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30日 星期一

第1091篇:《疫災》

《楓華網》3月31日加拿大疫情統計一覽表
新冠病毒疫情日益嚴峻,蔓延至全球178個國家和地區,截至今天(3月31日)為止,海外累計確診721071宗,累計死亡35709人。美國164785宗3173人死,意大利101739宗11591人死,西班牙94417宗8189人死,德國67051宗682人死,法國45209宗3032人死,伊朗44606宗2898人死,英國22465宗1412人死,瑞士16176宗373人死,比利時12775宗705人死,荷蘭12662宗1040人死,土耳其10827宗168人死,奧地利9974宗128人死,韓國9786宗162人死,加拿大8467宗96人死,葡萄牙7443宗160人死,挪威4599宗36人死,巴西4681宗167人死,澳洲4559宗18人死,瑞典4435宗180人死,希臘1212宗46人死,愛爾蘭2910宗54人死,馬來西亞2766宗43人死,丹麥2994宗77人死,厄瓜多爾1966宗62人死,日本2183宗66人死,菲律賓2084宗88人死,印尼1528宗136人死。加上中國累計確診82601宗,累計死亡3314人,到目前為止,全球總計確診803672宗,死亡39023人。

2020年3月22日 星期日

第1090篇:《隔離》

斯大林說過:「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只是個統計數字。」截至今天(3月24日)為止,海外新冠病毒肺炎累計確診308739宗,累計死亡13818人。其中意大利63927宗6077人死,西班牙39673宗2696人死,伊朗24811宗1934人死,法國19856宗860人死,美國46443宗586人死,英國6650宗335人死,荷蘭4749宗213人死,韓國9037宗120人死,德國30138宗123人死,瑞士9117宗122人死,比利時4269宗122人死,印尼686宗50人死,日本1166宗42人死,菲律賓552宗33人死,土耳其1529宗37人死,瑞典2016宗25人死,加拿大2091宗25人死,巴西1891宗34人死,伊拉克266宗23人死,葡萄牙2060宗23人死,丹麥1577宗24人死,希臘695宗17人死,馬來西亞1624宗15人死,奧地利4486宗25人死,挪威2573宗10人死,澳洲2136宗8人死,波蘭749宗8人死,已經蔓延150多個國家。若加上中國累計確診81804宗,累計死亡3283人,到截稿為止全球確診累計390543宗,累計死亡17101人。從第一宗到第一個十萬宗,為時67天;第二個十萬宗,11天;第三個十萬宗,只需4天。

2020年3月16日 星期一

第1089篇:《恐慌》

新冠肺炎病毒蔓延世界各國,截至3月17日為止,海外累計確診104231宗,累計死亡4204人,其中意大利27980宗,2158人死,伊朗16169宗,988人死,西班牙11178宗,491人死,韓國8320宗,83人死,法國6650宗,148人死,美國4687宗,93人死,德國7272宗,17人死,英國1543宗,35人死,日本851宗,29人死,荷蘭1413宗,24人死,瑞士2220宗,13人死,比利時1243宗,10人死,菲律賓187宗,12人死,澳大利亞449宗,6人死,鑽石號郵輪712宗,7人死,加拿大436宗,4人死。傳播的國家達到134個,而且還在不停增加中。若加上中國的累計確診81133宗,3231人死,全球合計185364宗,7435人死。

2020年3月8日 星期日

第1088篇:《回憶》

家裡藏書中部份柬、越、泰、寮文字典
柬埔寨1970年發生政變之後,全國所有中文學校都被關閉,首都金邊包括端華、廣肇惠、民生等幾家最重要的中學上萬學生各散東西,來自各省的返回原居地,家庭環境好的,到台灣、新加坡升學,而更多「愛國進步」的師生,走進東北叢林「解放區」(主要是桔井、上丁),參加「戰鬥」,為柬埔寨「革命事業」流血犧牲;也有一些留在「白區」,繼續冒著生命危險,從事「地下工作」。上期《直筆》一文中提到的印支難民文學作品,很多都是描述這些「愛國進步」師生們血的經歷。

2020年3月2日 星期一

第1087篇:《直筆》

右下是林成輝老同學《柬埔寨》大型攝影作品集
1970年3月18日,柬埔寨朗諾(又譯龍奈)發動了推翻西哈努克親王的軍事政變,到今年已經整整半個世紀了。這一場政變,將歷史改寫,中立的柬埔寨,被捲入越戰漩渦中,令赤柬趁機發展壯大,最終全面赤化。1975年4月17日,金邊淪陷,高棉變色,短短幾年間,魚米之鄉變成了人間煉獄,屍骨如山,血染成河,三百萬無辜生命喪生,這一段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悲慘記憶,將永遠留在史書上。一群有良知的印支華裔文人陸續出書,將血證公諸於世,諸如:姚思著的《葉落湄江》、余良著的《紅色漩渦》、黎樹著的《苦海情鴛》、黎振環主編的《印支華人滄桑歲月》等。「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五十年過去了,是「明日黃花」,不再追究,還是尊重歷史?當年的茍活者,還有多少人肯說實話,敢說真話?是下意識的、默默無聞將真相湮沒,還是站出來說句公道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