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十八

12月15日(星期三)
與王一洲詩翁、黃伯華先生、夫人於酒店用早餐
與王一洲詩翁、黃伯華先生夫婦、兒子黃旭輝合影
9點鐘下樓,到酒店下面廣州銀行櫃台兌換美元為人民幣,銀行職員叫我出示護照,將護照影印後還拿去檢驗一番,我久等了十幾分鐘才見到她將護照和影印本拿來,又要填寫表格;簽名,折騰了整整20分才搞掂,在香港幾千塊錢兌換外幣不用幾分鐘。

廣州老伯黃伯華先生和夫人黃雪君女士、小兒黃旭暉、姐夫王一洲詩翁等人已經在酒店大堂久等,我們欣喜相擁,一起乘電梯登上酒店第36樓餐廳用早餐。我將《白墨詩詞集》贈送王一洲詩翁和黃伯華先生,王一洲先生將《一洲詩文集》(第二冊)和他主編的《歷代荔枝詩詞選》簽名後送給我。我們閒話家常,拍了照片留念。黃伯華先生的眼疾已非常嚴重,走路要夫人扶,他以其切身體會忠告我,一定要好好保護靈魂之窗──眼睛;並以潮州鳳凰名茶一大包贈我們,我們只帶來從深圳買的真空包裝福建安溪茶回贈。急急相見,又匆匆分手,捨別依依。
到櫃台退房後,喚一部的士去市客運中心,上3樓316號門候車。12點半,登上廣州──潮州的巴士,一路上忽而細雨迷濛,忽而風雨交加,寒流已經襲擊華南地區。車上都是講潮州話的老鄉,手機聲此起彼落,悅耳潮語扣我心絃。巴士沿途不停接客,但始終沒有中途休息。我要求跟車的小哥兒幫打個電話給盧建龍哥,告知將於6點許抵揭陽。盧曉城侄兒說他的汽車將會停泊在揭東榕西路口南方醫院前,因恐我們認錯人上錯車,他在電話中告知一定要上車牌是5730的越野車。
誰知大約6點許,巴士停在一處沒有燈火的荒野,有兩三輛紅色的士在等人,傾盆大雨中我們和其他兩人登上的士;在漆黑一片的山野裡,車子行駛在顛簸不平的土路上,前路茫茫不知去向。萬一司機把我們載到山林中,後果不堪設想,分分鐘會遭殃,情況很令人擔心。也不知跑了多久,前面隱約見到燈光,我們提心吊膽的情緒才漸漸緩和下來。7點半左右,我們到了燈火明亮的南方醫院,幸好曉城和另一位侄兒順喜兩人來接我們,先去一家飯館吃潮州粥,喚6樣菜60元,粥免費提供。曉城告訴我們,潮州人早晚餐吃粥,午餐才吃飯。我們憋了7個鐘頭,終於能上廁所,這難忘的旅程,也給我們留下陰影。晚飯後越野車繼續在漆黑的鄉村小路上行駛,沿途不斷猛按汽笛,避開自行車、摩托車和行人。我看到伸手不見五指的鄉鎮小道,真不明白當地政府為何不能添設幾盞路燈照明?
煮甜雞蛋寓意團圓
終於到了我的祖籍揭陽西門外赤步鄉。我們先去建龍哥的幼弟龍弟的家,他正從深圳搭巴士趕回來相見,還在路上,弟婦陳惠清和侄媳蔡暖春熱情接待我們,侄兒文鋒不斷為我們泡潮州功夫茶,一杯又一杯,一直等到龍弟返抵家門,聊了許久,再與我們去建龍哥的家。建龍哥是我大伯的第3子,在赤步開了一家規模不小的蚊帳廠,有自己的廠房,有數十名工人,還正在蓋5棟新樓房,算是當地有錢人家。我們先飲功夫茶,建龍嫂煮甜雞蛋,寓意團圓,謂這是習俗,凡是有親人自遠方來就一定要吃甜雞蛋。我告知必須17日返回香港與來自法國的老同學相會,18日看眼科醫生,所以希望明天祭祖;建龍哥翻查老皇曆,謂明天的日子不宜祭祀,堅持要17日中午,要我押後一天返港。最後找出折衷辦法,17日一早祭祖,擺3桌宴請鄉親,然後乘搭中午12點半的巴士出深圳返香港。
我們被安排在置空的舊廠房2樓一間小房間過夜。這是難忘的旅程,我終於回到了父親出生的故鄉,明天的主題是尋根,了解父輩之家史。今晚我們給曉城的二男一女每人一封紅包,又將大姐寄的錢和我的錢交給建龍哥買東西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