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日 星期三

第734篇:《抵步》

星期六 (11月27日)凌晨兩點向工頭告辭,與工友逐一握手道別,大家一致對我表示祝賀。回到家,老伴和兩女還沒有睡,正在收拾行李。我上網查看電郵,4點許才上床休息。今早8點多醒來,沖涼後將幾本《白墨詩詞集》簽名蓋章,封緘後打印地址,準備寄出。外面下大雪,開車去藥房的郵局,快郵寄出5本詩集。又去車廠為Camry換機油,將油缸倒滿汽油。回家收拾行李,將詩集分別放在4個行李中,每個行李重量不超過23公斤半。

7點左右出門,大女兒送我們去杜魯多機場,在閘口道別。9點登上加航AC0429號班機,大約10點20分抵達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乘搭機場列車到3號大樓轉機。通過安全檢查後,在免稅店買了兩瓶酒,吃點東西後,於第35號候機室等待,凌晨1點許才登上長榮航空公司BR0035號班機,向西北方向取道美國阿拉斯加飛去,跨越白令海峽,經日本上空,一路都是漆黑的晚上,花了16個小時1萬2千多公里,終於在當地時間星期一 (11月29日)上午7點抵達台北桃園國際機場,比原定時間延誤了一個多鐘頭。

這架航機上的旅客大部份都是在桃園機場轉機,有很多是去越南、柬埔寨、泰國和菲律賓,只有很少人的目的地是來台北,所以很容易就取了行李步出機場。19度的天氣,十分暖和,世界詩人大會安排了一位陳先生來接機;原來他按照我提供的資料,一大早5點多就來機場等候。陳先生和藹可親,談吐溫文,他說台北市正舉辦花博,希望我們一定要去參觀,一路開車,一路充當嚮導,不斷介紹台北各名勝景點,他的熱情和好客,令我們忘記了旅途疲憊。
與嘉珮於台北101大樓前留影
正值上班時間,交通還算暢通,從機場到酒店的路上,沒有聽見有人猛按汽車喇叭,也沒有橫衝直撞、左右穿插的危險駕駛鏡頭,人人奉公守法,排隊上巴士,循規蹈矩,等綠燈亮後才循斑馬線過馬路,市民的素質修養,可以從交通一環就能體現出來。我們下榻位於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Ambience Hotel喜瑞飯店,取了803號房間。由於事先擺了烏龍,租期由11月28日算起,白白置空了一個晚上,但有個好處,就是立刻可以入住,並到餐廳用早餐。這裡的服務態度非常好,令我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酒店有免費上網,立即用 Skype與滿地可大女兒通視象電話報平安,然後沖個涼,精神恢復過來。與台北幾位親友通話,然後出門。

台北的變化一日千里,街道清潔,地上幾乎沒有見到煙蒂、香口膠,更別說是垃圾。人們見面時臉上都露出有善的笑容,當他們看到我拿著地圖在找捷運(台北地鐵),還沒等我開口,就主動走過來,先穿過前面紅綠燈,又左拐又右轉,就可以找到忠孝新生站;有位姑娘還恐怕我們迷路,又再指引,還跟隨了一程,這現象是我在別處所看不到的。

我們下了捷運,賣票服務員笑容可掬,不厭其煩的給我們解釋,又提議我們可以買全日票,每張200元,一日之內無限次乘搭,還從售票亭走出來,拿了像信用卡的車票示範如何在感應器上經過,閘門就打開。小女兒感動的直說:我要搬來台北住!這裡的人情味真濃厚!
國父紀念館
我們乘南港線向西,抵市政府站下車,在橫跨幾條大街的台北新光三越百貨公司逛了許久,終於到了台北101大樓,購買3張入場券,每張400元新台幣,乘世界最快速流線型恆壓車廂電梯,僅用了37秒就從5樓直達382.2公尺高的89樓觀景台,曾因為每分鐘速度高達1010公尺(相當於時速60公里)而名列金氏紀錄。小女兒的相機、錄影機大派用場,我買了幾張明信片,貼上郵票,蓋上世界最高郵局的郵戳,投寄在觀景樓上的郵筒,又在餐廳吃雪糕啤酒。我們在購物中心逗留、用餐,由於時差關係,又累又睏,不能再去找捷運站了,喚了一部很像紐約的黃的士,繞幾個灣就到國父紀念館。拍了許多照片,太陽已經下山,返回喜瑞飯店,她們母女倆一倒下床就喚也不肯動。

我打電話給世界詩人大會的周小姐,詢問楊允達院長的住處和聯絡電話,很高興立即接通,我告知半個小時內抵步。匆匆出門,喚了的士,直驅市民大道三段美麗信花園酒店,楊院長夫婦到大廳來見我,一起登上第14樓商務會議廳。楊院長十分親切和善,問我長途跋涉是否辛苦,隨行家人的情況等等。我轉達了多倫多許之遠老師的問候,將一本剛出版的《白墨詩詞集》送呈楊院長雅正,並贈了加拿大特產小禮物。楊院長告知,今屆世界詩人大會有來自全球20幾個國家200多位詩人出席,每位詩人都有兩首詩印在紀念詩集上,裡面除了本國文字,另翻譯成英文,還有詩人簡歷、照片,他們用自己的語言朗誦詩篇,即時有職員上台朗讀英文。楊院長還透露,我的榮譽文學博士證書已經印好,頒授儀式定於12月6日在花蓮之閉幕典禮上舉行。我向楊院長告辭,並謂12月1日由喜瑞飯店搬過來美麗信花園酒店,屆時將與眾詩友有6天相處的日子,希望將來有機會能促成加拿大主辦一屆世界詩人大會。

11月30日(星期二)昨晚從外面回來,老伴和小女正熟睡,我上網回覆電郵,不一會眼皮就睜不開,終於支撐不住,也進入夢鄉。由於時差,半夜3點許,大家陸續起身,我於是告知詳情;小女說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見證爸爸獲學位的歷史性時刻,如今議程有變,她決定留下來,全程陪同,直到閉幕。香港那邊即使只去那麼兩三天也無所謂,以後還有時間重遊,但如果錯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就會遺憾一輩子。我知道她的倔強個性,是不容易勸說的,只好答應先向大會籌辦單位了解,看看能否加插多兩人,然後再更改機票,她說不管航空公司要罰多少錢都在所不惜!我們再入睡時,天已經大亮了。9點鐘到樓下餐廳吃早餐後,與大會周小姐通了電話,將詳情和盤托出;她很熱心幫忙,不一會就打電話到酒店,謂一切都搞掂,沒有問題!老伴和小女從12月3日開始,隨我們去宜蘭、花蓮,直到大會閉幕,再回台北。
(2010.12.03《華僑新報》第10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