頭,只見大哥等人又揮手又怕我看不到,將身子跳上來,我實在無法控制自己,淚水奪眶而出。別了!越南,別了!國良大哥,我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看您的!

我的心情和上次來時不一樣,那天是興奮,今天是哀傷。回想這一個星期和大哥相處的短暫日子,印象深刻,永留腦海。拍了數百張照片和幾卷錄影帶,可供日後慢慢追憶。大哥說他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大姐,告知我們已經平安離開越南。我明知不喜歡這裡的治安,不喜歡每天提心吊膽出街,不喜歡骯髒的環境,但因為有哥哥在這裡,我還是會再回來的。我答應大哥,想辦法說服大姐和法國二姐一同來越南,兄弟姐妹4人團聚,這一天才是最值得慶賀的大喜日子。最重要一點,就是祈望大哥保重身體,長命百歲,有機會出國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也祈禱越南早日脫離貧困,由昔日滿街單車變成現在滿街摩托車後,明天將是滿街巴士、汽車,有地鐵,有良好的交通管制,居民有高尚的文明意識,不隨地吐痰拋垃圾,不搶劫偷竊。

還有一點,就是貪污。我的朋友提醒我,越南海關人員對紅髮綠眼高鼻子的洋人就畢恭畢敬,點頭哈腰,對黃皮膚黑頭髮的亞洲人,特別是返鄉越僑就格外苛刻,諸多挑剔;他去年回越南就被盤問了近一小時,他的老婆也曾經被戲弄,謂懷疑護照可能是假的,必須要檢驗,一等就是半個鐘頭。另一位帶了手提電腦,海關人員懷疑電腦裡面可能有越南國家機密,要扣查;也有人被責問,有同名同姓的旅客犯法,不知是否同一人,所以必須等待驗明正身才能放行。後來還是用錢疏通,所以吩附我,在護照裡面夾了一張10元面額的美金,包管就能順利過關。那豈不成了賄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兩人還是照辦了,入境時一句話也沒問,就在護照上蓋印,很有禮貌地向我們點頭,雙手將護照捧到你面前。今天沒有小面額的美元,我們就夾了10萬越幣在護照裡面,結果真的十分順利,又點頭微笑又問我為何不留在越南過農曆新年,又祝我們一路順風,有空多回來一遊,行李也全部不檢查。

我對自己的賄賂有一種犯罪感,但還是做了虧心事。總算平安離開新山一機場,香港時間下午1點半返抵赤鱲角。乘搭A12機場巴士直達鰂魚涌。

惠萍家姐今晚來小舅子家與我們一起吃晚餐,看越南之旅照片,惠茵將海味、水果、特產、紀念品等給他們。國偉向公司拿假期直到我們回加拿大才銷假,家姐、國偉夫婦後天將陪我們去深圳。甥女寶桃來電話詢問我們到越南見到國良大舅的事,並約定有時間再與她相見。晚飯後,我們和惠萍家姐到附近太古城吉之島逛公司,惠茵買了一件衣給我,因為我帶來的衣服幾乎全部留在越南。家姐約我們明天飲茶,然後再去醫院探望年邁的八姨媽。
(2009.01.05於香港鰂魚涌柏惠苑康柏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