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6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廿六

12月23日(星期四)
8點醒來,我的右眼似乎可以看見一些東西,雖然仍舊模糊,但比昨天好。我們到「利苑」吃及第粥,嘉珈來長途電話聊了許久,我們去惠康超市買點東西,然後和惠萍家姐相見,她和我們到時代廣場,在百老匯買手提電話,一個多功能的諾基亞C7手機給嘉珮,一個普通用途的諾基亞X3手機給我。

沒有廢氣排出的充電小車
潔兒甥女和振中甥婿來電話約我們去假日酒店樓上的紫星軒飲茶。然後喚的士去中環碼頭,搭船去愉景灣。這裡的居民幾乎都是老外,房子背山面海,由於汽車不允許進來,這裡行駛的都是高爾夫球場使用的充電小車,空氣清新,沒有污染。沙灘上,洋孩子們在玩耍,椰子樹隨風搖動,招牌也看不到一個中文字,令人懷疑是到了夏威夷。我們在這裡逗留了許久,遠離港島塵囂,才感覺到這塊淨土是世外桃源。退休後如果能在這裡長住,也是不錯的選擇。我們在露天咖啡廳喝咖啡,吃一點小食,享受煦和的陽光和微微海風,一切不愉快的東西都拋諸腦後。
寧靜的愉景灣海灘
與惠萍家姐、潔兒甥女於愉景灣海灘留影
黃昏時分,我們去東涌,在東薈城購物中心名牌直銷店逛一會,晚餐在「聯邦皇宮」享用,我說這餐廳的名字很矛盾,既然已經是聯邦共和,又為何還有皇宮呢?惠萍家姐說香港人沒有這麼多閒暇去研究政治名詞,只要能標新立異,能賺到錢,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所以連末代皇帝也被拉出來利用,到處見到「溥儀眼鏡」的招牌。我看到電車廣告,將12「隻」熊貓的「隻」字打成「祇」字,看來一定又是簡體轉換繁體惹的麻煩,把簡體一「只」(隻)變成了一「祇」,以訛傳訛,誤導下一代也。香港人最擅於創造新名詞,以前將「勁」字用到濫:勁歌、勁爆、勁大、勁叻,現在則「潮」字氾濫成災:潮爆、潮飲、潮女、潮男。我用相機不斷拍下招牌廣告,原來將叉燒「包」寫成「飽」不是加拿大華埠首創,始作俑者是香港也。這裡很多餐館的餐牌上,「揚州炒飯」、「廈門炒米」都寫成「楊」州、「夏」門,也都見怪不怪,懶得有人去理會,食客只管好不好吃,便不便宜。

發了一大堆牢騷,飯也吃飽了,我們從東涌回到港島,我已經多天沒有上網,但不知明天能否有時間去圖書館寄出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