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第790篇:《旅遇》


波士頓圖書館
趁工廠聖誕、新年兩週長假,我們本來打算全家去古巴。但兩女臨時獲通知,必須趕在12月28日上班,只好放棄。大女兒提議去波士頓幾天,雖然我與老伴去年五月曾經隨旅行團走馬看花去過一次,但已沒有什麼印象,所以我也贊成。網上租了希爾頓酒店三晚,以信用卡訂了房間後才知道出錯,將四個成人變成一個成人和三個小孩;打電話去交涉,職員說先辦理取消訂房手續,必須十天後才能獲退款。頗掃興的掛了線,再訂 Boston Park Plaza Hotel,免費泊車(希爾頓酒店每天泊車費45元)。還剩幾個鐘頭,我與女兒去Indigo書店,買了兩本波士頓旅遊手冊,回來後討論每日行程,將酒店地址輸入GPS中。小女兒則上網找尋哪家餐廳值得去光顧,老伴忙收拾各人行李。

2011年12月21日 星期三

第789篇:《慨錄》

上週末、週日,政壇上連續送走兩位名人:一位是69歲的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一位是75歲的前捷克總統哈維爾。兩人的出生、政治背景、名望、千秋功罪都截然不同,不可相提並論。

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第788篇:《詩侶》

譚銳祥壇主致詞
上週六晚,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眾詩侶於唐人街東昇樓酒家雅集,歡度詩會十二週年會慶暨《伍兆職詩詞集》出版面世。住在滿地可的詩友,除了幾位因旅遊缺席之外,大部份都準時赴宴。

2011年12月7日 星期三

第787篇:《感聊》

剛才去開信箱,收到親人從香港寄來第一張賀年卡,才知道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近聖誕節。猶憶去年的今天,我還在台北;明年的今天,我會在哪兒呢?但願一切順利,沒有驚險又過一年!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第786篇:《疑點》

懸掛樹上的女人果(圖1)
寮國工友沙尼將其新買的iPhone手機上網,下載了許多東西,一有空就到處給大家分享。幾個星期前,他將一張圖片出示,是一棵果樹,樹上懸掛的不是普通水果,而是像芭比娃娃的裸體女人,而且姿勢各異,除了直立,還有兩手交叉遮掩下體。我一看就咬定是用電腦加工,並堅信不疑的說:如果世上有這樣一棵人形果樹,擁有這果樹的主人,一定會被全球傳媒追蹤;他那棵樹一定老早就成為世界頂尖的植物學家研究對象,受到保護;而且必然掀起瘋狂的旅遊潮,遊客一定將發現人形果樹的景點視為聖地,每年來朝聖的人絡繹不絕,僅出售入場券就財源滾滾,賺到盤滿缽滿。

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第785篇:《感敘》


與杜寶田神父、吳雲峰先生合影於滿地可中華天主堂
譚銳祥壇主來電話,誠邀本星期六(11月26日)晚上出席杜寶田神父九秩壽宴。時間過得真快,猶憶2006年11月25日週六晚上,赴滿地可中華天主堂出席杜神父85歲壽宴,並即席吟首詩「賀杜寶田神父榮壽、榮休、榮歸」:贈詩即席感懷深,神父功勳冠古今。晉鐸榮休留聖譽,熔爐苦煉見真金。慈悲救世知誠意,博愛蒼生播福音。寬恕由來仁者壽,喜蒙恩雨沐天心。」轉眼已五年。

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第784篇:《辭典》


書樓藏書(圖1)
日前在楓華書市買到商務印書館2008年版《新漢西詞典》,如獲至寶。雖然買不到《西班牙語漢語詞典》,但有25萬條目的《拉魯斯法西、西法詞典》也足夠我自修西班牙語了。辭典這工具書,任何時候都是非常實用的,不怕會被冷藏。家裡藏書中,辭典、字典佔了主要成份,而且也是價格最貴、體積最大、地位最高的。往往為了買到一本好辭典,令我口袋常空,但面不改色,大呼:值得!

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第783篇:《詩趣》

去年本欄第731篇隨筆《心曲》寫道:“ 今年11月6日,是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十一週年會慶,「詩壇」沒有收到任何詩友寄來有關詩詞,這還是創會以來破天荒第一次。印證了懷石兄的論斷:「詩會從1999年創會,到2009年,「詩壇」從第一期,到第500期,由無到有,急速上升,這首個十年是「嬗變期」。十年以後,新詩友加盟,寫詩隊伍壯大,是「漸變期」,然後是「鞏固期」;詩會平穩發展,但不會再有大起大落。對已經走上軌道的詩會,可以放手給年青一輩接棒,由他們吸收新血,再創高峰。我們拓荒者應慢慢退居幕後,逐漸淡出。」”此話一點沒錯,今年詩會成立12週年,也沒有收到有關作品。而「詩壇」大量新詩友加盟,隊伍空前壯大,可喜可賀!

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第782篇:《聊趣》


攝於 La Baie 鎮 Saguenay河畔
上週六清晨約六點才放工回來,匆匆上樓小睡。九點鐘老伴把我喚醒,洗個熱水澡,吃點早餐,將行李和手提電腦搬上車,還有給小女大袋吃的,以及長女那又大又重的文件箱,她說星期一要出庭,利用時間看案卷。十點鐘啟程,取道40號公路先去魁北克市,12點半抵步;倒滿汽油後吃午餐,然後再朝175號公路北上,氣溫由滿地可的零上九度,到魁北克的五度,越向北就越冷,當穿越國家公園時,車外溫度降至零下兩度。我們在下午三點正抵達離魁北克市北面190公里的城鎮希庫蒂米Chicoutimi,是薩格奈──聖讓湖Saguenay-Lac-Saint-Jean區行政中心,位於薩格奈河航道頂點。小女兒上星期三出差,租車前來這裡,入住河畔酒店,要留到11月4日才回滿地可,她說自己一個人很悶,我們答應來這小城度週末。從拉娃來到這裡大約五百公里,花了五個鐘頭車程。

2011年10月26日 星期三

第781篇:《談死》

1996年11月29日,本欄寫第11篇隨筆《傷逝》(《華僑新報》第301期),當時引用大量古人關於死的詩句,但對死的理解還是很膚淺。蒐集《人物生歿錄》,看到名人一個個死去,感慨萬千。這15年來,死去的名人數以千萬計,主要的有(按時間先後排列):曹禺,李翰祥,吳健雄,鄧小平,彭真,戴安娜王妃,德肋撒修女,趙少昂,波爾布特,錢鍾書,冰心,姚雪垠,謝冰瑩,吳大猷,關山月,陳立夫,阮文紹,張學良,林海音,羅文,張國榮,吳祖光,宋美齡,梅艷芳,臧克家,里根,阿拉法特,黃霑,趙紫陽,約翰‧保祿二世,啟功,巴金,劉賓雁,王光美,福特,薩達姆,葉利欽,布托,蘇哈托,沈殿霞,柏楊,華國鋒,王永慶,梁羽生,盧武炫,麥可‧傑克遜,季羨林,阿基諾夫人,金大中,錢學森,吳冠中,司徒華,伊莉莎白‧泰萊,鄧光榮,賓‧拉登,林頓,卡達扎等。

2011年10月19日 星期三

第780篇:《談鬼》

工廠晚飯休息時,工友們聚集於咖啡廳,每個人說自己的語言,宛若聯合國。來自危地馬拉的亨利與來自墨西哥的加比耶、住過阿根廷的碧說西班牙語;安德烈與蓋丹、伊利克說法語;賽義德與彼得說英語;沙尼與力迪猜說泰語;阿傑與頌巴特說柬語;阿豪是唯一說越語的,所以總是走過來找我閒聊;其他工友都說寮語。而能說國語和潮語的,除了我,還有來自法國的阿華,來自曼谷的阿登,來自柬埔寨的阿傑。住德國七年的汶詩,他的德語沒有談話對象;住澳洲兩年的蒙,是工友中年紀最小的,他每次總愛找話題和我聊天,因為喜歡看香港電視劇,所以很想學些簡單粵語。

2011年10月12日 星期三

第779篇:《縱筆》

滿肚牢騷,必大膽縱言;滿紙不平,則盡情縱筆;文人雅集,喜弄墨縱吟;開懷暢飲,應豪放縱歌。我行我素,獨來獨往,雖得罪人也不可不鳴,雖被人罵得狗血淋頭也談笑風生,誰奈我何?

2011年10月5日 星期三

第778篇:《逆境》

欣逢十月十日辛亥革命一百週年,僑界紛紛舉辦各項紀念活動,也有組團遠赴台灣參加雙十慶典。緬懷先烈功勳,回首百年歲月,一步一個腳印從荊棘途中走過來,面對艱難逆境,闖過多少險關,前面的去向依然撲朔迷離、峰迴路轉。國父孫中山先生一世紀前締造的中華民國,何去何從?

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

第777篇:《文緣》

與許之遠老師、許其正夫婦等合影於基諾沙和平公園
收到台灣詩人許其正先生寄來其新著《山不講話》(中英日文對照)新詩集,帶到工廠細讀,並立即回函致謝。此次到美國出席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期間,獲贈的詩集達二十幾本,包括中文、英文、日文、韓文、西班牙文、印度文等。大陸女詩人孫萌除了贈我《綠色熟悉我的聲音》新詩集,又以其博士論文《「她者」影像──好萊塢電影中的華人女性》相贈。她給我名片時特別提到其英文名譯為Sun Moon,是她父親譯的,除了音譯,還有意譯,因為「日月」包含了她的名字「萌」。而她朗誦其詩「地鐵,看白痴脫下外衣」,令我印象深刻。

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第776篇:《評鑑》

「九一八」80週年,再次令人將焦點集中在少帥張學良身上,他是否應該背負「不抵抗將軍」之千秋罵名?奉天(瀋陽)淪陷,錦州、熱河失守,整個東北最後被日寇鯨吞;歷史一定會追究,為何北大營八千名守軍會被只有500多名日軍擊潰?原因很簡單:由於少帥執行「不抵抗」命令!

2011年9月14日 星期三

第775篇:《感談》

為了協助「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建立詩友資料庫,特去函新舊詩友,要求填寫表格,包括真實姓名、常用筆名、出生年月日、籍貫、出生地、通訊地址、聯絡電話、電子郵箱,以及寫詩簡歷、出版作品等。陸續收到各地詩友從四面八方寄來個人資料,這是嚴格保密,不會對外公開,可以放心。

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第774篇:《詩旅》


2011年9月4日各國詩友於閉幕典禮上留影
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於9月3日晚上在明尼亞波利閉幕,曲終人散,大家依依不捨擁抱告別。相約明年10月於南美洲烏拉圭首都蒙得維的亞開幕典禮再聚,並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閉幕。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當光環消退的時候——訪平民詩人盧國才(白墨)先生

蒙特利爾《七天》週刊記者 胡憲


採訪盧先生是筆者長期心願,因他傳奇的故事,因他磊落的性格,因他廣博的學養,更因他十幾年來如一日,為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的成長,為堅守中華國學在天涯海角的一方陣地嘔心瀝血,操勞忘我。

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

第773篇:《赴會》

與大會主席拉可維奇、許之遠老師、詩人非馬於開幕典禮上
上星期六(8月27日)晚上,與眾詩友到唐人街金豐酒家出席伍兆職詩翁八秩壽宴。散席回到家已11點,老伴正在為我收拾行李。週日凌晨4點半起床,小女與媽咪送我到杜魯多國際機場。由於一早在網上辦理登機手續,所以很容易便入閘。

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

第772篇:《崇敬》


星期一(8月22日)早晨,小女兒告訴我,聯邦新民主黨黨魁林頓於凌晨4點許在其多倫多寓所中病逝。噩耗傳來,令人震驚,更不敢置信癌症惡化會來得這麼快。猶憶三個月前的5月2日聯邦大選,林頓領導的新民主黨,贏得了國會102席,成了官方反對黨;而更甚的是,在魁省囊括了75席中的59席,取代了只剩下4席的魁北克政團,連國會都進不了的魁北克政團領袖杜錫和自由黨黨魁葉禮庭,雙雙宣佈退出政壇。林頓這頭黑馬,被看好會在未來的日子裡,能讓新民主黨發展成為聯邦執政黨。

2011年8月17日 星期三

第771篇:《留痕》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網頁於2009年4月創建,除了將12年來600多期「詩壇」全部收進去,近兩週還將詩友作品逐一編製貼上。原則上凡是在《華僑新報》「詩壇」上最少刊登過5首詩詞,就被儲存進其個人「詩詞集」中。有些詩友已經辭世,但其作品會永遠保存,供後人閱讀;有些詩友雖然已離開詩會,但基於「尊重事實,保留原貌」之立場,還是會設檔案儲藏,除非作者本身聲明「版權所有,不得轉載」。這一萬三千首詩詞,是研究海外華人文學發展史的寶貴材料。

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第770篇:《暢敘》

兩週長假就這樣過去了。星期一回到工廠,在爐邊恢復正常工作,兩天的汗水,令體重急速下降,今早上磅一秤,足足減掉5磅,可喜可賀!工友們不解,他們對高溫避而遠之,我卻故意到爐邊焗出淋漓大汗,還苦中作樂,沾沾自喜。由於加速血液循環,促進新陳代謝,整個人輕鬆,連偏頭痛也治好了。在工廠常喝水,沒有胃口吃東西,相信不用幾個月時間,一定可以將啤酒肚減去。

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王羽侯先生演說詞

陳先生、陳夫人,各位朋友:大家好!

今天是陳文稱先生和夫人廖如真女士詩文集《紅楓片片情》發佈的盛典。在愛城,這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文化活動,對文化的推廣傳揚,具有一個特殊的意義。我能夠為這本書作一個介紹,深深感到「與有榮焉」。

第769篇:《絮聊》

好友電話聊天,無所不談,欲罷不能,最後乾脆驅車到他家,開懷暢敘,一聊就是整個下午,不亦樂乎!由於彼此深交,毫無顧慮,海闊天空談個夠,的確過癮。我們聊得最多的,當然是時局;滿肚牢騷,不吐不快,天南地北,東拉西扯;痛罵貪污枉法,嚴斥官場腐敗;對金錢掛帥、一切向錢看的怪狀,憤憤不平;對無辜老百姓人禍枉死,草率善後,嗚呼!不禁悲從中來,仰天長嘆。

2011年7月27日 星期三

第768篇:《重逢》

自從1970年4月1日,柬埔寨龍奈(朗諾)政權宣佈關閉全國中文學校,金邊端華同學失散。歷經赤柬殘殺,能平安逃出生天的,已是萬幸。我們第11屆專修班同學只剩下一百餘人,分別散居於歐、美、澳、亞四大洲10個國家和兩個地區。在法國巴黎,有同學組織校友會,每年都有聚會,曾經回到柬埔寨,探訪母校,也去過不少國家旅遊。很可惜,由於種種原因,我至今從未參加過任何一次活動。這幾年,從巴黎來加拿大魁省滿地可的同學,我只見過黃丁秀和陳景秋兩位;而與關不玉在香港匆匆相聚,是最令我難忘的一次會晤。住美國的同學,我還沒有見過。即使在加拿大,由於大家住得遠,除了到4千公里以外的亞省卡加利探訪張惠君,以及陳黛黛從2千公里外的緬省溫尼辟來滿地可飛巴黎時小聚,其他同學都沒有聯絡。住德國的陳正群同學每次來電話,都希望我能走一走。

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郭燕芝老師來信選登

國才賢弟:

如果這一次沒有和曾任歐老師伉儷在茶敘時詢問你的情況,相信他倆沒有詳細告知我的一切,我對你始終只囿於你詩詞寫作和一般師生的感情上;況且在我的精神和體康正處於極端差欠的情況下,我可能不會在當晚撥電話與你,和今晚夜靜更闌的時候冒著腦海波浪起伏、膊頭手臂酸痛,苦撐著禿筆為你書寫,原因和答案祇有一個──聽曾老師的告訴,我和國暲先生對於你目前的處境和此後的健康問題,感到驚心動魄。我的幾位摯友都非常同情和愛憫,囑我即晚電話勸告你;寫信給你分析健康對事業更重要。無論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下,在挑担萬鈞重擔的情況下,仍要把健康為第一位,須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呀!

白墨與詩詞(郭燕芝)

諺云:「詩詞文學,足以創造美好的人生,足以增進社會的道德。」細嚼其意,使人領悟我國文化藝術的璀璨和崇高。

2011年7月20日 星期三

第767篇:《悼師》

2010年12月12日到太古城洞庭閣拜訪郭燕芝老師
星期二(7月19日)凌晨3點半回到家,飯桌上見到老伴留的字條:「廖老師電話告知,郭燕芝老師在香港時間7月18日病逝。」令我震驚,愣了許久,腦海裡浮現郭老師的慈容,耳際邊迴響郭老師的笑聲;從文件夾中取出郭老師多年來的信件,整個人呆了下來。痛定思痛,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通知全球各地所有端華同學,並將這訊息貼在「端中第11屆專修班同學通訊網」。

2011年7月13日 星期三

第766篇:《半休》

自3月25日腰傷以來,超過百日的休養,做了40多次物理治療;上週五去見醫生,我央求他批准我返回工廠恢復正常上班。醫生問我,你到底急什麼,腰傷可大可小,有些病人一拖就是一兩年,你才3個多月,還未完全康復,要是再復發,手尾可長。經不起我的哀求,他只好簽了CSST工傷最後醫療報告,允許我星期一開始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但如果不行,還可以覆診,再做輕活。

2011年7月7日 星期四

2011年詩詞

最高樓
──賀《伍兆職詩詞集》出版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
詩言志,吟唱見真情。誰解仄和平?滄桑歷盡知榮辱,凡塵見慣悟陰晴。樂推敲,勤探索,喜爭鳴。
一句句,壺中煩惱少。一字字,醉中靈感好。詞祝壽,壽星明。騷壇碩果書傳世,楓鄉巨著史留名。頌揚聲,隨伍老,蓋蒙城。

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

第765篇:《假日》

6月24日魁北克省慶剛過,一個星期後的7月1日又是加拿大國慶,工廠連續兩週只上班3天,長週末4四天,適逢好友母女隨同我們從美國阿爾巴尼來滿地可度假,這段日子幾乎天天出門遠行。

2011年7月3日 星期日

博士詩人白墨贊(黃或東)

白墨這個名字,在點問頓(愛民頓)埠的詩人,應該不會陌生。本埠《光華報》早年曾長期轉載過他的陳年作品;去年,越柬寮社區,在他由台灣世界詩人大會領勳歸來後,曾有兩頁大幅啟事致賀他榮膺詩人博士名銜,帶來僑社不少光彩。

2011年6月29日 星期三

第764篇:《慨語》

利用魁北克省慶長週末,帶了手提電腦,和老伴、小女3人開車到美國紐約州州府阿爾巴尼探訪老友,聊天,逛街,上館子,拍照片。我每天除了逛書店,其餘時間都獨自留在朋友家,編製博客網頁。大女兒要準備出庭文件,所以哪裡也沒去,我們互相寄短訊;她向我詢問關於越文名字如何辨認男女,我告知,越南名字中凡是有Thi(氏)一定是女性,如阮氏萍、陳氏玉珠、張氏梅等。

2011年6月22日 星期三

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採訪白墨

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RCI

2011 年6月22日
在蒙特利尔有一位很特殊的华裔诗人,他的本职工作与文学一点都不沾边。但他最近却获得了美国世界艺术文化学院所颁发的荣誉文学博士学位。接下来,本台蒙特利尔记者刘晓强将带您来认识蒙特利尔这位华裔诗人白墨以及他的传奇人生。 播放

第763篇:《報喜》

收到許老師從台北寄來的電郵,知悉他已經訂了機票與我一起出席今年8月底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肯諾沙舉行之第卅一屆世界詩人大會。為此,他特地由香港返回多倫多,再飛去台北參加中華民國百年慶典。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楊允達院長來函,問及我們抵達芝加哥的時間,他將安排接機事宜。楊院長日理萬機,尚親自覆函,其謙而能容、禮賢下士之寬愛大度,令我由衷欽佩,肅然起敬。

2011年6月15日 星期三

第762篇:《拾絮》

自3月底腰傷以來,每週做物理治療5次,到工廠做輕活4天,如果沒有什麼適合我做,就開車回家。我要求醫生批准我回去恢復正常工作,但醫生說根據物理治療師的報告,我還不能上班。

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第761篇:《詩音》

1999年11月6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在《華僑新報》開闢每週一期《詩壇》,12年間從未中斷,到本週已屆596期。曾花了幾個晚上將595期做了「統計表」,上週末趁出席譚銳祥壇主84壽宴之際,將「統計表」帶到唐人街東昇樓派發給詩友,並電郵、傳真到外省、外國。

2011年6月1日 星期三

第760篇:《預言》

日本發生震嘯,核災迅速蔓延;魁省、緬省洪災肆虐,美好家園被毀;密西西比河水氾濫,富饒沃土遭殃;亞省火災吞噬,小鎮夷為平地;美國龍捲風橫掃,奪去生靈無數;冰島火山灰襲擊,影響航機升降;大陸旱災嚴重,湖泊江河乾涸;寶島才除污染,德國又傳病菌。「末日降臨」之說,再次繪聲繪影;「瑪雅預言」傳說,令人撲朔迷離。預言家的推論猜測,風聲鶴唳,真假難分。

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第759篇:《喜錄》


與伍兆職詩翁拜訪劉家驊夫人
上週五晚上,與伍兆職詩翁一起前往探望剛從溫州回來的劉家驊嫂夫人,感觸良多。屈指一算,自2008年一月劉家驊詩兄回國,轉眼已經3年零4個月;猶記當日我已經到了他家門口,卻因世俗習氣所羈,恐怕冒然到訪,太唐突無禮,又沒有帶電話號碼在身上,故不敢按門鈴,只好折回。

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第758篇:《溫馨》


母親節快樂!
今年母親節,兩女除了送花、賀卡,還有心形草莓蛋糕,又送一部廚房專用的真空包裝機,把肉類、食品真空處理,當然是讓一家之「煮」的媽媽樂透啦!小女下廚,弄了幾樣拿手西餐,倒也有板有眼,似模似樣。用三腳架把相機裝上,拍了合家歡,立即放在電腦螢幕作為背景。而我也選了一張釣魚的賀卡,裡面寫著:「哈哈!妳是我這一生中釣到的最大之魚,祝妳:母親節快樂!」

2011年5月11日 星期三

第757篇:《我思》

上週原油價格每桶下跌10美元,滿地可加油站不但沒有降價,反而飆升至每公升1.46元。不管是聯邦大選還是省選,沒有任何一位候選人敢在汽油價格這一環節上表態,這關係到選民切身利益之話題,令政客們卻步。千萬別指望那群國會新貴,會在議席上要求政府管制油價。水漲船高,油價高企不下,政府庫房的稅收也成正比,稅源滾滾,管他消費者死活。有錢人買車,根本不會去計較耗油量;低收入的,就得乖乖乘搭公共交通工具;而所謂「中產階段」,不得不咬緊牙關捱貴油。

2011年5月4日 星期三

第756篇:《驚嘆》

2011年聯邦大選塵埃落定,總理哈帕的保守黨獲得國會308席中的167席而成了多數黨。新民主黨由2008年的37席直線上升,囊括102席,成了反對黨,自由黨遭到建黨以來最大的挫敗,由77席跌至34席,魁北克政團一敗塗地,原來的49席剩下4席。綠黨實現零的突破,黨魁梅依贏得一席。

2011年4月27日 星期三

第755篇:《詩聯》

1969年,鍾鼎文博士(1914年生)與菲律賓詩人余松博士Amado M. Yuzon(1906-1979)、印度詩人Krishna Srinivas(1913-2007)、美國詩人Lou Lutour(1900-1984)等創辦國際桂冠詩人聯盟,在菲律賓馬尼拉召開第1屆世界詩人大會The World Congress of Poets(WCP),至今40多年已經舉辦了30屆,2011年將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肯諾夏Kenosha舉辦第31屆,明年將移師愛爾蘭Mullingar。

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

第754篇:《泣詩》

四月是一場不醒的噩夢/四月是一幅屍骨拼湊的圖畫/四月是一首百萬孤魂啼號的葬歌/四月是一幕人類殘殺的悲劇/四月是一串死神的咒語/四月是一筆永遠無法償還的血債/四月是一部慘不忍睹的亡族史/四月是一座鬼聲鼎沸的枉死城/四月是一次世界末日的巡迴展覽

2011年4月13日 星期三

第753篇:《見聞》

自3月29日因腰傷休假在家,兩週很快就過去。前後給兩位跌打師傅治療3次,仍未有顯著收效。為了不讓我整天對著電腦,老伴每天堅持陪我散步,兩女放工回來可以同桌吃晚飯,一起聊天,我也有時間讀報紙、看電視新聞,又可以將《中國大百科全書》逐冊翻閱;而停了多時的資料蒐集也恢復運作,《人物生歿錄》由百家姓開始,估計有兩萬餘人,已結束李、張、陳、黃,其他各姓先添加名字,隨後再補充日期,已完成50多個姓氏。所以,工傷休假一點也不苦悶。

2011年4月6日 星期三

第752篇:《泣歌》


有英魂萬里夢中來,相逢淚沾衣。憶當年別後,腥風苦雨,分外悲淒。試問江邊白骨,亂葬築成堤。冷看湄河水,浪捲屍泥。

不忍回眸追泣,怕墓崗弔祭,野鬼哭啼。算忘年血債,何日滿冤期?恐孤魂、難平怨恨,念悼詞、天地共哀思。清明雨、洗滌舊夢,泛濫心池。
──八聲甘州‧清明遙祭高棉淪陷死難親友

2011年3月30日 星期三

第751篇:《散錄》

上星期五加班時,扭傷了腰,回到家用跌打藥酒塗患處,又貼膏藥;星期一照常去工廠上班,誰知腰不能彎下,連穿襪子也困難。昨天放工回來,躺下床後幾乎動彈不得,未十點醒來,忍痛開車到唐人街找跌打師傅求救,他幫我敷藥,囑咐不可吃鴨、雞、花生、筍等。返家後小睡一會,下午四點準備出門,怎知連下床都疼得要命,只好打電話回工廠告假。本來這是工傷,但必須在腰傷那一刻立即入院求醫才能申報,過了幾天,就變成不是工傷意外,所以無法享有CSST保險賠償金。

2011年3月23日 星期三

第750篇:《自語》

工友去了一趟金邊回來,談及柬埔寨的近況,對泰柬邊界糾紛憤憤不平,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始終無法解決。雖然,1962年海牙國際法庭已經裁定柏威夏古寺的主權歸屬柬埔寨,2008年7月8日,世界遺產委員會決定將柏威夏古寺和其他26處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中。泰國政府作出多次抗議,同年10月,兩國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今年2月5日,泰柬軍隊在柏威夏地區開戰,還出動了大炮等重型武器。

2011年3月16日 星期三

第749篇:《震嘯》

東瀛殃至,扶桑禍起,仙家作法仙台。天裂地穿,山崩海嘯,大和島國蒙災。末日近乎哉!問蒼生何罪?慘被淹埋。上萬無辜,瞬間墮落斷魂崖。
賞櫻季節花開。竟垂枝憑弔,素蕊添哀。閻殿震驚,龍宮撼動,狂瀾浪捲濤排。車屋化塵埃。哭棟樑俊彥,賢達人材。祈禱英靈安息,浩劫莫重來!
望海潮──深切哀悼日本「三、一一」大地震和海嘯死難災民

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第748篇:《拾錄》

前天一場大雪,將滿地可變成一座雪城。新聞報導,魁北克省東部舍布魯克下了70公分的雪,比2007年2月14日情人節那天60公分降雪量還要大,學校停課,巴士停駛,商舖關門,全市陷入癱瘓。猶憶滿地可2008年三八婦女節那天下了約50公分的雪,令我們無法出席同學兒子之婚禮,我寫下第595篇隨筆:《雪戰》記下這場世紀大風雪,還填了「滿江紅」,有「六出成災,令墨客、難吟瑞雪。愛又恨:愛她純潔,恨她猖獗」之句,魁省政府規定每年12月15日到翌年3月15日,汽車必須使用冬天輪胎;如今3月份依然大雪紛飛,要是3月15日以後發生車禍,沒裝雪輪保險公司賠不賠?

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

第747篇:《受寵》

近日收到多位長輩、文友、詩友、學友的來函和賀卡,還有贈書,除了數不清的電郵,更珍貴的是親筆信。有的來自萬里以外的大洋彼岸,有的來自寶島,有的來自椰風蕉雨的湄公河畔,有的來自我未曾到過的地方。這是我所擁有的無價之寶,這份崇高情誼是世上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的。

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第746篇:《書樓》

本欄15年來曾經寫過:藏書獵書書房買書書展書債惜書出書書戀書店書緣書渴書情書庫好書書味書市書架贈書書癖等;今期的題目就叫「書樓」。

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

第745篇:《盧序》

與伍兆職詩翁合影於唐人街金豐酒家
伍兆職詩詞集》一千五百餘首終於成書,付梓在即,日前接到伍老來函,囑咐作序。我拜讀「許序」,深知自己的文筆,永遠無法與許之遠老師寫的序文並列而忝稱「盧序」;但作為伍老每首詩詞見報前的第一位讀者,多年來一直為伍老新書催生,能為詩詞集作序,是我的榮幸。

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第744篇:《無忌》

今天是西曆2月9日,4年前的今天,子漢(陳桂)先生病逝多倫多,當時《詩壇》正組稿迎接丁亥新春,臨時通知詩友,改為《沉痛哀悼子漢詩友逝世特輯》(《詩壇第371期》)。這幾年來,子漢先生的忌日都適逢新正,很多朋友有忌諱,所以都沒有寫東西悼念。「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站特闢「紀念陳桂」一欄目,裡面有文章、詩詞、照片等共53篇,是目前唯一能追蹤子漢先生事跡的網頁。

2011年2月2日 星期三

第743篇:《吉祥》

本文見報時,正好是大年初一,恭祝讀者諸君:兔年如意,卯歲吉祥,平安快樂,順利稱心!

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第742篇:《所感》

從香港回來已經一個月,由於眼疾未痊癒,這段日子我和外界幾乎脫節。除了上班,週末和週日我都懶得出門,躲在家「休養」。陪小女兒看《侏羅紀公園》影碟,記得這套電影上映時,她才6歲,對恐龍大感興趣,如今再重溫童年舊夢,又有不同感受。電影看完了,輪到我發號施令,要求小女將一百多封賀年卡貼上地址,再貼兔年生肖郵票。「老豆,為什麼還那麼落後,要用漿糊貼地址,按打印機一下就搞掂啦!」我當然知道,但由於海外地址不只三行,有的五、六行,很難控制版位,還是依照古老的方法,傳統些。她嘴裡說不服,手腳還算伶俐,不一會兒功夫全貼完了。

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第741篇:《肖兔》

辛卯年正月初一是陽曆2011年2月3日,太歲姓范名寧。本欄自2000年寫「肖龍」開始,到這一篇「肖兔」正好十二生肖。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僅當茶餘飯後聊天之用。

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第740篇:《感說》

上星期三一早到醫務所,候診室都是病人,連走廊都站滿,我白白等了幾個鐘頭。手機震動,跑出外面接聽,是報社打來催稿,我答應回家後立即寄出。一直等到中午才輪到我,預約另一位眼科醫生,日期也是星期三,吩咐將香港高震宇醫生的信遞交。想不到要約一位專科醫生是那麼難!

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懷》《才》香江逢(鄭懷國)

自去年10月決定年底到亞洲度假,又得悉同時間國才同學因赴台參加詩人大會後會到港澳一趟,便與他約定12月在香港見面,說定「不見不散!」。屈指一算,1970年底在我離開柬埔寨前和推著冰淇淋車的他見過一面之後,1986年國才來法只在電話裏打過招呼,2008年底我又錯過一次相見的機會,兩個老同學便「懷(國)」「(國)才」不遇,40年!歲月不留人!

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第739篇:《歲詞》

綺羅香
──新年寄語
歲歲迎新,年年送舊,楓國飛霜飄雪。未過寒冬,隨即盼來佳節。催萬木、叫醒春花,喚千鳥、染迷紅葉。正藍天、雲朵驕陽,滿城晴朗笑聲悅。
人間何處好住?回首安居樂土,方知優越。落地生根,開解異鄉心結。值喜日、歌舞昇平,是吉時、韻聲和協。祝今夜、如意良辰,舉杯觴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