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詩詞之旅其五

12月2日(星期四)
凌晨未3點便無法再睡,同房西班牙詩友路易的鼻鼾聲如雷振耳。乾脆起身,上網收電郵。今早8點許,我喚醒路易,和他到樓下餐廳吃早餐。他和我談得頗投機,又將一本他於2004年出版的《德國近代詩人作品精選》西班牙文譯本簽名贈送給我,並風趣的說:你必須學會西班牙文!才能讀懂我的詩。我也叫他學中文,將我的詩譯成西班牙文,他似乎當真,還和我取了電郵地址,謂會來加拿大找我。

與世界詩人大會發起人鍾鼎文博士合影
9點左右,惠茵和小女已經從喜瑞飯店抵達,我介紹她們與楊允達院長見面,世界詩人大會安排了多輛長榮巴士來接,我們登上一號巴士。楊院長叫我坐在他身旁,使我有機會聆聽他講述歷屆詩人大會的沿革。由於我和他坐在第一排,所以每一個登上旅遊巴士的詩人,我都很清楚看到胸前牌子而知道對方是誰,來自哪裡。
與鍾鼎文博士一起步入會場
我們到總統府對面中山南路11號張榮發基金會國際會議中心,世界詩人大會創會會長、97高齡的鍾鼎文博士持拐杖站在大廳迎接我們。當他和我見面時,手握得很緊,不斷問我許之遠老師為何沒有來?又問我魁北克現在冷不冷?要花多長時間才來到台北?我真驚訝他可以喊出前來擁抱的幾乎所有外國詩人的名字,閃光燈閃個不停,我很慶幸帶了喜歡拍照的小女同來,她儼然像個記者快速捕捉鏡頭。

我們每人獲分派一個布袋,裡面有一枚紀念章、一枝筆、一本紀念冊,還有一本厚6百多頁的《世界詩人選集》,我的《粽子、龍舟》和《滿庭芳》中英譯文被收進裡面,附了照片、中英文簡介。小女立即叫我簽名送給她永遠保存,而且強調要註明是在台北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開幕典禮上送的。魚貫排隊上第11樓國際會議中心,這裡的租金非常昂貴,每個座位都有獨自的麥克風,聽不懂中文的則可以索取同聲傳譯耳機。

開幕典禮上,印度前總統贈「蒂魯古拉爾」
馬英九總統因有公務在身不能前來,前印度總統阿布拉‧卡藍昨天專程前來赴會,並為印度經典「蒂魯古拉爾」的中文全譯本主持新書面世。他是印度第11任總統(2002-2007),同時也是詩人、哲學家,目前任教於印度安納大學。他是印度第一顆自製人造衛星發射器的主導者,並以自製、整合導航飛彈發展計畫贏得「導彈之父」和「人民總統」之美名。卡藍在開幕典禮上以「詩為社會搭起橋梁」為題演講。他表示,詩的力量可以跨越海洋、山脈與星球,撫慰貧窮與受苦受難的人。

大會主席、詩人愚溪致開幕辭,楊允達院長則逐一介紹與會各國詩人給大家認識,包括捷克國家筆會會長狄迪契克Jiri Dedecek、挪威科學文學院院長歐德加Knut Odegard等。今屆出席大會的中國大陸詩人26人由於簽證延誤,要到今天晚上才能抵台。各國與會代表有:阿根廷2人,澳洲1人,比利時1人,波斯尼亞1人,加拿大1人,哥倫比亞4人,捷克2人,厄瓜多爾2人,法國3人,德國1人,匈牙利3人,印度(連同前總統)4人,以色列2人,意大利1人,日本6人,韓國5人,馬其頓1人,馬來西亞1人,墨西哥1人,蒙古13人,挪威1人,菲律賓3人,新加坡3人,斯洛伐克2人,西班牙(我的室友)1人,英國1人,美國9人。而人數最多的是台灣和香港詩人,據大會手冊上統計,出席國家和地區總數30個,出席人士總計601人,其中台灣人士139人。

開幕儀式後,我們被安排到一家「長春素食」用午膳,是自助餐齋菜。惠茵和女兒沒有隨行,她們去逛公司。午飯後返回國際會議中心,有兩個專題演講,分別由台灣著名詩人洛夫和余光中教授主講。洛夫談到詩的前景,對商業化的趕潮流口水詩大力抨擊,強調詩要有自己的定位,不能為迎合讀者口味而降低水準,現場即時英語傳譯的李小姐堪稱一流,快而準,其記憶力令人嘆為觀止!可惜余光中教授沒有出席第二輪演講會。接下來是詩歌朗誦,分成兩組,外語組在樓下,中文組在第10樓。由於大部份台灣和香港詩人不準備去宜蘭、花蓮,所以大會先安排他們朗誦自己的詩,我見到了很多慕名已久的詩人。晚飯在樓下大廳用餐,與陳若曦、非馬、向明、林明理同席,也有機會和他們暢談,彼此互相交換名片,拍照留念。非馬和向明是我的偶像,我喜歡非馬詩,短短幾句,十分簡練,意味深遠;向明的那首「龍」,我還引用進「說龍」一文中作為結尾。我送了一本《白墨詩詞集》給女詩人林明理,又與洛夫、捷克、匈牙利、印度、蒙古、美國、法國、日本、哥倫比亞、厄瓜多爾、比利時詩人拍照,日本女詩人田中聖子和志田道子還將日文詩頁送我,非馬送我一本《非馬集》。法國詩人知道我從魁北克來,高興得直拉我的手攀談。今天有兩位南美詩人生日,大會還特地安排了兩個大蛋糕為她們慶生。

晚餐後,我們回到11樓出席音樂會。9點半結束,返回酒店,立即打電話到喜瑞飯店,約定惠茵和小女明天一早8點半來美麗信花園酒店集合。