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第738篇:《返家》

12月27日(星期一)。一覺起來已經7點半,看新聞節目,美國特大暴風雪襲擊紐約、華盛頓、波士頓地區,機場關閉,約二千班航機被取消,數以萬計的旅客滯留在機場。這個消息令我擔心,因為加拿大多倫多、滿地可與美國東北相距才數百公里,恐怕也受惡劣天氣影響,誤了機期,又不能上網了解長榮航空時間表是否更改,心中忐忑不安。

第737篇:《返鄉》

與王一洲先生、黃伯華先生夫婦於廣州大華酒店第36樓餐廳用早餐
12月15日(星期三)上午9點許,廣州老伯黃伯華先生和夫人黃雪君女士、小兒黃旭暉、姐夫王一洲詩翁等人已經在天河區大華酒店大堂久等,我們欣喜相擁,一起乘電梯登上酒店第36樓餐廳用早餐。我將《白墨詩詞集》贈送王一洲詩翁和黃伯華先生,王一洲先生將《一洲詩文集》(第二冊)和他主編的《歷代荔枝詩詞選》簽名後送給我。我們閒話家常,拍了照片留念。黃伯華先生的眼疾已非常嚴重,走路要夫人扶,他以其切身體會忠告我,一定要好好保護靈魂之窗──眼睛;並以潮州鳳凰名茶一大包贈我們。急急相見,又匆匆分手,捨別依依。

第736篇:《行程》

12月13日(星期一)清晨未6點醒來,打電話回加拿大,一會兒嘉珮打來,謂已經平安返抵家中,一切順利,不用耽心。她們那邊時間是星期日下午5點半,星期一便上班,聖誕節那天兩姐妹將去古巴一個星期,元旦日下午返回滿地可。我們在12月27日回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時,她們還在古巴享受陽光和海灘。

第735篇:《閉幕》

與韓國李鐘和博士以及蒙古詩人們合影
12月6日(星期一)凌晨4點前醒來寫日誌。7點正,酒店服務台來電話喚我們起床。整裝出門,職員開了小車來載行李,並送我們到大廳。早餐在里拉餐廳享用。9點集合,3部長榮巴士出發,前往花蓮和南寺,閉幕典禮於10點半開始,我們有一個鐘頭可以聚首聊天。我將那本厚672頁的《2010世界詩選》帶來,讓每位詩人都在他的作品上簽名留念。蒐集了大約40位詩人的簽名,包括幾乎所有老外,他們都很熱情,除了簽名,還在書中留言,有的歌讚友誼,有的祝福。

詩詞之旅其三十(完結篇)

12月27日(星期一)

這第30篇日誌的前部分是在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寫的。

一覺起來已經7點半,看新聞節目,美國特大暴風雪襲擊紐約、華盛頓、波士頓地區,機場關閉,約二千班航機被取消,數以萬計的旅客滯留在機場。這個消息令我擔心,因為加拿大多倫多、滿地可與美國東北相距才數百公里,恐怕也受惡劣天氣影響,誤了機期,又不能上網了解長榮航空時間表是否更改,心中忐忑不安。

2010年12月27日 星期一

詩詞之旅其廿九

12月26日(星期日)
凌晨4點就再也睡不著,心中老牽掛著什麼似的。乾脆起床,題了兩首鶴頂格七絕分別贈給潔兒甥女和姐夫的愛群酒家,用毛筆抄寫,蓋上印章。沖個涼,精神恢復,看一會新聞報導,然後拿了手提電腦出門,到銅鑼灣名店街的星巴克,喚了一杯咖啡,一塊三文治,每位客人只能享用免費上網20分鐘,註冊登記,花了好多時間,結果連日誌也寄不出就已經到鐘了,只好很掃興地回來。

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廿八

12月25日(星期六)
與惠萍家姐攝於中環
未8點被嘉珮的電話喚醒,她叫媽咪接聽,祝她生辰快樂!又問我是否有買禮物給媽咪,我答應一定照辦,她說已經與姐姐將買禮物的錢匯進我們的戶口,不必擔心價錢。我說還要媽咪肯買才行,要是她嫌太貴,我也沒法子;氣得她直言:老豆,你真蠢,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真不明白當年是如何追到媽咪肯嫁去加拿大?

詩詞之旅其廿七

12月24日(星期五)
一早醒來,右眼的能見度仍然很低。嘉珈和嘉珮來電話聊了許久,她們明天去古巴,所以要到明年元旦才見面,向我們預祝聖誕節快樂!
與惠萍家姐於赤柱

詩詞之旅其廿六

12月23日(星期四)
8點醒來,我的右眼似乎可以看見一些東西,雖然仍舊模糊,但比昨天好。我們到「利苑」吃及第粥,嘉珈來長途電話聊了許久,我們去惠康超市買點東西,然後和惠萍家姐相見,她和我們到時代廣場,在百老匯買手提電話,一個多功能的諾基亞C7手機給嘉珮,一個普通用途的諾基亞X3手機給我。

詩詞之旅其廿五

12月22日(星期三)
未7點醒來,驚覺我的右眼看東西又模糊得幾乎什麼也認不出,比在台北參觀花博時還要嚴重。我嚐試辨認顏色,也都是水墨畫似的混濁一片,沒有邊沿,看來我的右眼之玻璃體損壞程度太大了。我知道急也沒有用,高震宇醫生也查不出原因來,只有等到返回加拿大再找眼科醫生治療。

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詩詞之旅其廿四

12月21日(星期二)
嘉珮一早來電話把我們喚醒,催我寄去高醫生的信,她幫我預約加拿大的眼科醫生。嘉珈詢問LV名牌手袋的價錢,如果在加幣一千元以下,幫她買一個,又支持我在香港買中文書籍,郵寄回滿地可。
銅鑼灣商務印書館

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詩詞之旅其廿三

12月20日(星期一)
與國彬弟飲茶
9點半才醒來,惠茵感到不適,叫我幫她刮了一身痧。惠萍家姐來電話,約我們中午在她的家樓下相見。抵步後,一起到對面信和大廈稻香海鮮酒家飲茶,惠茵的二弟國彬在百忙中抽空出來,國偉上班,晚上才來聚餐。潔兒甥女隨後喚的士從跑馬地趕到。飲茶後,國彬去上班,我們在銅鑼灣鵝頸橋下一間專賣香燭店買拜祭的元寶冥紙,又買燒酒、橙、包點等,然後和家姐、潔兒一起過海,在紅磡乘搭火車去粉嶺,步行去蓬瀛仙館。

詩詞之旅其廿二

12月19日(星期日)
一早和惠茵出門,步行去灣仔,在香港潮州魚蛋皇吃早餐,然後去莊士頓道三聯書店看書。惠茵買了幾本烹飪書,包括《黃淑儀──我的拿手菜》、《排骨最好吃》、《民間小吃製作圖解》、《蔡潔儀之寰亞精點》、《人生必去的餐廳》、《蔡瀾常去食肆160間》、《天廚醬汁菜》和《瘦身淋巴按摩》、《全彩圖解1500小偏方》等;我買了《唐詩名句速查鑑賞辭典》(精裝本)、《細說漢字──1000個漢字的起源與演變》、《百家姓輩份字行》等,三聯書店有提供郵寄服務,我們不用將書搬回來。又買一本2011年日記本和超薄滑鼠墊,然後返京士頓大廈。

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廿一

12月18日(星期六)
一覺醒來已經8點半,這幾天從未如此酣睡過。9點許和惠茵出門,到東角大廈嘉賓眼科專科醫務所還未10點,高震宇醫師遲到半個鐘頭才抵步。我在近12點才檢查完畢,高醫生說,經過這10天的治療,眼疾明顯好轉,視力逐漸恢復,看不出有視網膜脫落的危險性存在,不需要動手術;他建議我一回到加拿大立即約眼科醫生跟進病情,並開了同樣的眼藥水,吩咐繼續使用,還寫了一封信要我交給加拿大的醫生。收費和上次一樣,診金600,藥品150元。

詩詞之旅其二十

12月17日(星期五)
與叔輩合影於龍田圍祖屋前
7點許便起身,建龍哥8點鐘來廠房接我們,先到他的家吃粥。他很認真的對我說:你第一次回來,我為了你的名譽著想,希望你能給每位族親一封紅包。我問他:紅包要封多少錢才合理?他不客氣的說:以今時今日中國的情況來講,一、兩百塊人民幣怎能拿出來見人?最少也要四、五百元。我於是直言,我在加拿大是靠勞工賺取血汗錢,而不是做生意賺大錢的大老闆,如果每人四、五百元,我要帶多少萬美金來派?

詩詞之旅其十九

12月16日(星期四)
揭陽赤步牌坊上懸掛「盧」姓紅燈籠
昨晚寒流襲擊華南,廣東大部分地區氣溫急劇下降,雖然只有4度對我們來自加拿大的人本來是小兒科,但廠房沒有暖氣設備,又因多年置空,沒有熱水。我們未7點醒來,從窗口望出去,鄉間空氣新鮮,沒有污染,大風將樹木吹得搖來擺去,雨點忽大忽小。我們用煮茶的水壺煮熱水洗臉,原本打算租酒店,所以沒有帶毛巾來,幸好還有牙刷和一小枝牙膏。

詩詞之旅其十八

12月15日(星期三)
與王一洲詩翁、黃伯華先生、夫人於酒店用早餐
與王一洲詩翁、黃伯華先生夫婦、兒子黃旭輝合影
9點鐘下樓,到酒店下面廣州銀行櫃台兌換美元為人民幣,銀行職員叫我出示護照,將護照影印後還拿去檢驗一番,我久等了十幾分鐘才見到她將護照和影印本拿來,又要填寫表格;簽名,折騰了整整20分才搞掂,在香港幾千塊錢兌換外幣不用幾分鐘。

詩詞之旅其十七

12月14日(星期二)
清晨6點醒來,整理行李。從台灣帶回來的詩集只剩下最後9本,留5本在香港,帶4本去廣州、潮州。8點許出門,搭巴士過海去紅磡火車站,在麥當勞吃早餐後排隊入閘,第一件事就是上網,寄出日誌,接收電郵,9點24分,火車準時出發,我正在第7號車廂內給紫雲回信,只寫了一句話,車一開走,就必須寄出。

詩詞之旅其十六

12月13日(星期一)
清晨未6點醒來,打電話回加拿大,一會兒嘉珮打來,謂已經平安返抵家中,一切順利,不用耽心。她們那邊時間是星期日下午5點半,星期一便上班,聖誕節那天兩姐妹將去古巴一個星期,元旦日下午返回滿地可。我們在12月27日回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時,她們還在古巴享受陽光和海灘。

詩詞之旅其十五

12月12日(星期日)
香港中央圖書館
清晨未6點醒來,在電腦上寫日誌。惠茵擔心嘉珮,整夜睡不好,打電話去加拿大給嘉珈,叫她寄短訊給妹妹,吩咐一定要打媽咪的手機,告知已經離開酒店到達機場。嘉珮終於在9點半打電話來,慢條斯理的說:我已到了機場,入了閘門,現在還有一個多鐘頭才登機,我身上還有幾百塊港幣,可以到免稅店買東西。惠茵再三叮囑:妳這大頭蝦,要小心護照、錢包,到了多倫多,過海關後記得將行李寄往滿地可,妳家姐來接機,叫她帶禦寒衣服,那邊下大雪,妳來香港時只穿很薄的外套。嘉珮也不示弱:記得每3小時給老豆滴眼睛,我會不斷打電話回來提醒,記得要回去給高震宇眼科醫生覆診,記得不要讓老豆對著電腦!記得……。

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十四

12月11日(星期六)
清晨6點醒來,在電腦上寫日誌,儲存照片。一不小心,將另一張SD卡的資料弄丟,裡面有不少澳門夜景,挽救不回來了,非常可惜。嘉珮將十幾天來拍的數千張照片儲存進1TB的外掛硬碟中,以防再度弄丟。惠萍家姐9點許到來,問嘉珮的行李是否已經收拾好,還有什麼要買的。我們到銅鑼灣「稻香」飲茶,姨甥女來電話,謂她和老公仔來送機,相約下午兩點左右來找我們。

詩詞之旅其十三

12月10日(星期五)
清晨未7點醒來,由於不能上網,無法與外界聯絡,頗感百無聊賴,心情也欠佳。嘉珮起身後,從浴室出來,告知廁所塞了,水沖不下去,我和惠茵到樓下惠康超級市場買通渠水回來。惠萍家姐9點許來找我們,一起去上環港澳碼頭,國偉夫婦隨後抵步,我們在麥當勞吃早餐後去買船票,6個人登上11點45分的噴氣船,一個鐘頭便到了澳門。我於1979年春節來過,轉眼已30年,澳門依然保持她獨有的特色:是東方的蒙地卡羅,以賭場吸引遊客,是賭徒的銷金窩。

2010年12月11日 星期六

詩詞之旅其十二

12月9日(星期四)
昨晚一回到京士頓大廈,我眼皮已睜不開,倒下床就什麼也不知道。原來惠茵還和嘉珮去樓下惠康超級市場買東西,這家超市24小時營業,非常方便顧客之急需。惠萍家姐今早9點半就到,我們去「彩福皇宴」飲茶。11點,去銅鑼灣崇光樓上嘉賓眼科專科中心見高震宇眼科專科醫生。

詩詞之旅其十一

12月8日(星期三)
凌晨5點前再也睡不著,起床後上網,補寫日誌,回覆電郵。8點鐘,到14樓商務服務中心,詢問郵寄細節,粘小姐告知,不能立即知道郵資,但我9點半就要退房離開,沒有時間等待。她給了我一張地圖,謂郵局就在附近不遠處,可以步行前往。我按照地圖上的指示,到八德路的光華郵局,先向職員買一個紙盒100塊錢,然後將詩友贈送的20幾本詩集放進紙盒中,寫上加拿大地址,以海郵寄出,郵費720元,回到酒店,寄了一封信給楊院長,向他辭行,因為沒有他家的電話號碼,不能直接拜別,心中深感歉疚。將行李收拾好,立即到櫃檯退房,交多一天房租4400元。世界詩人大會周靖雯小姐在9點40分準時抵步,我們依依不捨向她辭行,感謝她這多天來的熱心幫助、妥善安排和無微不至的關懷照顧,也感謝房先生負責送我們到桃園國際機場。

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詩詞之旅其十

12月7日(星期二)
與美國女詩人拉可維奇、新加坡詩人黃盛發合影
凌晨6點鐘仍無法起床,我知道自己這幾天太累,必須多休息。日誌只寫到一半就到鐘集合,到酒店樓下用早餐。昨天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的韓國詩人李鐘和,在大廳見到我時,遞了一本他的新書贈我,並給我一張名片,上面印著榮譽文學博士,原來他在昨天以前還沒有將這張新名片送人。還有幾位詩友也送我詩集,我的行李超重,再加上這次收到的十多本新書,必須郵寄回加拿大。我到櫃台詢問服務員關於郵寄;獲告知這家商務酒店有郵遞服務,只要撥個電話,就會有人到房間來取郵件去投寄,費用到時退房時會和房租一起計算。

詩詞之旅其九

12月6日(星期一)
凌晨4點前醒來,寄照片給廣州老伯,然後寫日誌。7點正,酒店服務台來電話喚我們起床。整裝出門,職員開了小車來載行李,並送我們到大廳。早餐在里拉餐廳享用。9點集合,3部長榮巴士出發,前往和南寺,閉幕典禮於10點半開始,我們有一個鐘頭可以聚首聊天。我將那本厚672頁的《2010世界詩選》帶來,讓每位詩人都在他的作品上簽名留念。蒐集了大約40位詩人的簽名,包括幾乎所有老外,他們都很熱情,除了簽名,還在書中留言,有的歌讚友誼,有的祝福,有的期望明年相逢於美國肯諾沙Kenosha。

2010年12月5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八

12月5日(星期日)
宜蘭特產牛舌餅
凌晨5點前起床,到酒店樓下大廳上網,厄瓜多爾女詩人比我還早。寫完日誌,匆匆寄出,7點將行李搬下來,然後去風雅廳用早餐。與來自新加坡的幾位詩友閒聊,交換名片,並送他們詩集。很多年紀較大的詩友,我不忍心讓他們提那麼重的書長途跋涉,所以沒有立即贈送,而是答應回到加拿大後再郵寄到他們家中。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詩詞之旅其七

12月4日(星期六)
小女嘉珮攝於棲蘭神木園
依然是凌晨3點許起床,到酒店樓下大廳上網,接收電郵、寫日誌。7點喚醒惠茵母女,早餐在風雅廳享用,有白粥供應。8點半上巴士出發。今天的重點是遊棲蘭山神木園,約一個半小時時間,大巴士在棲蘭山腳換車,轉為旅遊小巴上山。山路盤旋而上,路面很狹窄,只能容下一輛車通過,急轉彎處都有鏡子,司機技術一流,我們在一個鐘頭的顛簸路途中飽嚐驚險,畢生難忘。約11點鐘才抵達神木園,置身山嵐雲霧之中,宛若進入仙境,在古木參天的森林中深呼吸,我們與千年神木在一起,更顯得自己的渺小。

詩詞之旅其六

12月3日(星期五)
凌晨3點半起床,發覺右眼有嚴重的飛蚊症,而且不是一小點,是一條條長短線,或是網狀、絨毛狀,我知道這是切割白內障5年之後會出現的毛病,但不應該在旅途中。希望閉目養神後會舒緩一些,但沒有收效。

詩詞之旅其五

12月2日(星期四)
凌晨未3點便無法再睡,同房西班牙詩友路易的鼻鼾聲如雷振耳。乾脆起身,上網收電郵。今早8點許,我喚醒路易,和他到樓下餐廳吃早餐。他和我談得頗投機,又將一本他於2004年出版的《德國近代詩人作品精選》西班牙文譯本簽名贈送給我,並風趣的說:你必須學會西班牙文!才能讀懂我的詩。我也叫他學中文,將我的詩譯成西班牙文,他似乎當真,還和我取了電郵地址,謂會來加拿大找我。

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詩詞之旅其四

12月1日(星期三)
昨晚回到酒店後就立即入睡,凌晨未3點起來,將這幾天的照片儲存進電腦中。將口袋中所有單據、門票等找出來,補寫我的日誌。不斷陸續收到電郵,我皆一一作答。今早到酒店樓下餐廳用完早餐,然後將日誌濃縮,寫成《麗璧軒隨筆》第734篇《抵步》,寄到報社已經近午,幸好滿地可比台北慢13小時,我寄出時大洋的那一邊還是星期二晚上。

詩詞之旅其三

11月30日(星期二)
昨晚從外面回來,老伴和小女正熟睡,我上網回覆電郵,不一會眼皮就睜不開,終於支撐不住,也進入夢鄉。由於時差,半夜3點許,大家陸續起身,我於是告知詳情;小女說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見證爸爸獲學位的歷史性時刻,如今議程有變,她決定留下來,全程陪同,直到閉幕。香港那邊即使只去那麼兩三天也無所謂,以後還有時間重遊,但如果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就會遺憾一輩子。我知道她的倔強個性,是不容易勸說的,只好答應先向大會籌辦單位了解,看看能否加插多兩人,然後再更改機票,她說不管航空公司要罰多少錢都在所不惜!

詩詞之旅其二

11月29日(星期一)
桃園國際機場
11月28日(星期日)通過安全檢查後,在免稅店買了兩瓶酒,吃點東西後,於第35號候機室等待,凌晨1點許才登上長榮航空公司BR0035號班機,向西北方向取道美國阿拉斯加飛去,跨越白令海峽,經日本上空,一路都是漆黑的晚上,花了16個小時1萬2千多公里,終於在當地時間11月29日(星期一)上午7點(滿地可還只是11月28日星期日下午6點)抵達台北桃園國際機場,比原定時間的5點45分,延誤了一個多鐘頭。

詩詞之旅其一

11月27日(星期六)
凌晨兩點向工頭告辭,與工友逐一握手道別,大家一致對我表示祝賀。回到家,茵和兩女還沒有睡,正在收拾行李。我上網查看電郵,4點許才上床休息。今早8點多醒來,沖涼後將幾本《白墨詩詞集》簽名蓋章,封緘後打印地址,準備寄出。外面下大雪,開車去藥房的郵局,快郵寄出5本詩集。又去車廠為佳美換機油。將油缸倒滿汽油,買6/49彩票。回家後打電話向大姐辭行,並致電愛城曾老師,他祝我一路順風。

第734篇:《抵步》

星期六 (11月27日)凌晨兩點向工頭告辭,與工友逐一握手道別,大家一致對我表示祝賀。回到家,老伴和兩女還沒有睡,正在收拾行李。我上網查看電郵,4點許才上床休息。今早8點多醒來,沖涼後將幾本《白墨詩詞集》簽名蓋章,封緘後打印地址,準備寄出。外面下大雪,開車去藥房的郵局,快郵寄出5本詩集。又去車廠為Camry換機油,將油缸倒滿汽油。回家收拾行李,將詩集分別放在4個行李中,每個行李重量不超過23公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