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十七

12月14日(星期二)
清晨6點醒來,整理行李。從台灣帶回來的詩集只剩下最後9本,留5本在香港,帶4本去廣州、潮州。8點許出門,搭巴士過海去紅磡火車站,在麥當勞吃早餐後排隊入閘,第一件事就是上網,寄出日誌,接收電郵,9點24分,火車準時出發,我正在第7號車廂內給紫雲回信,只寫了一句話,車一開走,就必須寄出。

廣州大華酒店
11點半抵達廣州東火車站。喚的士到天河區天河路大華酒店Majestic Hotel,取了25樓2520號房。時間已經是中午12點半,打電話給表姐,告知將去詢問到揭陽的車票,下午5點鐘回酒店。上網收到廣州老伯的電郵,謂他和王一洲詩翁明天上午10點鐘來酒店與我見面,我立即回覆,將酒店房間告知。

肚子有點餓,到附近一家叫「同甘同味」酒家飲茶,然後下崗頂站,乘搭第3號線地鐵,轉了幾次,才到廣州火車站。與今早來的直通車東站,這裡人群擁擠,步行了好長的路程才找到售票處。適逢亞殘運動會期間,進入車站要將手袋等通過治安檢查,排隊買火車票,輪到我時,向售票員詢問明天去汕頭的火車,她說中午有票,但是站的,沒有座位,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從廣州一直站到汕頭?那有沒有到潮州的?她不耐煩了:你到底是要去汕頭還是去潮州?請考慮清楚再來排隊!下一位!
我被她責問得回答不出來,只好出來詢問處,向服務員打聽,我問她,如果想去揭陽,應該循汕頭還是潮州的路線?她說不知道。有個男人聽說我們要去潮州,立即用潮語小聲的叫我上他的車,車租150元。惠茵拉我快走,謂不能隨便上陌生人的車。我很沮喪的離開火車站,惠茵可不那麼執著:一切隨緣吧!總會有辦法到達揭陽的。她買了5塊錢炒栗子,又買了10塊錢25個紅毛丹,一路走一路吃得多開心,我也忘了剛才被售票員冷落的事。我們步行到省客運中心,見到有巴士去潮汕,再排隊詢問一番,這位售票員還好,她沒有厲聲責難,而是說:去潮州和去汕頭不同路線,一條是經普寧,一條是經海岸,若要去揭陽,必須搭去潮州的巴士,去到那邊要花6個鐘頭,如果沒有確定的目的地,不要那麼匆忙買票。
離開省客運中心,過天橋又見到市客運中心,似乎沒有那麼多人排隊,我於是去櫃台詢問,小姐很有禮貌,叫我到右邊排隊買票。原來剛才省站是到全國各地的巴士總站,這裡只川走本省。售票亭沒有多少人,我可以詳細打聽,售票員態度溫和,她說可以乘搭去潮州的巴士,在揭陽下車,但一定要有人來接。我於是買了明天中午12點半的巴士票兩張,每張150元。
這麼一折騰,已經是下午4點,正值下班時間,地鐵擁擠不堪,我們回到酒店已經5點,上網方知今天將寄給廣州老伯的信,錯發給了詩友們,只好再發一次,打電話給表姐,她說會來酒店見我們。致電到揭陽給盧建龍哥,告知明天下午6點後抵步,他叫我明天上車後讓巴士司機打他的手機,他會在揭陽榕西路口等我們。
與表姐夫、表姐、表哥、表嫂於體育西路餐館吃潮州菜
打電話給廣州老伯,當他知道我明天中午起程,將會面時間提早,由10點改為9點。剛放下電話,表姐夫、表姐、表哥、表嫂到酒店,一幌就兩年,我們又重逢於穗城,大家相擁抱,親情流露無遺。我們去體育西路一家餐館吃潮州菜,回酒店前在地鐵站拍了好多照片,依依不捨辭別,相約下次來廣州時住久一些,又相約香港相會,可惜因為辦理簽證需時甚久,不能在我們回加拿大之前到香港一遊。
與表姐、表哥分手前於廣州地鐵站留影
返回酒店已經10點,本來打算去上下九路步行街,但我必須回酒店寄稿到《華僑新報》,因恐明天去揭陽不一定能上網,所以取消了上夜街的原計劃。我剛才在酒店樓下百佳超市買了兩罐青島啤酒,一包牛肉乾,與惠茵對飲,就算是給她慶祝十一月初九農曆生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