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懷》《才》香江逢(鄭懷國)

自去年10月決定年底到亞洲度假,又得悉同時間國才同學因赴台參加詩人大會後會到港澳一趟,便與他約定12月在香港見面,說定「不見不散!」。屈指一算,1970年底在我離開柬埔寨前和推著冰淇淋車的他見過一面之後,1986年國才來法只在電話裏打過招呼,2008年底我又錯過一次相見的機會,兩個老同學便「懷(國)」「(國)才」不遇,40年!歲月不留人!

我們說好12月16日在香港會合,我在12日離開法國後先到澳門和姐姐姐夫小聚,16日下午6時許到香港。入住酒店後便去買手提電話卡和國才聯繫,先打到他親戚家去,沒人接,再打他的手機,根本接不通!糟糕,不會是國才的眼疾惡化,要留醫或是提早回加治療吧?!既心焦又擔憂,怕又是重演「懷」「才」不遇,更為國才的健康憂慮,加上時差,一個晚上沒睡好。

第二天早上再致電國才親戚家,啊,有人接!
「請問盧先生在嗎?」
「他不在,他回潮洲鄉下,今天才回來。」
「嗯,...」
「你是鄭先生嗎?...,盧生叫我告訴你等他,他應該下午回到香港,...」
我言謝之後,放下心裡的擔憂。
下午幾個要一起到泰國的法國朋友與我聯繫上,只好充當本地人,帶他們走走,逛公司. 一路上,不時打國才的手機,一直到六點多才有人聽:
「是懷國嗎?」
「國才,你在哪裡 ?」
「我剛到羅湖,你呢,你在哪...」
因為車站很吵,再沒繼續講下去,便改用短訊約定晚上8點鐘會面。

於是,便和買好東西的朋友們道別──我自己也買了一部netbook小型電腦,從九龍回香港灣仔區酒店等國才。
8點鐘後,電話響了,我怕國才一天舟車顛簸,提議到他居住的銅鑼灣見他,但他還是堅持要來酒店。

隨後,我下去酒店大堂等候。大概過了5分鐘,我透過玻璃看到國才和嫂子疾步走來,便去大門迎接。

經過一天車舟顛簸的國才,沒有我想象中的疲態,而是精神煥發,第一次見面的嫂子,給我的印象是親切,平易近人。

大家緊緊握過手,一番歔欷,慨嘆闊別40年之後,國才立刻摘下帽子,露出他光亮的頭頂,說「讓你看我的廬山真面目!」
我把腦袋答下來,笑說,「我也差不多!...」. 國才告訴我,為了趕來與我見面,他要求鄉下族親,破例早上9點祭祖,誰知回程路上交通阻塞,搞到下午六、七點才到香港。

我隨即建議到酒店的中餐吃晚飯,不料滿座,結果,我們到對面的一家叫「喜喜」食肆吃蠟味煲仔飯和小菜,我們4個人叫了3瓶「喜力健」(與我同行的一位越裔同事也在場,他可與國才法文對白,覺得國才非常友善"sympatic"),邊吃邊談,氣氛非常融洽,把我來之前的「閏土情」的顧慮全部解開。不是嗎?兩個分離40年的同學,滄海桑田,一朝重逢,就算沒有隔閡,也怕千言萬語不知從何啟齒,但今天晚上,一見如故,暢所欲言,此情此景,令人身心舒泰。

國才是次詩人大會之行,結識世界各地詩人文學家,深受他們獻身文學,熱愛詩詞的言行感動,收穫甚豐。作為同學,我實在為他的成就感到高興,我祝賀之外,順便問他為什麼沒看到他與中國大陸去的詩人作家合影,也沒在他的blog裏提到他們。國才說他們不與其他人「埋堆」,同時由於與他同車的詩人清一色都是老外,大家都以說英法語為主,也許是語言障礙吧!

這餐飯國才和嫂子堅持由他們做東,飯後,我們移陣到太平洋咖啡店繼續敘舊。國才拿出他帶來的詩詞集,讓我帶給法國幾位加入滿城詩詞會的同學。嫂子老是怕我帶行李太重,表示非常歉意。我告訴他們,我是出門旅遊,沒帶太多的東西,何況來時帶來給親友的手信都送出去了,騰出來的空位正好可以把詩詞集帶回去。國才還找到一本珍貴的清刻本的《白香詞譜》送給我,說是回報我當年借(送?)給他一部詞譜──我已記不起。這份心意,叫我非常感動。

喝著咖啡,我們談今說舊,很快又過了一個多小時。說到他的工作環境,在高溫和化學原料中作業,我希望他在適當的時機或停工退休或換另一份工作,以免操勞過渡。說到法國的同學,國才說我們實在很難得,幾十個同學常有相聚的機會,也希望明年如能申請到假期,和嫂子過來和同學聚聚。他還特地叫我告訴大家,他永遠不會忘記同學們的!

我怕他們太累,他們也怕我第二天又要乘飛機,只好離開咖啡店。我請他們到酒店去一趟,因為懷嬌同學托我帶了一瓶紅酒送給國才,我也帶了一點Foie Gras(鵝肝醬)和一件在澳門買的工藝品送給他們。

臨別我們都希望明年能在加拿大或是法國重逢,兩個假洋鬼子在酒店大堂相擁道別,櫃檯的工作人員都在望著我們。
目送國才與嫂子走遠了,我才回房。
40年的牽縈,點下了逗號,又帶來了新的......。
不知是興奮還是因為時差,幾乎一夜無眠。
第二天起來,退房後,出去吃午餐。打個電話給國才,向他告別並詢問他去看眼科醫生的結果,但接不通。
到了機場,登記後,再打電話,這次接通了。國才說,剛才在圖書館,不能開手機,至於眼科醫生的診斷是暫時沒惡化,繼續吃藥和滴藥,回加後再全面治療。聽後放下心中憂念,再次叮囑保重後便登機。
舷窗外,一片雲海。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關不玉2011.01.05於法國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