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十五

12月12日(星期日)
香港中央圖書館
清晨未6點醒來,在電腦上寫日誌。惠茵擔心嘉珮,整夜睡不好,打電話去加拿大給嘉珈,叫她寄短訊給妹妹,吩咐一定要打媽咪的手機,告知已經離開酒店到達機場。嘉珮終於在9點半打電話來,慢條斯理的說:我已到了機場,入了閘門,現在還有一個多鐘頭才登機,我身上還有幾百塊港幣,可以到免稅店買東西。惠茵再三叮囑:妳這大頭蝦,要小心護照、錢包,到了多倫多,過海關後記得將行李寄往滿地可,妳家姐來接機,叫她帶禦寒衣服,那邊下大雪,妳來香港時只穿很薄的外套。嘉珮也不示弱:記得每3小時給老豆滴眼睛,我會不斷打電話回來提醒,記得要回去給高震宇眼科醫生覆診,記得不要讓老豆對著電腦!記得……。

我耿耿於懷的,仍然是無法上網這難題。所以催惠茵出門,去香港中央圖書館看看。我們住的京士頓街一拐彎就是維園(維多利亞公園),一年一度的「工展會」昨天在這裡開幕,人山人海;而今天又逢週日,成千上萬的菲傭、泰傭、印(尼)傭聚集得水洩不通。中央圖書館就在維園對面,必須登上行人天橋才能穿越過去。我在寬敞的圖書館中流連忘返,幾乎所有供溫書的座位都爆滿,想見縫插針、找個地方上網也擠不進去,只好決定今天晚上再來。去附近一家叫「麥奀」的小食店吃雲吞麵、水餃麵,然後打電話約惠萍家姐在她家樓下相見,一起步行去灣仔駱克道中國旅行社,詢問去廣州、潮州的行程。

我們有兩次中國簽證,國偉弟約我們明天去深圳,用去一個,只剩下一個去廣州和潮州兩個地方。從深圳去廣州朝西北,去潮州朝東北,兩處各在東西,如果參加旅行團,有汕頭3天遊,再折回廣州;或者先去廣州,再去潮州,我們一直拿不定主意。因為必須在17日趕回來香港與法國來的關不玉同學相見面,18日要去眼科醫務中心覆診。我只有14、15、16三天,除非到廣州停留一天,15日去揭陽,16日或17日回香港。

我們步行回銅鑼灣,在登龍街「越色」吃越南餐,然後回家姐的家上網,訂了廣州位於天河區的Majestic酒店,到了廣州後再決定如何去潮汕。我能上網,如飢似渴查看電郵,但由於沒有帶手提電腦,無法寄出日誌。

太古城洞庭閣拜訪郭燕芝老師,將詩集贈送
與郭老師、郭師母合影於太古城家中
我們在下午5點前回到京士頓大廈,惠茵休息,我打電話給郭燕芝老師的兒子郭華才,告知今晚去拜訪郭老師。6點許出門,乘搭開往筲箕灣方向的電車,每人只收2元車費,到太古城下車,在「南華」買烏龍茶葉,在惠康超市買幾個大橙、一盒餅乾,然後步行去洞庭閣,登7樓A座拜訪郭老。兩年前我們來時,郭老坐在輪椅上,談笑風生,還問我出詩集的事;兩年後,郭老躺在床上,不能動彈,郭華才和他的哥哥將郭老扶起,抱到椅上。91高齡的郭老今年出中風後就癱瘓在床,行動不便。他的精神還好,記憶清晰,依稀談起一些往事,又問及102歲的薛世祺老師、81歲的曾任歐老師和住在多倫多的張清老師。我說:「離加拿大前曾經與美國加州陳國暲老師通了電話,他托我問候您!」他一聽我提到88高齡的好友陳國暲老師時,竟激動得號啕大哭,令我們手足無措,不知如何安慰他。當我呈上《白墨詩詞集》給郭老,並翻開他為我寫的序文時,他激動得緊緊拉著我的手不放,我於是選了幾首我步郭老的詩和他的原詩朗讀給他聽,他很用心一字一字看,語重心長的說:我現在寫不出這樣的詩詞了。我告訴郭老:他教出來的端華學生,個個都很爭氣、很努力工作,沒有給老師丟臉;他們的下一代也都很優秀,都是精英,足以讓老師感到驕傲、自豪!郭師母和惠茵閒話家常,問我們有幾個孩子,當她知道我們兩個女兒分別是律師和食品科學家,又知悉我這次到台灣出席世界詩人大會,並獲得榮譽文學博士學位時,很興奮與我握手祝賀。我終於看到郭老笑顏逐開,心頭大石也放了下來。我們邀請郭師母、郭華才等一起拍了多張照片,然後向郭老告辭。臨走時我答應郭老,只要有時間我一定會經常回來香港探望他老人家。

我們坐電車離開太古城,我心情一直很沉重,郭老身體非常虛弱,下一次我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來香港,不知能否再見到他老人家。但願他能長命百歲,讓我們師生有機會多番重聚。我們在維園下車,到香港中央圖書館時已經8點20分,圖書館9點鐘關門,我必須與時間賽跑,趕快上網覆電郵、寄日誌,但照片不夠時間寄出。收到廣州表姐的電郵,她在《廣州老伯》網上看到我的日誌,知道我會去廣州、潮州,歡迎我們到她家住宿。兩年前我們穗城一聚,留下了難忘的回憶。我多麼希望能在羊城多逗留幾天,能與表姐夫、表姐、王一洲詩翁、廣州老伯相逢,人生難得幾回聚,今日有緣聚首,明朝各散西東,所以要珍惜每一次的見面。

我在圖書館逗留到最後一分鐘才離開。9點許,肚子有點餓,到一家叫「金藍湖茶餐廳」吃煲仔飯、油菜,到「卓悅」買手信,然後回京士頓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