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第735篇:《閉幕》

與韓國李鐘和博士以及蒙古詩人們合影
12月6日(星期一)凌晨4點前醒來寫日誌。7點正,酒店服務台來電話喚我們起床。整裝出門,職員開了小車來載行李,並送我們到大廳。早餐在里拉餐廳享用。9點集合,3部長榮巴士出發,前往花蓮和南寺,閉幕典禮於10點半開始,我們有一個鐘頭可以聚首聊天。我將那本厚672頁的《2010世界詩選》帶來,讓每位詩人都在他的作品上簽名留念。蒐集了大約40位詩人的簽名,包括幾乎所有老外,他們都很熱情,除了簽名,還在書中留言,有的歌讚友誼,有的祝福。

閉幕典禮於會議廳舉行,大會主席愚溪致詞,他認為,詩人大會以詩會友,更希望對和平貢獻,因此宣佈大會向詩人們以「詩人遇上森林,心靈的感動」及「世界的和平與昌盛」為題徵文,入選作品100首還將翻譯成多國語言出版。楊允達院長致詞,他語重心長的回顧詩人大會41年來走過的路程,並宣佈第三十一屆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肯諾沙Kenosha,邀請下一屆大會主席美國女詩人拉可維琪上台致詞;她歡迎全世界詩人一起聚集在這個只有9萬多人的美麗小鎮,是獲選為最宜居住的10個美國城鎮之一,還播放介紹肯諾沙的影片,市長分別以不同語言歡迎詩人們赴會。

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榮譽文學博士證書
接下去是頒發詩歌競賽獎,分為中文組、英文組、西班牙文組,著名詩人非馬獲得英文組獎,是中國詩人以英語寫作獲獎的佼佼者。其他詩人還有來自新加坡的適民、史英,來自中國的江悅、北塔等,都是傑出的獲獎者。楊潔在中場休息時即席揮毫,書法表演,贏得詩人們熱烈的掌聲。

最後一項是頒發榮譽博士學位,由楊允達院長親自頒發,獲得榮譽文學博士有3位,分別是韓國國際藝術文化學院院長李鐘和、加拿大詩人白墨、台灣作家司馬中原,獲得榮譽人文博士學位是著名畫家劉國松。我們上台領取這最高榮譽,然後與大會主席愚溪博士、楊允達院長合影留念。

楊允達院長《A pigeon》(一隻鴿子)英語詩選集、挪威國家文學院院長歐德嘉的中文版《歐德嘉詩選集》,今天在世界詩人大會閉幕典禮上舉行新書發佈會,詩友們紛紛在新書上灑上玫瑰花瓣,以示祝賀詩集面世。

左起:李鐘和、盧國才、司馬中原、劉國慶、拉可維奇、楊院長
中午,我們到花蓮遠雄悅來大飯店的英倫庭苑西餐廳用餐。然後離開花蓮,先送蒙古詩友們去火車站,因為他們必須在6點鐘前趕回台北出席與留學生之聚會。在回台北的路上,詩友們依依不捨,在車上拍照、閒聊,互相贈書,小女嘉珮更是外國詩人喜愛的聊天對象,她的英法語和親切的笑容,使詩人們紛紛過來圍著她,邀請她一定要去匈牙利布達佩斯一遊,一定要去挪威、捷克、比利時一遊,到印度時一定要通知他們去接機。和她同坐的波士頓大學教授、著名詩人A.M.Weaver(中文名字蔚雅風)還和她成為Facebook的好朋友,這位黑人文學家能說流利的中文,我們這幾天每次用餐時都坐同一席。澳洲女詩人坎內黎在書上簽字後,緊緊擁抱我並向我致賀,歡迎我到澳大利亞一遊。下一屆主席拉可維琪說她很高興與我們一家3口同車,而且已經能正確讀出我的名字;她知道我們會到肯諾沙出席大會時,伸出雙手向我擁抱,真情流露,令人感動。

晚餐在宜蘭縣蘇澳鎮漁港路一家叫「海底園水族餐廳」吃十分豐盛的海鮮餐。同席除了蔚雅風教授,還有印度古禪德拉瑟卡蘭博士和古瑪南教授、法國詩人彭內和哥倫比亞女詩人盧西亞,我們3位來自加拿大,南美、北美、歐洲、亞洲,4大洲詩友同在一桌,十分難得。我告訴印度詩人古瑪南,這次詩詞之旅,能在短短一個星期內結識全球詩友,收獲巨大。魏雅風教授將一份對他的專訪之中文剪報遞給我看,原來他和我一樣,也是工人出生,而且有難忘的經歷。

我們回到台北美麗信花園酒店已經是晚上9點半。取了716號房休息,我發覺右眼的視力越來越糟糕,好像隔了幾層面紗那麼模糊,明天要再去找眼科醫生。

12月7日(星期二)凌晨6點鐘仍無法起床,我知道自己這幾天太累,必須多休息。日誌只寫到一半就到鐘集合,到酒店樓下用早餐。昨天獲頒榮譽文學博士學位的韓國詩人李鐘和,在大廳見到我時,遞了一本他的新書贈我,並給我一張名片,上面印著榮譽文學博士,原來他在昨天以前還沒有將這張新名片送人。還有幾位詩友也送我詩集,行李超重,再加上這次收到20多本新書,必須郵寄回加拿大。

2010年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
台北龍山寺
我們上車去參觀2010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由於我右眼的視力已無法看得到東西,全靠左眼,我真的很不想去,但又不想掃了小女兒的雅興,所以勉為其難同行。展覽館前長長的人龍,令我們卻步,最後只有在外面走馬看花,隨便拍了些照片便離開。我向的士司機打聽附近有沒有眼科醫生,他們叫我去醫院,但掛號排隊要花最少三、四個鐘頭。我們到一家叫「蒸籠」的餐廳用餐,味道不錯,價錢又不會太離譜。然後到西門町貴陽街二段一家「陽光眼科診所」,眼科女醫生姓余,我告知右眼已經無法清楚看東西,她說要花40分鐘檢查。護士先為我滴眼藥水讓瞳孔放大,每隔5分鐘滴一次,半小時候接受檢查,余醫生花了超過10分鐘,最後告訴我:我們這家診所的儀器設備有限,我檢查了你的右眼,發現眼球被很多渾濁的東西遮掩,但無法看到後面的部份,必須到醫院,用超聲波再檢查。出步結論是,你的視網膜還沒有脫落,但有出血現象。我問她能否乘搭飛機去香港?短途還可以,但一到了香港就要立即到醫院檢查,不能再拖延。她開了「斷血炎」給我服用,還有眼藥水,吩咐睡覺時要墊高枕頭。收費800新台幣。我們回酒店前,到附近龍山寺上香。

一看手錶,已經快9點,還沒吃晚飯,在酒店附近一家「文慶雞」新加坡餐館吃海南雞飯。到房間,收到世界詩人大會周靖雯小姐的字條留言,吩咐明天上午9點40分到大堂,有專車送我們去桃園機場。我非常感謝周小姐、涂小姐、吳小姐等人在宜蘭時對我眼疾的關心,安排求醫,如今又為我的回程操心,這份恩情,我銘記在心!

回到酒店,女兒不允許我上網,許老師來郵慰問我的眼睛,吩咐我最重要把眼睛治好,其他甚麼事都不重要!
(2010.12.10《華僑新報》第103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