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詩詞之旅其二十

12月17日(星期五)
與叔輩合影於龍田圍祖屋前
7點許便起身,建龍哥8點鐘來廠房接我們,先到他的家吃粥。他很認真的對我說:你第一次回來,我為了你的名譽著想,希望你能給每位族親一封紅包。我問他:紅包要封多少錢才合理?他不客氣的說:以今時今日中國的情況來講,一、兩百塊人民幣怎能拿出來見人?最少也要四、五百元。我於是直言,我在加拿大是靠勞工賺取血汗錢,而不是做生意賺大錢的大老闆,如果每人四、五百元,我要帶多少萬美金來派?

他於是說,幾年前我的二姐從法國來,每個人都給400元。誰知建龍嫂立即說道:不是400,是200,而且不是每個人,是幾個人。建龍哥毫不客氣的說:你就封每個紅包100元美金,一共4個,給曉城、順喜、大姑和二姑之子,給龍弟200美元,因為他特地從深圳回來,應該補他的車資。其他人則包人民幣,每個200元,建龍嫂不同意,她說我還有很多地方要去,恐怕錢不夠花,每個紅包封100元就好。到底全部需要多少個紅包才夠?我身上帶的錢不多,美元也就這麼多而已,我已盡力而為,結果令我們吃驚,一共派了30多個紅包約4千元人民幣和600元美金,直到荷包幾乎所剩無幾,僅僅足夠買回程車票回深圳。這是我們一開始所意料不到的。
與盧氏族親合影於龍田圍祖屋前

與叔輩合影
我們到龍田圍祭祖,我忙著派紅包,也記不起哪個人是什麼族親,反正都是盧氏。惠茵再去找紅包,因為還有些人帶了孫子來,你有紅包我沒有,不公平,惠茵於是對我說,到底要多少才夠,反正也不會再回來,把錢全給他們吧!我說,不明白的是他們很多人都生活富裕,龍弟還有兩棟房子,我們還要給他200美元,曉城還是太子爺。如果我將這些錢拿去越南給國良胞兄多好!

祭祖後,我們到龍弟的家開餐。我們匆匆用餐,拍照留念,我以茶代酒,向各位鄉親族人致意辭別,然後由曉城、龍弟送我們到霖磐鎮高速公路口,趕上12點半的巴士。和我們從深圳來時的高級皮座旅遊巴士不一樣,收費由150元降成75元。近5點,巴士將我們留在板田,再喚紅的士進深圳市區,交通阻塞,抵羅湖口岸已經6點半,過海關後搭地鐵去紅磡站,再轉過海巴士返回銅鑼灣京士頓大廈,已近8點。法國鄭懷國(關不玉)同學來電話,約我到灣仔華美酒店相見。

與法國來的鄭懷國老同學相聚與香港
我放下行李,立即和惠茵一起前往。我和他自1970年離開學校後整整40年不見,懷國兄風采依然。我們到酒店對面一家叫「喜喜」的燒臘茶餐廳吃晚飯,喚兩款煲仔飯、燒鵝臘味、油泡鮮魷、油菜,3瓶喜力大啤酒,拍了不少照片。然後又去酒店附近太平洋咖啡廳喝咖啡,聊天,我簽名送了4本詩集給居於法國巴黎4位一直為詩壇投稿的端華同學,又贈一本清刻本的《白香詞譜》給懷國兄。我和懷國兄「懷才不遇」,今天終於重逢於香江,這是值得紀念的日子。懷國兄送我一件在澳門帶來的精美兔年藝術品,十分珍貴,還將巴黎同學送的一瓶名酒交給我。我們在晚上11點半才相擁辭別,又在酒店大堂聖誕樹前再拍照留念。由於在揭陽一連多天無法上網,明天一定要去香港中央圖書館寄出幾篇日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