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第785篇:《感敘》


與杜寶田神父、吳雲峰先生合影於滿地可中華天主堂
譚銳祥壇主來電話,誠邀本星期六(11月26日)晚上出席杜寶田神父九秩壽宴。時間過得真快,猶憶2006年11月25日週六晚上,赴滿地可中華天主堂出席杜神父85歲壽宴,並即席吟首詩「賀杜寶田神父榮壽、榮休、榮歸」:贈詩即席感懷深,神父功勳冠古今。晉鐸榮休留聖譽,熔爐苦煉見真金。慈悲救世知誠意,博愛蒼生播福音。寬恕由來仁者壽,喜蒙恩雨沐天心。」轉眼已五年。

滿地可華人天主教堂區創立於1917年,杜神父於1957年6月到滿地可接替調職的馮利仁 Lucien Lafond神父,成為該堂40年來首位華人神父,並於1966年1月正式成為主任司鐸。杜神父1948年2月18日在北京一個小教堂內,自張弼德主教手中,領受了天主教會的司鐸品職,當時他只有26歲。其後兩年「在惶恐的逆境下度過」(杜神父語),然後到意大利羅馬唸書八年,「其中一年在肺病中度過」,36那歲那年正式走入牧靈工作,為滿地可社區服務半個世紀。杜神父為僑社創立了中文學校、婦女會、中華安樂園,又建了博愛、仁愛、慈愛三座老人住宅和普愛樓養老院等,有口皆碑。

我於1980年剛來到滿地可,就曾經到天主教堂找過杜神父,由他寫一封信給移民局,證明我將擔保未婚妻由香港來加拿大。記得我去取信件時修女告知,杜神父因車禍住院,令我十分震驚。事隔多年,我在1989年冬天又喜謁杜神父,當時在南京酒家,為許之遠老師將赴台灣出任僑選立委餞行,杜神父在宴席上發言,語重心長,勉勵許立委成為僑胞喉舌,並要求僑委會為中文學校提供書籍。自1998年起,每年中華會館在華埠中山公園舉辦一年一度的全僑公祭大典,杜神父都有參加。

僑社需要像杜神父那樣克己為公、無私奉獻的人。據馮楊美瓊女士「一位苦身克己的司鐸」一文中描述,杜神父生活樸素,勤儉節約,當年堂區經濟處於艱難的期間,杜神父「吃的是清茶淡飯,不時品味著隔夜的雜碎菜餚。用的是教友捐來的舊傢俬、床褥。」「他精打細算,不浪費一文,如通廁、修理水管、電燈、暖爐等瑣碎工作,都是親力親為。」「做事全力以赴,幾丈高的屋頂照樣去修理,連一枚釘子彎了,他也要鎚直再用。」該文還透露,杜神父的「寢室像冰房般冷,冷得晚上睡也睡不著。有一位姊妹聽了,才定了一張絲棉被給他禦寒。」讀後更覺得杜神父的偉大。
與杜寶田神父、馮楊美瓊女士於壽宴上合影
一位這麼好的老人,神一定會保祐他健康長壽,杜神父一生歷盡政局動盪、肺病、車禍,都平安無恙,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就像汪溪鹿詩翁,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主一定會庇祐他長命百歲!

詩會中,除了法國薛世祺(理茂)老師(1910年生)最高齡之外,住在亞省愛民頓的黃國棟詩翁(1921年生)應該是排行第一的長者了。剛收到他步譚銳祥壇主原韻賀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十二週年七律一首,非常難得。譚公上期登壇一呼,眾詩侶紛紛響應,今期一共收到二十來首祝賀詩詞,步韻唱和,文采煥發,各顯才華,老中青詩友共聚吟壇,堪稱「盛況空前」,可喜可賀!

儘管新加盟詩友很多都住在中國大陸,但互聯網無國界,在地球村中,萬里以外也可以在一分鐘之內信件往返。有些詩友在「詩壇」未見報前已經在博客網頁上讀到詩作,即使在台灣、大陸觀光暢遊中的吳永存詩翁,也在旅途中不斷寄來新作。還有一些朋友雖然沒有寫詩,但讀詩的興趣不減,好友吳君多次來函,問及一首詩如果有兩個字重覆,是否犯詩家之大忌,並以宋朝林升《題臨安邸》詩中「山外青山樓外樓」為例子,我回函告知:有「不小心」和「故意」兩種,又不厭其詳的將《白墨詩詞集》中兩字重覆「故意」使用的近百例句抄給他。另一好友曾君在電話中告知,他將我的整本詩詞集打字,每天打三、四首,一方面練習注音符號倚天鍵盤,一方面學習詩詞。上述兩位好友之自學精神,令我深受感動。想起這十幾年來,與新加盟詩友信件往返數千封,看到他們由昔日的不懂平仄、押錯韻、用錯譜,到今天出口成章,四平八穩,有板有眼,我已心滿意足矣!

上週末與兩女去參觀第34屆國際書展,人山人海,長長的人龍絡繹不絕,要買入場券還真不容易。將新書給作者簽名的人龍也很長,特別是漫畫書,小讀者有的只有幾歲大,畫家很細心的聽孩子說話,然後在書上簽名,偶爾也畫一些東西,樂得孩子們大呼小叫,家長們更高興得大掏腰包,另買漫畫書再帶兒女去排隊。我在政治、歷史、地圖等攤位久駐,對2012年新版的羅伯特辭典很失望,因為今年七月獨立的南蘇丹,既沒有國旗,也沒有南蘇丹的版圖,我家臥房的落地大地圖早就將蘇丹地圖南部塗上新顏色。離開書展,又去看一場電影,譯名《潛逃時空》In Time,很像科幻小說,謂不久的將來,人類的壽命到了25歲便不再老化,壽命成了貨幣,有錢人擁有百萬年的命,窮人要不斷工作來賺取每一天壽命,打個電話是一分鐘,住一晚酒店是一個星期,買部跑車是59年,銀行借貸的不是錢,而是壽命,很有創意,有新鮮感,但也倍受爭議,曾被「爛番茄」評為劣片。
(2011.11.25《華僑新報》第10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