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第976篇:《悼友》

廣校同窗,端中共硯,劫餘奔走。飄離半世,歐陸重逢傾酒。話當年、感慨萬千,滿頭華髮君知否?問人生何價?蓋棺定論,仰天回首。

真友!情長久。縱遠隔西東,白雲蒼狗。挑燈剪燭,憶舊閒聊星斗。博登湖、兄嫂伴隨,山盟海誓難相守。太匆匆、駕鶴仙遊,怎忍心分手?
──《鎖窗寒》悼念陳正群老同學

上週三(11月1日)凌晨四點許,被微信鈴聲喚醒,是景秋老友短訊:「正群同學在飛往香港航機上過身,特此告知。」這一突如其來的噩耗,肯定是未經證實的謠傳,不足為信。再到端華同學群組,排山倒海的「一路走好!」「安息吧!」「節哀順變!」接踵而來,看來正群是真的走了!

2017.11.15在德國法蘭克福正群追悼會上端華同學花圈
我再也無法入睡,一合眼,正群的笑臉立刻就浮現在腦海,他的笑聲在耳邊響起,他的潮州笑話,他的幽默滑稽,他的調皮搗蛋,一下子全都湧現眼前。我實在無法接受這殘酷的事實,就像澳洲奕智同學連續數十條訊息都是「可惜!」兩個字。隨即收到懷國、黛黛的悼詩、麗珍麗華的悼文,我於是從藏信中找出1974年11月20日正群從柬埔寨馬德望寄到泰國曼谷給我的信函,相隔已43年矣!重讀舊信,痛定思痛,悲從中來,填了一闋《鎖窗寒》貼到網上,用的都是通俗淺白如水的大白話。今期《詩壇第799期》,刊出曾任歐老師、姚洪亮、蔡麗華、江麗珍的《鎖窗寒》,都是真情流露,一字一淚!
2012.05.15闊別42年的老同學在瑞士蘇黎世喜相逢
連續幾天向許多同學打聽正群的逝世真相,終於,今天凌晨兩點許,接到嫂夫人從香港寄來微信,告知第一手資料,許多未經證實的傳言獲得確認──正群老友真的走了!他的兒子開車送爸媽從德國到瑞士蘇黎世,登上飛往香港的航機,打算在11月1日到柬埔寨金邊;誰料航機在離香港還有大約兩個鐘頭時,他剛用餐完畢,起身上廁所,突然心臟病發暈倒,幾經搶救無效,終告不治。
這是在浩劫以後第一位離我而去的老同學。我知道自己非常過份,向嫂夫人提了許多問題,她一一詳細作答:「很感謝你,能為正群寫文章,我很樂意配合你。」我回覆道:「正群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辭世是我們同學的最大損失,我必須把他的生平事蹟寫下來。非常謝謝!妳在悲傷的心情下還回答我的問題,已經很難想像的了。妳忙吧!我會把文章寫好,給正群在世間留下腳印。」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攝於1969)
陳正群,潮州人,祖籍廣東澄海,乳名阿正,1951年8月23日(農曆辛卯年七月廿五日)生於柬埔寨金邊,2017年10月31日(農曆丁酉年九月十二日)病逝,享年66歲。在家中排行第四,上有兩兄一姐,下有一弟二妹,其中一位妹妹已在二十幾年前逝世。在金邊廣肇惠中學初中畢業後,到端華唸專修(高中),1970年3月18日龍奈政變後不久,中文學校關閉,繼續留在金邊,1975年1月23日與同學陳玲兒結婚,1975年4月17日。赤柬入城,金邊淪陷,被紅高棉「烏衫」趕出城,一路逃亡到柬越邊境,1975年5月抵達越南西貢,在越南過著五年難民日子,1975年生下長子,1979年次子出生,後來由玲兒父親擔保,一家四口於1980年9月從越南飛到德國,在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博登湖畔安家落戶,1985年生下幼女。正群刻苦工作,嫂夫人勤勞持家,後來經營源遠酒家,先後開了四家分店,堪稱「長袖善舞」。愛打抱不平,仗義執言,熱心助人,慷慨解囊,樂善好施,急公好義,朋友有難,鼎力相助,甚至敢於兩肋插刀,這是正群最令人敬佩的地方;對同學,他從來不佔人便宜,授多於受,這點也是商人的他最為可貴之處;所以,雖然他愛吹牛、車大炮,大家都不介意,還是視他為好朋友、親兄弟!他夫婦倆曾經捐款給端華母校、德國老人院、幼兒園等。在悉心栽培下,三名兒女學業有成,長子懷南經濟學碩士,次子忠英經濟學博士,幼女惠鑾即將是文化藝術博士,他們已成功融入德國主流社會,並先後都成家,兒女繞膝。正群夫婦弄孫之喜,網上經常看到和小孫兒、小孫女嬉戲的合家歡照片,溫馨甜蜜,令人羨慕。

我們夫婦倆與正群從1965年開始在廣肇惠中學就讀,同校不同班,後來在「服務隊」(風紀隊)一起共事,放學一起到群樂體育會打籃球。1968年一起進入端華,我的班主任是陳綠波老師,他的班主任是薛世祺老師,後來是曾任歐老師,我們廣校來的老同學總喜歡聚在一起,來往頻密,正群也是我家的常客,經常和我哥哥「吹牛」,媽媽很喜歡他。
1974.11.20正群從柬埔寨馬德望寄去泰國曼谷的信函,珍藏已43年矣!
1971年,我去越南,彼此偶爾還有通信,1973年底,我回到金邊不到幾天,正群就來找我,當時我告訴他,正打算去泰國,並且已經報名讀泰文,他說會和我一起去馬德望,送我到邊境。1974年9月14日,我從馬德望經烏祖越過柬泰邊界,午夜抵達泰京曼谷。後來他在信中寫道:在你離開金邊的當天,我也到馬德望,當時我已知道你是乘搭大聖航機赴馬,本來我也是與你同機,真可惜,由於有點事而錯過見面機會,真令我遺憾!
1975.01.25在泰國寫的打油詩,祝賀正群、玲兒新婚
後來我收到陳芳菲同學來信,告知郭蓮燕同學十二月初八結婚,而正群和玲兒十二月十二日也結婚,兩對新人的婚禮只相差四天,當時我雖然不懂平仄押韻,也寫了一首鶴頂格打油詩「正群玲兒情意如詩」(1975.01.25)相贈,這首小詩和芳菲的舊信一直保存到今天,那天找出正群來函時才發現,感慨萬千。
2012.05.15與正群、玲兒在瑞士蘇黎世最高餐廳Lipp合影
2012年5月15日到17日,我和惠茵到瑞士蘇黎世,正群、玲兒夫婦由長子懷南從德國開車來火車站接我們,闊別42年,老友重逢,互相擁抱,熱淚奪眶,我們前後相處三天兩晚,留下美好回憶。(見《歐遊日記其四其五其六)唉!那天在視像電話中他還說一定會來加拿大。

安息吧!正群老同學,一路走好!
(2017.11.09《華僑新報》第139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