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參加喪禮歸來(鄭懷國)

端華第十一屆全體師生花圈置於靈堂上
前天(11月14日),我們一行六人(景秋夫婦、兆華、劉光、健生和我)載著同學關慰和情意,乘火車到德國法蘭克福,準備參加翌日正群同學的喪禮。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第977篇:《成果》

2017.11.16賀《華僑新報》「詩壇第800期」
十八春秋,二九韶華,恰似昨天。憶三人組會,濫觴伊始;百家結社,碩果超前。詠月題梅,尋珠唱玉,廣締今生文字緣。憑筆墨,縱神交紙上,誼比金堅。

諸君倚馬成聯。嘆即席、揮毫佳話傳。效蘭亭雅集,瑤章滿腹;儒林聚首,妙句連篇。才女芸香,詩翁澹泊,後繼加盟擔在肩。新氣象!祝吟壇明日,更勝當年。
 ──《沁園春》賀「詩壇」第八百期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第976篇:《悼友》

廣校同窗,端中共硯,劫餘奔走。飄離半世,歐陸重逢傾酒。話當年、感慨萬千,滿頭華髮君知否?問人生何價?蓋棺定論,仰天回首。

真友!情長久。縱遠隔西東,白雲蒼狗。挑燈剪燭,憶舊閒聊星斗。博登湖、兄嫂伴隨,山盟海誓難相守。太匆匆、駕鶴仙遊,怎忍心分手?
──《鎖窗寒》悼念陳正群老同學

上週三(11月1日)凌晨四點許,被微信鈴聲喚醒,是景秋老友短訊:「正群同學在飛往香港航機上過身,特此告知。」這一突如其來的噩耗,肯定是未經證實的謠傳,不足為信。再到端華同學群組,排山倒海的「一路走好!」「安息吧!」「節哀順變!」接踵而來,看來正群是真的走了!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悼念陳正群老同學(蔡麗華)

十一月一日早晨八點多,我剛點開手機的「端中十一屆同學網」,即刻看到佩明貼上年初正群和鈴兒旅遊西哈努克港的八幀照片和一個視頻。其中有數張是他故意要親鈴兒,帶些「搞笑」與「惡作劇」的視覺效果,我邊忍俊不住地脫口說出「這個老頑童」,邊繼續往下閱讀訊息,印入眼簾的竟是佩明和奕智等數位同學的對話,天呀!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群走了!這怎麼可能?!我與鈴兒一直保持聯繫。自從今年六月中去西德辛根城探訪他們後,沒聽鈴兒提起正群的健康狀況。向來開朗又重情義的老同學,怎可能連一點預兆、一聲道別都不說就離開了這個他深深熱愛的人世?離開他無時不眷戀的親人、摯愛的妻子、兒女、孫兒女們,離開一群與他情同手足的老同學們。我多希望這只是一場惡作劇的開玩笑,亦是一番誤會、一場惡夢。

端華同學唱酬錄之六十六:悼念陳正群同學

泣祈吾嫂多珍重
悼念正群同學
鄭懷國
秋凜風寒降素幬,同窗上路不回頭。
泣祈吾嫂多珍重,鶴伴英魂太乙舟。

鎖窗寒──悼念陳正群老同學

(1951.08.23-2017.10.31)
廣校同窗,端中共硯,劫餘奔走。飄離半世,歐陸重逢傾酒。話當年、感慨萬千,滿頭華髮君知否?問人生何價?蓋棺定論,仰天回首。
真友!情長久。縱遠隔西東,白雲蒼狗。挑燈剪燭,憶舊閒聊星斗。博登湖、兄嫂伴隨,山盟海誓難相守。太匆匆、駕鶴仙遊,怎忍心分手?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往事只能回味──深深懷念陳正群老同學

2012年5月15日(星期二)
清早麗珍來喚醒我們,一起去湖邊散步,在英格蘭公園觀賞各式各樣異花奇樹,一路聊天一路捕捉鏡頭,拍了不少美麗的街景。八點半,約了京達兄一塊用早餐。十點許,麗珍送我們去火車站,我們登上去蘇黎世的列車,11點45分準時離開,別了日內瓦!
2012.05.15與正群、玲兒、懷南在瑞士蘇黎世Lipp古堡餐廳聚餐留影
我們在下午兩點半左右抵達蘇黎世,陳正群、玲兒夫婦和兒子懷南來車站接我們。正群與我和惠茵都曾經一起在金邊廣肇惠中學畢業,一起在服務隊共事,一起轉到端華唸專修班,從1965年算起,已經47年的老同學,自1970年至今,也整整42年沒見過面。我們緊緊擁抱,熱淚盈眶,不斷互相拍肩膀,久久說不出話來。

悼念正群同學(江麗珍)

正群和玲兒一對恩愛夫妻
正群同學走了,走到那麼突然,沒來得及跟任何人道別,又走得那麼倉促,沒留下片言隻語;他帶著對家人的無限眷戀,對生活的無比留戀,以及對親朋好友的無盡依戀,永遠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給大家留下來的,是驚愕、惋惜與深切的悲痛!

第975篇:《寧陽》

2017.10.27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於紅寶石酒樓出席寧揚會館晚宴
上週五(10月17日)晚上,應鍾啟誠主席之邀請,赴唐人街紅寶石酒樓出席魁北克台山寧陽會館成立14週年宴會,與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譚銳祥壇主、寧陽會館第一副主席兼秘書長伍兆職詩翁夫婦同席。猶憶14年前的2003年6月20日《詩壇第182期》刊出伍老「魁省台山寧陽會館成立誌慶」(鶴頂格)排律,同年8月8日《詩壇第189期》刊出譚銳祥壇主和白墨的賀聯,以及鄭石泉詩翁的鶴頂格排律、李錦榮詩兄的五絕;8月15日《詩壇第190期》刊出伍老「畫堂春」和賀聯;後來還有子漢賀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